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森林

这天我和朋友去森林里玩,这里空气很好,我很开心,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我对他们说,前面有很多大树,造型独特,历经沧桑,值得一看,他们似乎很不在意,不过我先跑过去了,这些树弯弯曲曲,有的像驼背老人,有的像龙一样盘在地上,有的枝干已经腐朽,却又焕发新芽,我感觉这就像是人生,经历沧桑,造就了不同性格,不同境遇的人,有人春风得意,有人落魄潦倒。

正在这时,传来惊呼声,我回头一看,森林里出现了五六只野狼,对朋友们虎视眈眈,而野狼就卡在我和朋友们中间,我不可能回去了,朋友们和野狼僵持不下,他们慢慢后退,要回去了。

我只能赶快离开,孤身一人可不是野狼的对手,很快我在森林里找到废弃的木屋,我躲进屋,关好门窗,心想只能在这里将就一夜了,这里尘封已久,空间狭小,我很发愁怎么睡得着,而外面北风凛冽,感觉要下大雪,我觉得明天一定要走出森林。

老板的饭叫看不叫吃

这天老板在群里说,晚上请大家吃饭,我先到了,先上了两个凉菜,一个豆皮,一个花生米,我和老板的朋友吃了起来,老板自言自语的说,有些人呀,工作不积极,吃饭倒是速度很快,这让我瞬间下不来台,其他同事迟到了还没有来,老板这不是别有所指,他不知道公司的情况,总是自以为是,对其他同事是加班了,可是说是十点上班,十点半才来,来了又在位置上吃东西,而我十点以前必到,虽然偶尔也会迟到。

我想来想去,觉得现在自己走了,好像是我做错一样,于是坐在位置上不动,不过我也不好意思吃了,反正我都决定离开了,对于工作我问心无愧,对得起他,对的起那点工资。

很快同事来了,他们跟老板聊天聊的火热,而我却不会聊天,有时我也痛恨自己,为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什么不学着讨好老板,可是隐隐觉得聊的再好工作做不好也是白搭,像他们晚上跟老板喝酒喝到半夜,第二天还能来上班真是神人,这工作状态只怕是人在心不在,可惜这些老板是不知道的。

最后我还是坐不住了,我看到高中同桌李延堔坐在隔壁写什么东西,李小闯和李伟在聊天,我去找同桌,他好像在写日记,但是又不像,因为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字,我问他写的什么,他微笑不语,这人真是,总是神神秘秘,不知道他的小脑瓜想些什么,我又去找李小闯,他跟李伟玩的正嗨,根本不搭理我,想来我这性格注定一生孤独了,可是我也想有人陪呀!

破产老板摆啥谱

这天我去吃饭,老板说让我给他带2个包子,同事说要带2个羊肉烩面,我很快出发了,本来买饭在双庙就可以,不过我还是想看看上过的小学现在咋样了,所以我去了老杨集,没想到路上很多人,堵的水泄不通,我很着急决定从田野里走,这里都是麦田,很快我就走到杨集南边的路上,这时很多人骑自行车经过,而我正好看见一辆没锁的自行车,我骑上就走,这车非常好骑,车况很好,不知道为什么被人丢掉了,很快就来到了杨集正南进村的石桥,小路到这里要拐弯而且还是个下坡,我想刹车,这时发现车闸是坏的,这下可傻眼了,眼看车速越来越快,我可不想摔到沟里去,于是跳了下来,跳进了麦场里。

只见麦场里有很多树枝树叶等杂物,树叶之间有小东西探头探脑,走近一看,是很多雏鸠,不知道是母鸡还是野鸡,或者是某种不知名的小鸟,有的雏已经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偶尔还动一下,还有几只活蹦乱跳,我想去抓几只,想想还是算了,感觉养不活,家鸡没啥稀罕的,野鸡或者小鸟野的很,人可养不活,于是我就回去了。

轮回路上遭遇吃人妖怪

有天我和小伙伴在河里游泳,我们玩的很开心,不过我距离河岸太远,被水流冲走了,看着这些小伙伴,我却没有勇气呼救,因为个性的原因,我跟他们关系都一般般,我想他们大概不会来救我。

