百无聊赖的一天

有天去上课,我们这教室像是一个大剧场,有过道把座位分开,每个过道旁边是一个班,第一排有个大电视,等了很久也没老师来上课,很快老师的声音响起来,似乎他在本科班那边上课,他叫各个班把电视弄好,因为他准备讲课了,我却很不服气,凭什么比我多考了5分就是本科了,似乎就高人一等,看不起我们专科班的,讲课也只在本科班讲,果然专科都是垃圾吗,所以我不想听这老师讲课,而且觉得隔着屏幕,这种讲课方法很垃圾,问题是我们班没人会弄那些电视,很快李广站起来走向电视,我想也是,李广是好学生,但是没人叫我和张鹏洋,我们俩都懂的,张似乎昨天熬夜了,眼都睁不开,可能昨晚通宵打游戏了,他靠在我身上睡觉了,我觉得我跟他是一类人,最初跟风想当班干部,结果却不咋样,张觉得班长应该是他,我觉得我至少不能当班长也能当个别的,反正我俩现在对班上的活动没什么兴趣。

Tags:

英法毒气战,全球遭殃

有天我去跑步,没想到似乎看到了前同事jernet,只是她低着头走路,我也不太确定,走近以后我就知道肯定是她,每个人走路都有自己的特色,这点很难改变,不过我很困惑,我在公司跟她没有什么冲突,离职跟她也没关系,难道老板现在发达了,还是项目黄了,她后悔觉得不如早点离开,可是也不至于招呼也不打吧。

我继续往前跑,最近锻炼身体的特别多,加上今天人很多,土路上扬起了很多沙尘,总觉得有点讨厌,毕竟是为了健身而不是吃沙子呀。

后来我当了兵,有天我们演练攻击碉堡,我有点搞不清是演练还是实战,我们的目标是爬上一个陡墙,这墙上有一些突出的钢筋可以借用,然而上面有人把守,有士兵不停的开火,我们这边不时有人掉下来不知道是摔死了还是中弹了,总之不动了,我觉得这太不合理了,这不是拿人命当儿戏嘛,我不想死,所以一直慢吞吞的不肯往上爬,可是有不少人已经上去了,被人发现怯战可不好,只能硬着头皮往上爬,上面那人的机枪不停的开火,但是却打不到我,这枪手也太菜了,等我快上去的时候,上面的士兵居然准备接应我,他甚至伸出了手,我也伸出手,这时他却突然转身走了,后来发现落后的都是中老年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考核,我们都不合格。

Tags:

一个性梦 做爱睡着了

有个女人主动来我住的地方找我,她对我很有好感,我没有拒绝她,就把她推到墙上跟她做爱,然而感觉她下面很松,完全没有感觉,就像空气,所以后来我居然中途睡着了,然后感觉尿急尿了出来,而我的小弟弟还在她小妹妹里面,所以尿从小妹妹里面流出来,流的她腿上都是的,我感觉非常不好意思,不过小弟弟怎么软了还能在小妹妹里面,我颇为疑惑。

Tags:

被困电笼的梦

有天我从家里出发去上学,飞到小壮家旁边是发现空中纵横交错都是电线,所以只能悬停在空中,可是很快失速就往下掉,小坠过程中我抓住小壮家的房顶的护栏,借力摔在他家房顶上,他们家人马上出门看,我不好意思的说是我,然后下了楼继续出发,走到南地的时候,来了2个人,一个是成年人,一个是半大小子,他们抓住我把我关进一个笼子,进去的时候碰到笼子的外的薄膜,顿时电的我一哆嗦,没想到这薄膜还带电,后来男人离开的时候把这小孩子也关了进来,这小孩也一句话也不说,呆坐在笼子里,不知想些什么,后来他准备脱衣服,我就帮忙,他的皮肤很好,肉肉的,很有弹性,只见他趴在地上撕开了薄膜,哇,他不怕电,太神奇了,最后薄膜被他弄成了门帘,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掀起门帘,示意我出去,我想果然好心有好报,我只是帮了一个小忙,没想到可以逃脱牢笼,出笼以后,这小孩想起上衣还在笼子里,就要进去拿,我说别进去,危险,然而他像聋子一样似乎没听见,而且他进了笼子再也没有出来,我很是心急,却无可奈何,最后只剩下遗憾。

比较奇葩的事,梦的最后出现了一个黑板,上面写着马,想1,见2,思5,就是说姓马的每天只可以想1件事,用眼观察2个东西,思考5件事情,可我姓王,但是梦里我也不敢打破这个规则,所以我想救那个小孩,他既然自己进去了,我就不能在想办法了。

Tags:

百思不解的梦

有天我从小梁庄回家,走到小梁庄的时候,看到有户人家正在办酒席,院子里坐了很多人,我们老家招呼客人会借用邻居家的房子,一般酒席最起码十几桌客人,主办方会请大厨来旁忙,男性亲戚朋友也会来帮忙陪客人喝酒,而女性一般帮忙上菜或者帮忙洗菜洗碗之类,男性客人喝白酒,大家划拳拼酒,女性客人喝葡萄酒,每到这时就热闹非凡,喜气洋洋,而且菜肴可口,想起来还是非常怀念,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这种传统的方法招待客人,这让我心动不已,路上遇到一个男人,他盯着我看了很久,我想他大概认识我,毕竟上学的时候经常经过小梁庄,我对他笑了笑,他问我那庄的(意思是那个村的,我们老家不叫村,都叫庄),我说孙庄的,他皱起眉头似乎在脑海里搜索记忆,因为我们两个村很近,只有100来米,想他肯定以为庄上的小孩子都认识,看他头疼的样子,我连忙说,我是义(老爸的小名)家的大娃,他苦笑着说,哎呀,我怎么认不出来呀,就是看着面熟,我说这十多年很少回家了,他说怪不得。

