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摆地摊的时候楼倒了

有天我跟几个朋友出去玩,有个人卖溜冰鞋,可以免费试用,朋友穿了鞋,在斜坡上滑了起来,玩的不亦乐乎,我却无动于衷,因为害怕摔跤,他们说这个很简单的,你看鞋底的轮子,想停的时候,扬起脚尖,用力踩脚后跟就行了,我经不住他们劝说,答应试一试,所以在斜坡上溜了一小段,感觉还行,不过我还是觉得危险,我决定把鞋子还给卖家,这斜坡下的时候容易,上去可难了,而且路上很多积雪,非常的光滑,朋友们都还了鞋准备回去了,我艰难的爬到斜坡顶端的小楼门前,正准备还鞋,突然买家的小孩倒在了地上,而且卖家夫妇也没有去扶小孩,只是抓住门框,我觉得很奇怪,很快我明白了,不知怎么了,这小阁楼连同斜坡倒了,这时再看阁楼像是吊脚楼,旁边是一条河,我抱着卖家的小孩,祈祷阁楼倒向小河,只要不被压住,那就还能逃命

Tags:

我偷吃了初恋的汤圆

有天我出了教室,正好遇到初恋,她拿了几个像是汤圆的东西往教室方向去,我没有跟她打招呼也没有说话,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还是她甩了我。

不久以后,我回教室了,开始吃东西,总感觉食物怪怪的,好像是初恋的,因为我不记得自己买了像是汤圆的食物,而且这也不是汤圆,中间是梅菜,正在这时初恋过来了,我连忙大口吞咽,好像怕被她看见。

后面开始考试,考的是历史,这么多年过去了,历史事件早就不记得了,我只能捡自己记得的做,所以选择题和填空题基本都做完了,问答题东拉西扯做了几道,第一页做的七七八八,就等着考试结束。

等了很久,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老师来收试卷,我却发现背面还有一页题要做,心想这可完了,这铁定不及格了,后来再一想,我都毕业将近二十年了,怎么还需要考试,这考试是谁组织的,没有任何意义呀,这样想以后心情好多了,我迈着愉悦的步伐出了教室。

Tags:

奉命去敌占区侦察

有天,我和一小队士兵奉命去城里侦查,因为部队被敌方突击,城里的部队和城外的部队已经失去联系,我们进入一个开阔的院子,这里的房子已经成为废墟,可见战斗之激烈,我们都觉得此行任务艰巨,没准守城部队已经团灭了,所以心情也很沉重,这样一来,相当于丢失了给养来源,后果很严重,我们走到院子中间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辆装甲车,这装甲车像大巴车那么大,主炮也不是一般的机关炮,而是坦克炮,我觉得今天点太背了,这怎么打,我们并没有反装甲装备,这装甲车拦住去路,那可真没办法,而且打步兵很轻松,一颗榴弹就能把我们这支小部队团灭了,所以很多人萌生了退意,只是躲避,并不敢攻击装甲车,而敌人也是非常可恶,他们大概也瞧不上我们这伙人,只是调转炮口,随我们的身影移动,并不开炮,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威胁,,所以我决定去炸这装甲车,最起码把他的主炮废了,所以我之字形前进,靠近装甲车,装甲车调转炮口准备向我开炮,不过一直无法锁定我,而我距离装甲车越来越近,他们也急了,开了一炮,顿时硝烟弥漫,我刚才的所在直接炸成碎片,不过我距离装甲车也很近了,所以掏出腰间的手榴弹,一股脑扔过去,很快硝烟散尽,装甲车的主炮被摧毁了,我招呼大家前进,但是他们依然伏在地上不敢起身,我觉得这真是一群胆小鬼,也许他们还担心装甲车会开炮,所以我溜到墙边,用手榴弹把墙炸开了,我正想招呼他们,可是从后方过来大批敌军,很快我的小

Tags:

林森来学校了

有天林森来到班里,他带着时髦女式的帽子,大概是女朋友的,跟其他同学谈笑风生,好像他现在过的不错,他上学的时候就很厉害,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定更加成功,我很羡慕他,他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不过现在跟他大概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够满意,也许是因为不够努力,也许是不够聪明,或者两种因素都有。

我回到座位,又发现书本不见了,我感觉很无语,谁整天偷我的东西,我只能问张鹏洋,他说我的书本被他收起来了,我松了一口气,下课以后,我和张鹏洋一起出去,他见前面的同学走了,就把我俩的课桌往前搬,跟前面的课桌平齐,没留一点空隙,我大为诧异,这样那几个同学来了可没法坐了。

这个梦昭示着现实的压力,林森是我的榜样,我并不满意自己的处境,张鹏洋往前搬课桌隐喻我想继续前进,但是我又怀疑自己的能力

Tags:

小学要合并了

有天学校说我们学校要跟其他小学合并,安排老师带学生去另外一个学校,走到校门的时候突然想上厕所,我就叫带学生跟着其他班走,我一会儿就来,结果学生走的很快,我没有追上他们,所以只能直接去了新学校,这时教室门前已经只剩下几个班了,据说他们优先接收一小的,我们二小的就是后娘养的,不管一小二小不都完蛋了,这时还要分高低,这让我愤愤不平。

不过我还要找我的学生,所以一间间教室去找,最后发现我们主任带着我的学生站在教室的后排,可能没有座位,主任半蹲着,这学校架子也太大了,怎么让主任就这样蹲着,他可不是普通的老师呀,而且看样子班上人太多,我的学生都没地方坐,这所谓的合并感觉就像是闹剧,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工作,这让学生和老师都很辛苦。

Tags:

