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无厘头搬宿舍的梦

我正在宿舍里休息,有同学进来说让我们搬去高年级的宿舍,也没说为什么,很多同学开始整理行李去高年级宿舍,我感觉这就是扯蛋瞎折腾,不过有班主任在旁边监督,我也无可奈何,我跟着去高年级宿舍,看到同学们一个个被安排到空的床位上,大概有些高年级同学毕业离校了,还有一小半还待在宿舍里,眼看着空床位越来越少,我有点急了,这时负责安排床位的同学希望宿舍中间的四个床位上的高年级同学腾出位置,可是他们置之不理,我很高兴这样也许我就不用搬了,毕竟人家也要睡觉,不可能把床位让给我们,我朝宿舍走去,班主任指挥同学们拆床,而我的床位上还有很多东西,我只能用被单包着先放在墙角,但是东西太多了,我去墙角的过程中东西掉落一地,可能很多东西都脏了,因为地面上经常很多水,而且我们宿舍是泥土地,后来听说只是把床拆了重新摆,但是这样折腾意义何在呢。

Tags:

主管的解决方案被老板否定梦

在公司开会,主管提出他的看法,能实现老板的需求,但是学生每个模块要多做一道题,最多多做十几道题,老板立即反驳说:你这怎么可以,9个模块就要多做9道题,关键是这些题对学生毫无意义,我沉默无声,心里却想老板是个完美主义者,不能接受一点点瑕疵,只是这样开发的难度加大了很多,耗费的时间也增加了很多,这些他怎么不考虑呢。

Tags:

搭公交遇到一个gay的梦

有天我搭公交车,上车以后我站在车厢中部,不一会儿我发现有个男的贴着我,几乎相当于把我抱住的感觉,我以为他是无意的,就往前走了几步,换了一个位置站,那知不久以后,他又贴上来了,我知道他是故意的,心想他大概是个gay,想到这点感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我侧过身看着他,对他说:不要靠我这么近,我的性取向正常,我喜欢女的,他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我笑,我记得他穿的是花衬衣,我想他大概还会骚扰我,所以我就提前下车了。(我对国外现在的同性恋合法化持保留态度,甚至有报道说有个中国小孩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他一直很苦恼,长大以后才知道自己是正常的,不单单是自己,社会上已经对同性恋宽容许多;我绝对不接受自己是同性恋,或者是某个朋友和亲人是同性恋;我甚至觉得同性恋是心理变态,从生物进化的观点来看,同性恋没有一点价值,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基因保留下来了)

Tags:

去东晓家学习的梦

我拿着书本准备去东晓家学习,走到他家的核桃树发现树下有用绳子串在一起的三条狗,绳子并没有拴在树上,我有点怕他家的狗,我记得他家的狗非常凶,我还被咬了一次,东晓说没事,这狗不咬人,我半信半疑的经过核桃树旁,那几条狗果然对我毫不在意,后来我坐在他家瓦房屋西间床上看书,不一会儿,东伟的两个朋友来他家做客,我不认识他们继续看书,他们两个一直在聊天,后来东晓也只没有过来,我起身想回家,正好老妈来叫我回家,刚出院子,跳出来一只猫对着我一直叫,很奇怪的是猫的叫声更像是狗的叫声,感觉这猫多管闲事,大概是想做狗,出门看到他们家那三条狗还在核桃树下待着,走到他们家麦场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背老妈回家,她因为车祸残疾了,行动不便,我背着老妈往家里走,但是没走多远感觉老妈从我背上往下滑,我双手要用很大力气才能抱住她的腿,我就借力往上提,那知没有跟老妈打招呼,她手里的手电筒滚到人工渠里去了,有个男人站在水边不知道做什么,我喊他希望他捡起手电筒,他可能耳朵不好使,喊了好几声才有反应,他正想去捡手电筒时,手电筒熄灭了,我觉得他反应真是慢,不知道想些什么,现在好了,黑灯瞎火的,估计不好找了。

Tags:

卖地后又反悔的梦

我从家里出发去大朱庄,走到南河的时候,发现河水暴涨,黄色的河水滚滚而下,河面宽度几乎增加三倍,我思考能不能飞过去,结论是河面太宽,很容易力竭掉进河里被洪水冲走,我刚上完坡,发现河水已经漫上来了,低处的田地已经被淹了,河水正在缓缓上涨,有些地方已经漫道田埂下,我不想从别人家的田地里走,因为会踩到庄稼,只能加快脚步,快到尽头的时候,河水已经漫过田埂,我快速的淌水经过,来到村边,这时有人想买我在大朱庄的地,我报价是1600每平方,那人痛快地成交了,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似乎是卖亏了,因为大朱庄是乡政府所在地,如果我花钱点盖个楼房,下面的铺位可以出租,上面的房子也可以出租住人多好,我又去找那个买家,从他手里以1000每平方的价格买了回来,我算计着自己怎么也没亏,不明白他为什么愿意卖,因为明显他亏大了。

Tags:

保姆抢小孩的梦

老板正在办公室办公,而他的儿子在沙发上玩耍,这时保姆跑进来抱起小孩就往外面跑,老板追上她抢过小孩,保姆在后面追的很急,老板随手把咖啡泼到保姆脸上,保姆看不见以后大声嚷嚷,老板以为她还有同伙不敢在公司停留,抱起小孩王楼顶跑,但是楼顶很开阔没有可以躲的地方,只有一个铁塔,老板连忙登上去,躲在上面的一个小平台上,保姆追到楼顶看到老板正在爬台阶,她说:“你很厉害,不拉扶手就敢上去,但是今天你跑不掉了”,老板也很着急,保姆来到平台以后,老板把他打晕了,连忙下了铁塔,跑往楼顶的一个像是消防间的小房子里,通过小房子离开了大厦,我们来到一楼,下面有很多商铺,看到其中一间正在转让,我想提议老板买下商铺,暂时藏在这里,但是感觉距离公司太近了,就没开口,我们来到大街上,不知道走了多远,路边有很多摆地摊的,其中有个地摊摆了很多类型的手表,卖家急于出手,转让费只要一元,老板收下了地摊,示意我看地摊,而他带着儿子躺在地摊上并用衣服把自己盖起来,我想老板还真是聪明,1块钱就甩开了保姆和他的同伙,而我坐在原来摆摊者坐的地方,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小茶壶,尤其像小孩子的鸡鸡,过来一会儿,来了几个黑社会,他们要收保护费,我争辩到:”我这个摊位是别人转让的,我现在一毛钱没赚,没有钱,希望他们通融一下“,他们怎么也不肯答应,我掏口袋一看,确实什么也没有,他们不依不饶让我给钱,这时老板伸出一只手,手上是一百块钱,我放心了,

Tags:

跟儿子和女儿出去游玩的梦

有天我带儿子和女儿出去玩,我们走了很远,他们两个走的很累想停下来休息,于是我们就找一户人家借宿并在他家吃饭,吃完饭以后我带儿子和女儿去洗碗,结果他俩直接把碗丢在臭水沟里,我让他们捡起来,他俩没一个人听我的,我说:“在别人家做客要礼貌”,他俩毫不在乎的跑去玩了,我只好把碗捞起来在压井旁边洗了起来,洗完以后我去找他俩,他俩拉着我像放风筝似的在地上飞奔,我的身体跟地面平行但并不着地,他俩很开心,后来来到村边的一个悬崖旁边,他俩不知道去哪里玩去了,悬崖下似乎是好几个滑翔伞,每个伞旁边都有一个人正在忙着收伞,初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新坟,悬崖对面是一座座小山,从我这边没法过去,我就往回走并打开手机准备听收音机,那知手机屏幕一片雪花,有时闪现一些模糊的图像,我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我调整手机上的一些设置,图像慢慢清晰,居然是A片,我偷偷在哪里看,很怕别人发现,就像做贼一样。

Tags:

村头修桥的梦

我正在村东头玩,我看见长力正在修桥,我们村头的桥是u形,而他只是在u形底部垫土,并用铁锹拍平,感觉没多大作用,这时我看见老爸和弟弟提了几桶水泥过来,倒进u形斜坡处,然后老爸开始支架板并用抹子抹平,感觉这个比长力那种做法好多了,但是老爸做的这种也有问题,因为没有用钢筋,强度可能不够,而且路面太窄,大概只有三米宽,我就问这路是不是太窄了,只能容许一辆车通过,老爸说这样就行了,大概是因为我们村头的公路车流量并不大吧,后来我跟小方往双庙方向走去,走到小梁庄的时候,看到路边不知谁落下了一部苹果手机,大概是小梁庄村民的,小方拿手机起来准备离开,我说苹果手机都有锁,你拿走也没用,后来他又放回去了,我们俩继续往北走,走到小梁庄村后,发现双庙前面种了很多树,不知是桃树还是樱花树,反正满树都是粉色的花,看起来美极了,我感叹好几年没回来,没想到家乡现在变得这样美,想拿出手机拍照留念发现没带手机,甚为可惜,这时很多小学生从北边过来,大概是放学了,我和小方就准备回家,正在这时路灯亮了,苹果手机被小梁庄的小学生捡回去了。

Tags:

遭遇电梯故障的梦

有天,从公司回家,刚上电梯,感觉电梯抖的厉害,我大吃一惊,犹豫着要不要报警,后来想到可能新电梯是有些问题,但是应该问题不大,就没有行动,正在这时,我看到电梯外面有个小男孩,他看到我很疑惑,大概他觉得电梯坏了,不应该再乘,不久电梯显示屏就开始7,6,5,4,3,2,1的循环跳动,到了一楼也没开门,我能够理解显示屏也坏了,总觉得最后还是会到一楼的,最后感觉电梯变成火车似了开始横向运动,我觉得更加奇怪了,而且电梯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一个人,而他对着奇怪的电梯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安静的呆在角落里不知想些什么。(梦中的电梯有个玻璃窗,我通过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小男孩,而且可以看到电梯开始是从上往下运动,后来是从右往左运动,实际上公司那栋楼的电梯是没有玻璃窗的)

Tags:

电脑鼠标坏了的梦

昨天我坐在电脑前,发现鼠标特别不好用,就拿起鼠标砸到桌子上,张鹏洋问我怎了了,我说鼠标坏了,他说可能你电脑系统需要更新了最好用WiN10,我说我电脑只有2G内存,WIN10跑不起来,现在还是用XP,他笑了笑,大概是觉得我应该升级电脑,现在谁还用XP(做了这个梦是我发现不知是WIN10系统问题,还是鼠标用久了,编辑文档时很容易变成全选,虽然我想选中其中几个字,但是始终无法选中,最后我只好定位光标到要修改的地方,把文字删了重新输入,我印象中XP系统最稳定,而且用起来非常流畅,硬件要求也不高,WIN10经常更新,并且开机一段时间磁盘占用经常100%,基本没办法使用,除非用SSD)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