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老板说要散伙的梦

有天我坐在教室里,老板坐在后排,他跟几个90后说,大家这个项目做完以后就开始找工作好了,他现在没钱开工资了,跟大家合作很愉快,很开心之类,然后跟他们一一握手,最后老板叫我,我也只能跟他握手,我早就料到这个结局,因此并不吃惊,你不能把老板答应的事当作诺言,条约,也许那只是一种手段,骗自己骗别人,兑现不了的时候谁都无可奈何,而且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也许只是佯装不可接受,但是心底也许早有了预感。

Tags:

无处可逃的梦

有天我跟几名士兵走在路上,当时是傍晚,我们看到附近公路上的货车不知被什么东西攻击了,爆炸起火了,爆炸的蘑菇云笼罩了整个公路,于是我们决定分兵,我和另外两名士兵一起,走着走着其中一个士兵觉得有点怪异,他用步枪瞄准镜观察四周,最后盯着天空看了很久,没有任何发现,但是我也有种被盯上的感觉,于是大家快步离开,找了一架直升机,启动直升机准备离开,可是我们起飞没多久就被包围了,我们只能悬停,很快有人进来了,我们中一个女兵找了一个空床躺上去了,那些人检查了空床,以为上面躺的是机器人,后来他们准备去驾驶室,有个人报告说这是一架装载机机器人的直升机没有威胁,不用去驾驶室了,我们死里逃生。

后来我们又分兵只剩下我一个沿着小路走,突然发现田野里有个机枪阵地,正对着小路,而且有个士兵刚刚进入机枪发射位,我不知道是敌是友,所以只能在路边树丛里匍匐前进,特别是正对着机枪时,我更加小心,先把枪往前推,自己在后面走,不过那知这里是个水沟,不但枪进水了,而且口罩也湿了,上面粘了很多泥巴,脏兮兮的,这时我发现水沟里还有很多丢弃的口罩,我就拿过来看脏不脏,最后找到一个儿童口罩是干净的,我在水里洗了洗戴上了,可是儿童口罩太小了,不合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武汉肺炎这么严重,我却没了口罩,而且还陷入了困境。

Tags:

我想做搬砖民工

有天我去找爷爷,他正在盖房子,我想跟他学砖瓦工,他不同意,他问我一个月赚多少钱,我拿工资条给他看,并跟他说这是现在公司,最后给他的是前公司的金额最少的,只有一万一千多,他说你一个月赚这么多,我这一辈子也没赚这么多,我说我这已经是很少了,人家一个月好几万的,可是觉得这样赚钱太累了,不开心,爷爷不说话,准备收拾东西回家,还有老爸老妈,爹爹叔叔一起。

快到家的时候,村前有条水沟,爷爷他们从水沟里过去了,那水沟踩下去都是黄泥巴,一脚下去差不多快到膝盖了,鞋子上沾满泥巴,我不想这样就在水沟前徘徊,后来来了两个中年女人,她们在水沟里洗澡,其中一个是饭堂老板娘,另外一个是人类同村的,老板娘在水沟里挖泥巴修了一个小土坝,把水截住了,我很佩服这老板娘,这么大年纪,还像小孩子这么有童心,后来村民发现我在偷看她们,她就骂我,很难听的那种,我说你一把年纪了,下垂成那样,有啥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她虽然骂得厉害,然而并没有上岸,只是找了水深的地方蹲了下去,我也离开了,我担心她要是去我家告状,我可能要挨揍。

Tags:

小贷兑付危机

有天,小贷公司给我发了一个通知,列明了还款计划,每年还款3000左右,总共还款三年,总金额一万左右,而且这是最终结果,如果不同意只有到签订协议的人回款完成才能轮到我,那我总共投资了三万,实际上只回款1万,这下亏大了,这时我突然发现列表里还有2017年以前的投资数据,可是明明我是2018年才开始投资的,想到这里我就开始怀疑小贷公司骗人,毕竟他们可是有前科的,之前说满5000万兑付一次,后来又改为每月兑付三次,再后来开始7折收购债券,打折收购里面还有一些余额小于5000的,那些小额投资人不是第一次兑付就清空了吗?