旅游区闹鬼警察敷衍了事

有天,我跟三个小伙伴出去玩,晚上在山顶露营,睡到半夜被窝里来了一个女人,她抱住我,把她的胸膛紧贴我的,那种触感和柔软差点让我不能自己,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怎么会有女人愿意倒贴,这太诡异了。

所以我推开她,对她说,你去找别人吧,于是这女人就去找我的小伙伴去了,他们在床上小声的嬉戏,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我们在荒郊野外,怎么变成睡在床上了,所以我拿起衣服出了门,那女人似乎并不愿意放弃,他让我的小伙伴来追我,她说睡的好好的干嘛要走,这我还真不好解释,我只是觉得这女人来路不明,天下可没有这等好事,半夜有女人投怀送抱,所以我执意要走,这个小伙伴就挥拳打了我,我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就抱头蹲在地上,更怪异的是我居然看见自己肥胖的身体蹲在地上,全身只有裤衩,那模样看起来滑稽极了,那女人看我并不屈服,就拉着小伙伴进了房间,另外两个小伙伴也要进门,我说你们不觉得这女人很可疑吗,我怀疑她不是人而是鬼,他们两个迟疑起来,就在这时有个人高声叫你在哪里,我们都醒了过来,而打我的小伙伴已经不见了。

Tags:

麦场里的小游戏

有天我跟儿子在麦场玩,我们玩打枪游戏,他用机枪我用手枪,他藏在麦垛后面,我藏在土丘后面,游戏开始了,我没想着让他,心想要让儿子输,所以我冒头打一枪就藏起来,这样儿子就打不到我,而且我发现,土丘上还有小孔可以射击,正对儿子藏身的地方,虽然有些小孔已经封死了,儿子看不到我,跑了过来,我对着他说砰砰砰,他还来追我,我说你已经死了,他不愿意,觉得我耍赖,没有让他,后来我们开始玩躲猫猫,女儿也要玩,我就去抓他们两个,可是我看见女儿钻进了柴堆,等下回家老婆又该唠叨了,所以我去抓她出来,她蹲在地上没看见我,于是我就用棍子敲了她的头,她开始呜呜哭起来,这时旁边有个妈妈来哄她,我觉得很奇怪,很快这个妈妈抱起她,这时我发现不是女儿,我连忙说不好意思,认错了,那个妈妈带着小孩走了,小孩还一直哭,我感觉自己只是轻轻敲了一下,不应该是用力过度吧,要是有个啥后遗症就麻烦了,我觉得不能逃之夭夭,所以还是停留在麦场,预防那个妈妈来找我。

Tags:

别人家的漂亮女朋友

有天我跟几个朋友去找另一个朋友玩,没想到这个家伙找了一个漂亮女朋友,中等身高,穿着牛仔短裙,脸上干干净净,没有雀斑痘痘之类,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多看了几眼,这女孩一直跟朋友老妈聊天,我就靠在门边发呆,时不时的假装听他们说话,其实是看这女孩,越看越觉得喜欢,可是这样看别人的女朋友非常不礼貌,如果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不去看。

后来这朋友带这女孩出去吃饭,我又看了几眼,我们都借口吃过了,谁也不好意思当电灯泡,等他们走了好远消失不见,我们才考虑去哪里吃饭,可是附近似乎没啥好吃的,这很遗憾。

Tags:

学校放假了

有天快毕业了,我在座位上上收拾东西,马腾达的女朋友从外面进来,她抱着一摞书,边走边说,把你们的书还给你们,然后把三三两两的课本丢在马腾达,我,还有贾晓东的桌面上,她拿了我两个笔记本,马腾达的是数学课本,还是崭新的,我都不记得笔记本什么时候丢了,所以打开看了看,正是我的笔迹,扉页还写着王彦,隐约是我的曾用名,后面的字迹就模糊不清了,马腾达这女朋友有点调皮,有些可爱,个子稍高,我也是无语,她说我们不好好学习,要课本没用,所以把课本拿走了。

后来老师来了,他说我们最好用军队的快递寄东西,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丢失东西很麻烦,而且其他快递可能没有条件消毒,我很诧异什么时候军队也提供快递服务了,也许老师的意思是邮政吧,我看了课桌抽屉里的书,还有非常多,主要是复习资料习题之类,我也拿不准是丢了还是拿回家,总感觉可能还有用,所以不舍得丢掉,可是我已经拿了好几次回家,现在还有这么多,如果背回家会非常费劲,这些书又重又大,好烦呀

Tags:

和初恋吵架她要分手

有天我和初恋吵架了,她一气之下说要跟我分手,我当时感觉她是认真的,虽然觉得不可理解,但是还是接受了。

后来她上课的时候来到我的座位,跟我坐在一起,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我觉得是她甩了我,我一个男人不能低三下四的去求她复合,她一直认真的听课,我却如坐针毡,思前想后,总觉得不能因为一点小矛盾就说分手吧,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无聊吧,我在桌面上铺了一个毛巾,然后卷起来,再展开,后来我发现她也有一个毛巾垫在胳膊肘子下面。

后来放学了,初恋走出了教室,我和小方在校园里闲逛,突然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小方说要去看看,我却兴趣不大,他自己跑去了,我等了很久他也没有回来。

所以我决定去找他,这时我发现在那里哭的是初恋,然后听见韩红宣警告小方说,人家是有老公的,你不要瞎掺合,以为可以捡便宜,没准人家根本看不上你。

这句话我非常赞同,小方家是有钱,爸妈给的零花钱多,可是初恋应该看不上他,怪不得初恋喜欢找韩红宣聊天,因为他这个人很有深度,很多事情看的很透彻,我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直男,不太了解女人,虽然我后悔了,但是还是拉不下面子找初恋,可是她在这里哭,说明她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在她心里也许还是爱我的,这可怎么办呀,我要不要放下面子,找她复合呀。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