Tags:

公司例会

昨天公司例会,同学问阿伟和新来的同事工作进度,阿伟说他做的功能有点复杂,没那么快,跟第三方合作很麻烦的,还需要研究对方的文档,同学说你看老王都做好了,有什么难的,你不懂也不问这怎么行,阿伟沉默了,但是显然并不服气,我想我这相当于义务帮忙,老板可不给我钱呀,毕竟我都离开这么久了,你们又来找我,这还是同学来找我,要是老板来找我,我才不鸟他。

昨天同学问我有没有房东电话,大概新来一个同事,后来公司同事要我增加了一个功能,就是在第三方API里多加一个返回参数,我半小时就搞好了,这个梦把这两件事和了起来,感觉天衣无缝,梦太神奇了。

Tags:

做梦赚钱了

昨天在西瓜视频上发了2个视频,今天一看赚了2块钱,我急忙去找老婆,我跟她说,你看我这业余主播发个视频还能赚钱,你做菜那么厉害,拍成视频岂不是能赚更多钱,只要生产有质量的内容,能够真正帮助需要的人,不愁没有回报 ,你不用担心后期制作,我来剪辑,感觉不好的地方可以删掉,很简单的,一说赚钱老婆就两眼发亮,她答应了,今天一看原来是一场梦,我发布的视频只有几十次播放,革命尚未胜利,诸君仍需努力,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信念,做有意义的事

Tags:

同学是神经病

有天我正在打扫卫生,用了李广的盆来接水,结果后来李广找不到盆,他手上都是肥皂泡,我连忙说,我去打水给你,可是附近没有水龙头,我只好去了旁边的河里,发现李建河一直在河里玩,怪不得的早上点名他不在,可是大清早在河里有啥好玩的,不过他就是个神经病,脑子跟正常人不一样。

吃早饭的时候,我回了宿舍,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来不及去食堂打饭,只有我们自己做的土豆丝,几个同学坐在桌子上吃了起来,我对面是东晓,我旁边是赵xx,我觉得没饭不行,就回宿舍找碗去打饭,不过别人都在吃饭,这会儿没碗可以用,最后发现床底有几个碗,我挑了一个稍微干净的,很快我发现床底有坨新鲜的大便,肯定是赵拉的,怪不得吃饭时他没穿裤子,还光着屁股,真恶心,难道晚上不能出门,好像没这种事呀。

Tags:

同学家着火了

有天我跟同学一起回家,半路上遇到同学的老爸,同学说想买个电视机,他老爸说买黑白的吧,对眼睛好,我忍不住插嘴说,别买黑白的,一定要买彩色的,黑白的早就过时了,他老爸说彩色的不适合看电影吧,我说你这黑白的垃圾堆里都找不到,而且现在技术进步了,基本上都是液晶和LED了,看电影不在话下,路人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对我赞不绝口,同学的老爸牵着同学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神情得意不已,这似乎让别人以为我是他儿子,我去了同学家,晚上睡在他们家,我和同学睡在一起,后来他老爸也来了,我发现他躺不下,就往外挪了挪身子,结果还是躺不下,我继续往外,只能睡到床里面的小平台上,这里木板很硬,睡的很不舒服,心想果然不是亲生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床了,却不知道应不应该找双拖鞋穿,感觉不穿拖鞋会弄脏地板,就去门口找了双拖鞋,然后发现房间里很乱,有很多购物袋,旧衣服之类,我就找了一个塑料袋收拾起来,把垃圾装在一个袋子里,把衣服叠好放在旁边,后来同学的老妈也过来了,她让我帮忙收拾东西,我说这边床上我没动,我不知道这些衣服你还要吗,她打开袋子,里面很多女性丝袜还有各种发扎,我看了看自己的脏手,觉得应该洗下手,就去了洗手间。

Tags:

日本人的坟山

有天我去南河玩,过了河以后沿着河边走,突然发现旁边地里有我最爱吃的花生,大概是因为收过花生以后下了雨,原先埋在地下的花生露出来了,我边捡边吃,这花生还是干的,没有发霉变质,味道非常好,后来来到一个河沟里这里有茅草墩,茅草被烧以后露出下面的跟,旁边还有很多小土豆,太神奇了,我沿着河边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觉得四周好安静,抬头一看,原来我是走进了坟场,河两面密密麻麻都是坟,而我是从旁边的小山下来的,看距离有三四百米,太不吉利了,我快步返回,一刻也不想停留。

后来我跟几个同学出去玩,回家的时候经过一个山谷,其中一个同学说,你们不知道吧,从这条小路进去,里面全是坟,我说我进去过,感觉很瘆人,同学说据说里面都是日本人,怪不得入口的字虽然模糊不清,但依稀不是汉字,我们都不想再聊死人,转移了话题,继续往前走,爬上一个山坡以后,进入一个山沟,发现对面是明晃晃的峭壁、根本无路可走,也不好责备谁带头进入这死胡同的,我们正准备转身,对面的山居然倒了下来,我们急忙离开了,好在大家都没有受伤。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