前些年投资了小贷,一家老板跑路,一家兑付困难,总金额共计7万,现在只回款了5000,剩下的结果只有天知道,特别是现在经济下行,又遭遇武汉肺炎,以后的兑付压力更大,可是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呀

Tags:

教室里修手机的梦

有天我正在桌子上修手机,王道鑫来了,他拿起另外一个手机掰开了,直接用手拔电路板上的元器件,好几个集成块都被他拔了下来,我连忙叫住他,把手机抢了过来,手机的电源键也被拔了出来,按钮后底座都分家了,我真是太无语了,不让他动我的手机他还不听,让他赔钱他肯定不愿意,可是不赔钱我感觉自己吃亏了。

Tags:

学生宿舍做饭的梦

有天我在宿舍用电饼档做煎饼,我准备的材料很多,锅都放不下,我把锅装的满满的,热气腾腾,感觉很好玩,后来我发现掉在席子上的煎饼也熟了,太不可思议了,这还能隔着席子加热,有个同学看了想吃,我给了他一个,他赞不绝口,也不知是真的还吃还是随口说说,老婆一直觉得我不会做饭。

后来,放假了,我们都准备回家,我回宿舍以后床上空空如也,锅不见了,贾晓东也在收拾东西,他床边有个插座,上面还插着什么电器,他从床底拉出来,我一看就是我的锅,这时有个同学小兴说这没人要了,贾晓东说不知道谁的,小兴就把锅拿去自己床上,我连忙对小兴说这是我的,他不情愿的给我了。

Tags:

公园老弟走失的梦

有天跟朋友出去玩,老弟也跟来了,他走在前面,进了土沟,一转弯就不见了,我跟朋友走的是土沟边上的小路,等我们到了河边,怎么也找不到老弟,我就跟着人群走,进了一个公园,这公园都是井字型的路,一望无际,人又很多,我发愁了,这怎么找老弟,这时我看到有个保安,心里犹豫要不要叫他帮忙,用大喇叭喊一喊,可是我一向张不了嘴,怕别人拒绝。

Tags:

初恋的儿子是我的

有天我在教室里玩,后来从桌子上栽了下去,这时发现教室正中是一个高台,四面都是光滑的斜坡,我叫同学拉我上去,他们没有一个愿意帮我,所以我决定出门,出门以后发现有人跟着,回头一看是初恋,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跟来,我以为她正好出门,所以继续往前走,她还是前脚贴后脚的跟着我,我确定她是跟我,我说你跟来干什么,她不说话,扑了过来,紧紧抱住我,抱了很久,然后给了我一张纸,写着她儿子的人生历程,我一看出生日期2010.8,那时她还没结婚,难道那孩子是我的,我低头思索,感觉不可能,可是既然她拿出来,也不会骗我呀,我很纠结。

一年前做过类似的梦,初恋打电话给我,说她有了我的孩子,相跟我结婚等等,还有一个梦是初恋和老婆坐在我家里,我爸妈给了老婆红包,不给她红包,她偷偷的哭泣被我发现。

Tags:

车站坐车的梦

有天是双休日,我坐车回家,出发车站是深圳双龙,很奇怪火车的座椅都变成塑料的,像公交车座椅,只是光滑了很多,到了老家方城已经下午五点了,公路旁边汽车站已经关门了,工作人员已经准备离开回家了,我慌了,没准中心站也快下班了,那就回不了家了,也没车回深圳,我想去中心站,但是离开这么多年,路都不认识了,往西走了几百米,越走人越少,我觉得可能方向错了,于是折返,这边很多人,越走路越顺,终于找到了中心站,北门前拍了很长队,东门很少人,我到东门一看是卖手抓饼的,真耽误时间,在车站卖手抓饼,害人不浅,我还以为卖票的,不知道有没有人上当。

后来老婆带着宝宝们来了,她又开始埋怨我办事不利,不提前做准备,我突然看到小店门口的电线杆上有个路牌,看起来像是公交站牌,我就让她去看看,她告诉我是公交车,只是不知道到不到南阳汽车站,因为很多站,站牌上只有七八个中间站,我问了旁边的男子他说到汽车站,正好公交车来了,老婆跑向公交车,男子招揽生意,说包车去南阳,他穿着很正式,看起来像是车站工作人员。

Tags:

一个性梦

有天我在睡觉,老婆过来了,骑在我身上,她似乎想跟我做爱,我拉下她的内裤,双手抓住她的咪咪,弓腰驼背做了起来,很久没有性生活,很兴奋很爽,咪咪很软很有手感,醒了才发现是一场梦。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