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淘气小朋友

有天我正准备睡觉,小魏问我二维码接口返回一个列表吗,我说这不合理呀,小黄说可以,我保持沉默,打算睡觉,这时有个小孩子爬了过来,骑在我身上,我让他下去,他却拒绝了,我把他从我身上抱了下去,他大叫说,你的指甲刮到我了,说着撩起衣服给我看,他的肚皮上有一道微微发红的痕迹,我很奇怪我的指甲一直很短的,怎么会刮到人,我低头看指甲,果然指甲开裂了,上面有倒刺。

我还是始终对小黄不满,也许我们气场不对,我总觉得他太年轻太过自信甚至自负,总以为自己很厉害似乎无懈可击,而且我总觉得他把需求弄的太复杂啰嗦,很担心这样的APP无人会用,无人愿意用,我只能提出自己的建议,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Tags:

高光时刻

有个武林高手带着红颜来到一座寺庙,很多人都来烧香拜佛,他们却只是参观宝刹,这时有个老和尚喃喃自语说有些人未必心中有佛,有些人未必心中没佛,红颜对高手说,这老和尚有点意思,高手默然不应。

出了寺庙以后,高手想去游览东边的大湖,欲施展轻功,却提不起气,而且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他对红颜说我们遭人暗算了,红颜问那怎么办,高手说我们不能继续往东了,那边人烟稀少,我打算去北面的市集,想来他们不会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Tags:

加班狂人

有天我去公司上班,突然发现王宝勤也在,他是前公司的DBA,现在似乎变成了公司的小头目,他前面的工位是一个公司大佬,王宝勤整天盯着大佬的电脑看,估计学了不少东西,没准也知道大佬不少秘密,我犹豫要不要跟他打招呼,我现在有点尴尬,还是个程序员,后来大佬走了,王宝勤说他做的也不怎么样嘛,我突然感觉大佬危险了,没准王随时可以顶掉他,不过我还是想找王聊聊,所以下班以后没有离开,可是别的组都走光了,王的小组都在加班,实在是太晚了,我不想等了,难怪王很能吃的开,那个老板不喜欢看到敬业的员工呀。

我开始下楼梯,左右都有楼梯,我选择了右边,我坐在护栏上往下滑,又惊险又刺激,很快到了大街上,然后开始在人们头顶飞行,我们公司在西北城区,我家在城区西南,哪知道在西南城区遇到另一家公司的同事孙建军和练剑锋,他们正准备去餐馆吃饭,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继续走了,心里想着他们俩还在公司干着呀,只是从东南城区道西南城区要花不少时间呀。

离开城区以后,建筑和人就少了起来,公路左边是大水塘,一望无际,还有人似乎是在捉鱼,有时行人为了让车也会走进水塘里,水塘的边沿并不深,大概只有二三十公分,我贴着水塘和公路的边缘飞行,我计划没有力气时落在公路上

Tags:

故意破坏公共设施罪

有天放学回家,经过大朱庄,发现路中间盖了一栋房子,我们打算从楼梯上去,再从后墙翻过去,从楼下看,路在二楼,东晓和东峰先上去了,我和安付勤还在一楼,上楼梯的时候感觉晃悠悠的似乎随时会塌掉,小安说俺们回去吧,换条路走,我说最近的路在大朱庄西面的王楼,那可要走很久的,所以我们继续往上爬,就在这时楼梯房子扭曲成麻花状,最后塌掉了,所幸楼板没有压伤我们,大家都行动无碍,东峰说咱们赶紧走吧,别人家看见了还以为咱们弄塌的,而且这看起来是政府的房产,所以我们都溜走了。

好景不长,我们四个都被抓了起来,罪名是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当然我们没钱请律师,所以指派了一名律师,原告方提出的任何指控,这辩护律师都无所作为,我一看这下完了,这些罪名如果宣判,那要坐多少年牢呀,我们穷学生也没钱赔偿呀。

Tags:

跌落山崖的梦

有天去爬山,我跟同伴走的是小路,下山的时候,有一段特别陡,同伴先滑了下去,我紧跟着,结果同伴掉进山沟里,一动不动,大概是死了,我也无法行动了,似乎腰椎骨折了,站不起来。

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一个护士说我要做手术,大概是要在腰部背面骨头上打个洞,把碎骨取出来,我想翻身下身却没有知觉,只能求助于护士,她帮我翻身,然后在我腰部打麻醉,过了一会儿,医生拿钻头可是工作,这时腰部传来剧痛,还好,我应该还有救,还有知觉,我可不想下辈子躺在床上呀,不过这真TMD疼呀。

这么多年来,我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可能是缺乏锻炼,或者是久坐,我的胸椎歪了,不能负重,上次回老家,背了儿子和女儿,结果第二天无法弯腰,我并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可能休息好就行了。

这几天,我带装备去爬山,胸椎又开始隐隐作疼,我的身体果然不行了,久坐,跷二郎腿,躺在床上看手机,这些坏习惯要改改了,以后要加强背部肌肉训练了。

Tags:

彷徨求学路

我来到教室,又忘记自己的座位在哪里,于是我决定去问班上的女生,他们告诉我柳献伟跟你是同桌呀,我一看果然,柳献伟旁边空了一个位置,他在进门以后靠墙第三排,我觉得自己的座位不应该在这里,我讨厌学习,前五排是好学习学生的位置,尤其以女生居多,我到了座位旁,在抽屉里找数学书,从高一到高三的,我觉得自己的数学需要拯救一下,其他科目还说的过去,这时历史老师进来了,我只能先坐下;然后他开始分析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然而他列出来的几条原因我觉得太过于牵强,老师也不过是这样,这要是考试肯定得分不高。