很快我被水流带出很远,而水流越来越快,再往前200米就是大转弯,水流更急,根本没办法自救,我还不想被水淹死,于是拼命的对抗水流,这样下冲的速度果然减慢了不少,这时有个小孩看我落水,要来救我,被我拒绝了,小孩自保能力不足,我何必要别人送死呢,于是我继续往下游漂去,这时水流稍缓,我精疲力尽的往岸边游去。

这时我又听见小孩的声音,他说妈妈有人落水了,听到他妈妈的声音我很震惊,这声音太熟悉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她是谁。

校长叫僵尸来捉我

有天在操场玩,看到其他班正在上体育课,只见他们慢吞吞的,就像原地踏步一样,我觉得现在的学生身体太差了,就恶作剧的从他们旁边一溜烟跑过,结果跑的太快刹不住车,虽然脚没有动,但是身体还是飞速的往前冲,就像脚下踩了滑板车一样,我只能斜着身子防止摔跤,就这样很快冲到操场尽头,我只能勉强控制方向继续绕操场跑。

帮同学修电脑乌龙事

有天同学新买的电脑不开机了,他要我帮他看一下,我觉得肯定是小毛病,就拿回家准备拆解,当时老妈正在做饭,我就在院子里摆了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我给老弟10年前的旧电脑,很快电脑后盖被我拆了下来,可是电池排线插的很紧,所以我只好猛的用力拔,排线拔掉了,旧电脑却被我手掌推倒了,眼看要掉到地上,我连忙伸手去抓,还真被我抓到了,可是电源线又把同学电脑扯了下来,我又急忙伸手去抓,也被我抓住了,没等我高兴太久,我失去了平衡,同学电脑脱手而出,我又伸手去抓,却没有抓住,电脑斜立在墙壁和地面之间,而我一巴掌按了下去,电脑瞬间变成了V字形,我的心咯噔一下,估算这电脑多少钱,估计至少五六千一台,心里祈祷可别坏了,我把电脑放在桌子上尝试开机,瞬间电脑冒烟了,我急忙把电源拔了,这下糟糕了,如果主板坏了还可以买,屏幕和主板都断了,甚至外壳上也有显眼的白色的痕迹,我看只能拆零件卖了,再给同学买台新电脑,可是电脑最值钱的就是主板,内存和硬盘可不值钱,我观察了背面标签,显卡是9510,这是台很新的电脑,我有点心疼钱包,下次不要义务给人家修东西了,修好了大家都好,修不好修坏了又落别人埋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是别干了。

我把内存和硬盘拆了,把电脑放在桌子下的书堆里,不想让老爸发现,要是被他知道我把别人新电脑弄坏了,不知道他该多心疼。

被富二代暴击的一败涂地

有天我在朋友家玩,他是一个富二代,家里非常宽敞,后来他的朋友来了,带着女朋友,而这女的就是富二代的前女友,不知道这男的怎么想的,富二代的朋友说,他要出差怕女朋友孤单没有人说话,希望能在富二代家里住几天,富二代同意了,这女的就说去洗澡。

过了一会儿,这女的说口渴要喝水,我和富二代拿水进去,只见这女人赤身裸体趴在床上,全身有很多水珠,不知道是生病了,还是浴后没擦干身体,这身材真是好的没法说,前凸后翘,我觉得自己要避嫌,于是就转身出去,可是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富二代扶起娇弱无力的女人喂她喝水,所以她的半边胸露了出来,不得不说胸型很好,而且她并没有喝水,反而抱住了富二代,这下富二代也把持不住,两个人抱在一起。

后来富二代说有阿拉伯朋友来访,而他希望这女人和我扮作情侣迎接,我们答应了,于是开始装扮,最后出来一看,我都惊呆了,只见这女人全身上下都是金碧辉煌的珠宝项链,手镯腰饰,脚饰,连衣服也是黄金做的,我想着要多少钱呀,相比之下,我觉得自惭形秽,感觉自己就是牛粪。

很快阿拉伯人来了,那个女人也是全身珠宝黄金,不过相比较而下,还是我们这边更胜一筹,我们寒暄一番,我就打心里讨厌社交场合,大概富二代也是如此,所以他才不想出面,现在正躲在角落里喝酒,我起身去找他,而那女人跟阿拉伯人相谈甚欢。

