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多情总被无情伤

有天我和朋友坐直升机去冰川玩,发现冰川上停了一架客机,我们都觉得神奇,这时客机却开枪打我们,我和朋友决定还击就发射了好几枚导弹,过了一会儿,客机也发射了导弹把我们击落了,我和朋友掉在冰川上,不过没有受伤,后来从客机方向来了一个小孩和一头黑熊,他们看了我们一眼就跳进水里,我和朋友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再后来小孩和黑熊浮出水面,而这时冰川开始缓缓前进,我仔细一看,冰川与母体分家了,肯定是小孩和黑熊搞的鬼,我和朋友无计可施,这要跳进冰水里,可能出不来,黑熊就算了,那小孩瘦不拉几的,估计过一会就挂了,所以我们不担心,而且冰川还很大,一时半会儿化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川只剩下薄薄的浮冰,我和朋友心急如焚,黑熊和小孩对我们说看你们怎么办,很快冰就化完了,我和朋友举目四望,只有茫茫大海,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Tags:

缺心眼老板

有天我跟老板正在路上走,有人报告说隔壁酒店来闹事,他们在我们酒店门口建了厨房,挡住酒店的出口了,而且对方蛮不讲理,似乎有人撑腰,老板带我们去看,只见酒店门口围了很多人,他们都背着步枪,站在我们酒店旁边,老板说先回酒店,他带着一大帮家属进了酒店,我也跟着进去了,这时保安也准备进去,我说非常时期,你们不要进去了,留在门口放哨,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今天都机灵点,他们答应了,带步枪的保安站在门口,带手枪的站在里面,我连忙叫住他们说你俩换岗,因为我觉得步枪杀伤力更大,如果被缴械了,那不是一下子把老板一家人一网打尽了,留个步枪在里面至少还可以抵挡一下想想办法,老板真是太大意了,紧要关头,一窝蜂似的进了酒店,人家可都是带枪的,人数有多,真不知他怎么想的。

Tags:

小蛇变鱼的梦

有天我跟叔叔一起去东岗,我们走的是渠道,这渠道多年前已经干涸了,所以我们干脆走的是河床,地上很多落叶特别多,我一直盯着地面看,害怕有蛇躲在树叶下,不过一路上都没遇到蛇。

后来我们到了朱湾,这时老弟从后面追上来了,他发现有户人家门口有梨树,上面结满了大黄梨,老弟想去摘来吃,我觉得不好,但是老弟很快摘了几个,我带他去小权庄路口找自来水,我过河以后发现,自己印象中的自来水现在变成一座坟,我觉得不吉利,就打算回去,这时有个急促的声音哗啦啦响过,就在脚下,低头一看是一条小蛇,我呆住了,双腿一震,不敢迈步,这小蛇很快游进水里变成一条鱼躲进了对岸的水草从里,我也很诧异,怎么渠道又突然有水了,看样子还在缓缓上涨,过河的地方只有几块土疙瘩,而且随时都可能散掉,我跟老弟说,咱们赶紧过河,再等一会儿就过不去了,这土疙瘩分成两条路,有点像是上字头,我跟老弟说,你先来,我跟在你后面,我让老弟走看起来最结实的一横,我走那比较危险的一竖,很快有惊无险我们都过了河,只是今天所有的事都有点怪异。

Tags:

别样的人生

有天语文老师上课,他说我学习很好,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成长经历,我大吃一惊,我并不是学习最好的,而且我们学校比较渣,我只是在渣生中间显得突出而已,所以我回答说,我其实并不是一直学习好,我中学和小学学习一直很差,我妈总是讲她小时候如何穷,如何饿,却找不到吃的,我的舅舅16岁就虚报岁数去当兵了,现在发达了,留在家里的几个舅舅却都没什么大的出息,我妈总说要有好好上学,要走出去,可能这深深的影响的了我,种地确实很辛苦,我想让父母享福,想好好报答他们,所以开始学习,我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特别是说到舅舅,我一度失声说不出话,很难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处境,老师也一度懵逼,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经历,班上静悄悄的,同学们都哑然无声

Tags:

失业做小姐的梦

有天我失业了,年龄又大,找不到工作,只好在街上游荡,无意中逛到一家按摩店门口,突然觉得真不行只好去做小姐了,反正已经没有任何出路,做小姐好歹还能活下去,我怀着异常矛盾的心情进了店,跟老板说明来意,老板让我跟其他小姐坐到房间里的大床上等客人上门,晚上街道冷清,行人很少,我既害怕客人来又希望客人来,其他小姐都坦然自若,坐的端端正正,我发现自己做不到,特别是有几个人在玻璃窗外指指点点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们是在议论我,年纪这么大,还做这一行,后来我干脆躺下躲在其他人背后,她们说,你这样怎么招揽客人,道理我都知道,但是我还是拒绝坐起来,我越想越觉得可怕,尤其如果遇到熟人是多么的尴尬,那我的名声和生活都毁了,最后我无法控制内心的挣扎落荒而逃。