下一节课是数学,是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答案有60,600,6000,同学们都计算出来是6000,老师讲了这道题题干里说了要忽略6的10次幂以上,所以是六百,我觉得老师讲的太好了,最重要的是看清题干的答题要求。

后来晚自习的时候,我准备搬东西到后面几排坐,这时有个后排女同学请教我的前排孙认问题,她离开座位挨着我趴到孙认身上,我只能站在过道上不动,这过道很窄,这个同学就像小妹妹那样可爱,我只能跟她保持距离,结果挤到过道对面的女同学身上,不过她没有什么表示。

Tags:

漫长的回家路

有天村子旁边的潘河发大水,水面扩张了好几倍,很多农田都被冲毁,很多村民都来看这难得一见的一幕,我也去看热闹,却遇见我的同学,他腰里夹了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看到我他说这笔记本坏了,他要拿去修,他没有提要我修修看,我想他这笔记本也用好多年了也该换了,他赚那么多钱却舍不得买笔记本,哎。

Tags:

逃学

有天我去上学,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才去学校,老师讲的课我完全听不懂,她还布置了作业,说是下课交,我对着作业本发呆,很快下课了,有同学来收作业,东峰说找本作业抄抄就行了,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抄作业。

下课后,我照例出去玩,快上课的时候才会教室,我走的是右边通道,然而这里的通道很窄,中间的几个女生桌子凸出来,占用了通道,我对他们说瞧我这身板,这是没法过去了,他们笑了笑,我回到讲台,打算走左边的通道,这是我看到我们的班花靠着墙坐在门口,穿的非常暴露,乳房白的晃眼,隐约能看见粉红的乳晕,学生穿成这样老师也不管,这是什么情况,我经过的时候班花站了起来,往看窗外张望,不知道看什么,我趁机摸了她的屁股,软软的,弹弹的,手感很好。

等我回到座位,发现已经有人了,东峰已经不见了,我又找不到自己的座位了,后来我想起自己已经毕业了,干嘛还要回来上学,所以我走出教室,准备离开学校,我看到门口保安室没人,已经有学生从大门翻了出去,只是我觉得需要小心门上的倒刺,如果被扎到,那滋味一定不好受,我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飞翔;想到这里我就开始跑步助飞,很快我就起飞了,只是不敢飞太高,因为学校中线有架空电线,我计划飞到食堂门口,再折返提升高度,然后直接飞跃大门,这时我看到班主任推着自行车过来了,我连忙悬停,班主任看见门卫不在就回去了,我连忙提升高度飞往大门。

Tags:

撞邪

有天我和同伴在野外玩,大家看着天上的缓缓流动星星和白云,突然有人提议数星星,我们数呀数,不一会儿星星就走远了,又要重新数,所以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楚有多少颗星星,但是其中一个女孩子最厉害,她说有38颗星星,每一颗在什么位置都说的清清楚楚,我们大为惊奇佩服,我也不甘示弱,绞尽脑汁想办法,后来我发现自己可以在天空画一个圈,然后这些星星就静止了,我一颗颗数起来,说天上有48颗星,大家都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隐约我觉得似乎少数了,所以突发奇想能不能把星星拉过来,因为有些星星比较暗淡,而我又是近视眼加散光,看不清楚,所以我随手一拉,星星就出现在头顶了,我在一个个数起来并更正星星的数目为51,我洋洋得意自己有了超能力。

后来叔叔告诉我,他想制定一个规则,那就是不能结婚,我大为诧异,为什么不能结婚呢,后来他解释到除非做到管理层,否则不能结婚,我看了看旁边的朋友东晓,他按照规定是不能结婚的,觉得这太不合理了,应该人人平等,不应该有特权的存在,所以我决定离开了。

Tags:

鬼路

有天,某国国母来看望某高官遗孀,国母说主席甚是想念他的亲密战友,想让她来代为祭奠,遗孀说她也很久没去看了,于是她们就结伴来到西郊某公园,当时天色已黑,两个人沿着公园小路小心翼翼的前进,这时公园里来了一个下人引路,小路上的石板不翼而飞,漏出下面的水沟,这下人就找来石板铺路,就这样到了某个亭子,而石板已经没有了,这下人就去远处找石板,遗孀和国母在亭子前停了下来,突然国母发现地上有张画像,正是主席亲密战友逝世前的遗照,而遗孀也发现另一张遗照,是她丈夫结婚前的遗照,一个年轻帅气,一个暮气苍苍,遗孀百感交集,触景伤情,悲痛不已,她说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两张照片了。

后来她喊了喊下人却无人回应,来时的路上却出现了一个蓝色混沌的光团,若隐若现,这两个女人大惊,急忙离开亭子,这时发现石板又不见了,中间还是水沟,两个人大惊失色,往来路飞奔,她们不敢走小路,而是一只脚走在小路上,一只脚走在草丛里,因为担心这小路是幻觉,所以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走到后面小路上人越来越多,但是所有人都是默默赶路一言不发,国母甚至看见一个朋友迎面而过,然而那人却没有认出她来,感觉太诡异了,也许她们走的不是人路而是鬼路。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