跟少妇公交车上谈心

有天我去公交站等车,等了很久才来一辆车,这车车头上写着2,但是却跟常见的2路车不一样,车分为两层,上层是敞开的,只有护栏,第一层是车厢,这什么时候2路车变成这样了,感觉像是假的,你知道深圳这里的公交车颜色大多是绿色的;公交车很快开走了,又来一辆2路车,这车更怪异,上面都是一个个小床,只是没有护栏,这像是幼儿园接送车,但是这车几乎没有人坐,我不知道怎么了,觉得今天公交车太奇怪了,又等了很久,又来一辆婴儿车,我决定上车,上面有一中年少妇和司机,从前门上去以后,发现刷卡机在后门,而车上根本没有过道,我只能脱了鞋,从床上走过去刷卡,回来以后找了一个小床坐了,那少妇跟我打了一个招呼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说做直播的,我反问她了解这行业吗。她说自己在网上买了直播课给她的小孩,我意味深长的问,效果怎么样,她说课程很贵,效果不知道,我说今年疫情,流行上网课,她说现在挣点钱不容易,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我说那当然,上有老下有小,到处都用钱,我们两个中年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很快这少妇下车了,我看她准备进路边一栋楼,我钻出车窗问,你就住在这里呀,她笑了笑进去了。

女同事套路深

有天我在路上走,有个漂亮女同事叫住我,叫我跟她一起走,可是我觉得这女同事套路深,又放得开,我怕被她捉弄,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她见有个警察过来,更是连忙催促我快走,我跺了跺脚,还是决定跟她走,我一个男人,她能把我怎么样,我们走了好久,又累又饿,这时我们来到一个小村庄,眼前是一个茅草屋,有个老人从房间里出来,在门口收拾东西,这时这女同事拿出枪来,要射这老人,我想果然这女同事不好惹,动不动就杀人,这时我看到旁边走来一村民,连忙对着女同事使眼色,她不情愿的才把枪收起来,这老人算是保住一条小命。

我们继续在村里闲逛,希望找空房子,然而转了一圈也没发现,这时又遇到刚才那村民,女同事什么也不说,拔腿往村外快步走去,我想难道她发现什么情况,可怎么不通知我自己就走了,也许这个村民是村干部,没准女同事是逃犯,这村民报警了,想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要是被警察抓了,这可说不清楚了,人家都以为我是同犯,然而我也不敢跑,只能故作悠闲地往村外走,心里却紧张的不行,祈祷没有村民拦截,这时女同事越来越远,而我也距离村口越来越近,心想以后再也不要理这女同事,没有人家聪明,被卖了都不知道,带刺的玫瑰可不好惹。

武汉肺炎患者来了我们村

有天村头来了一个陌生人,他晕倒在村头的小店门口,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有人准备去搀扶他,突然有人喊到,住手,这人有可能得了武汉肺炎,大家一听,连忙躲得远远的,这人报了警。

很快有辆大卡车来到村头,上面装了一个集装箱房,房子上白色的十字灼灼生辉,然后吊车打开支架准备把这房子吊下来,听说站在吊车下很不安全,而这吊车也没有拉警戒线,而我就在吊车旁边,看见吊车启动,我只得躲开吊臂,可是吊臂还是朝我扑过来,我跳到小店后面,这下就脱离了吊车的作业范围,可是我感觉身上冷嗖嗖的,往右边一看,房子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洞,斜斜的往下延伸深不见底,洞口还有些碎石,洞里非常潮湿,不像是人工的,反像是什么妖怪的洞。

我觉得独自一个人呆在这里可不好,要是有个妖怪出来,把我拉进去就惨了,所以我决定回家,走在路上的时候,感觉脊背发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背后吹气,我不敢回头,撒腿跑了起来,这时老妈正准备出门,我说有妖怪快开门,老妈还是把门锁上了,我急的大叫,妖怪来了,快开门呀,老妈才慢吞吞的开了门,我连忙关了门,从里面锁上门,心想这样不保险,万一妖怪越强而来呢,所以跑进房间里,把门也从里面锁死,这样妖怪应该进不来了吧。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