Tags:

守寡老妈

有天我回了老家,发现我有个妹妹,而老妈守寡了,她才四十岁,妹妹说老妈可以结婚再生一个宝宝,老妈拒绝了,他说你哥结婚了,就剩下你了,我不担心你,你要是个男的,我就再生一个,妹妹看老妈已经打定主意,也只好打消了念头,老妈开始跟邻居聊天去了,我很迷糊,老妈为什么说妹妹是个男的就再生一个宝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大概是因为看了《继母与女儿的蓝调》,女主才四十岁,丈夫得了病,为了女儿的幸福娶了女主,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女主待继女如亲生孩子,很让人费解,而且女主因为照顾弃婴居然有了奶水,这感觉太夸张了,看不懂日剧呀

Tags:

掉进大坑的梦

有天,我和小方落到一个深坑里,爬不上去,所以打算潜水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结果在水底发现了一扇门,墙上有管道一样的东西在生长,不一会儿就从手指粗细长到胳膊那么粗,我们连忙游到门边,那些管道上涂有火焰的符号,大概是燃气管道,我正想开门,小方阻止了,他先关上了管道上的阀门,然后示意我等,等了几分钟后,他先开了一个小缝以后小心翼翼的观察有没有异常,没有才打开门进去在轻轻的和上门,好像担心燃气爆炸,就这样我们穿越了很多个房间,来到一个新的房间里,这里还有一张病床,床上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他们看着我们,脸上露出吃惊和不解,而我急于出门,这门跟之前的门完全不同,我不知道怎么开,小方在左边找到一个旋钮,他转动旋钮,门就开了,外面是一个花坛,是一个艳阳天,还有几个医生经过,我们出了门,松了口气

Tags:

青梨黄梨

有天我在楼下遇到舍友,李晶晶,李广,林森和张鹏洋,那天是十五,月光明媚,正适合出去玩,林森有事决定回家,李广和李晶晶计划去公园玩,张鹏洋不想去,他看我站在旁边没有任何表示,他问我去哪里,我说还没想好,张说咱们去打游戏吧,我说好,然后我们来到张鹏洋家,他打开电脑准备打游戏,我看到桌子上有两个梨,我开玩笑说打游戏还有梨吃还不错,他起身去厕所,我去洗手池洗梨,回来发现门口还有很多青梨,而我吃的是黄色的,难道张鹏洋家开始种梨了,怎么这么多梨,不过我没有问,我觉得地上的梨可能还没熟吧。

Tags:

漂亮女同事

有天,我从朱湾回家,当然我是飞着走的,突然我发现空中很多丝带,我就扯了一条在空中挥舞,这时有个女人说你看那里,好漂亮哦,我往下一看是侯哥和小齐,我问小齐,你要吗,我带你摘一个下来,我环抱着她的腰起飞,摘了一个下来,她高兴的合不拢嘴,侯哥说不就是丝带吗,有什么好高兴的。

回家以后,小齐又来找我,她说她儿子也想去摘丝带,我打量了一下他儿子面有难色,她儿子是个胖墩,我有点担心载不动他,不过看在小齐的份上试试看吧,我对美女没有任何抵抗力,我拉着她儿子起飞,助跑了很远也飞不起来,只能回去找小齐,这时我发现小齐变成了婶婶的模样。

我这婶婶叫桃芝比我还小,我堂叔40了才娶了她,而她只有二十出头,一双大眼睛非常有味道,在村里人见人爱,只是可能年龄差距太大离婚了,留下几个孩子回老家了,她的儿子像她的眼睛,感觉超级可爱,不过在我的梦里变成了胖墩,我总怀疑我是不想载她儿子,小孩再胖也不应该比成人重吧

Tags:

神秘组织

有天我参加了神秘组织,教官让我们列队训话,她说你们加入这个组织说明你们都是精英,都是最棒的,你们的追求应该不一样,不应该是那些金钱美女帅哥等庸俗的东西,你们都有自己的使命,大家深受鼓舞,士气高昂,不过我的同伴栋却不以为然,他抱着我一直晃,他在最后一排,我在他前面,而我的前面就是女生了,教官注意不到,他故意推我撞前面的女生,我只能克制,减轻幅度,就像是换站姿一样,轻轻的触碰前面的女生,只是栋一直做小动作,前面的女生似乎不乐意了,我觉得她快要发作了,我转头对栋说,你不要晃了,如果撞到前面的女生我就揍你,你信不信?,他才停止小动作,后来教官让我们训练专注力,盯着屋顶看,不能眨眼,心里想着自己的使命,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感觉目光更敏锐了,听觉也提高了,甚至能听到平时不注意的细小的声音,而且脑袋异常的清醒,这教官看起来很厉害,不过我却担心自己是不是进了邪教组织。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