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gay

有天我回宿舍睡觉,睡到半夜似乎隐约听见女人的喘息声,开始我还以为做梦,仔细一听就在这宿舍里,这谁这么大胆,带女朋友来宿舍了,所以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了,似乎那声音夺人心魄,让人意乱神迷。

后来我翻身无意中碰到一个同学,发现他也支了帐篷,我擦,我猜想这好多人都没睡着呀,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来抱我,我也不清楚是做梦还是真的,他的肌肤摸起来不像男的,而且他下面有洞,我就跟他玩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泄气了,我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不行了。

第二天一起床,发现跟我睡的是隔壁小方,我变成gay了,我可不喜欢男人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走了后门,真是恶汗呀,不过难怪很多人喜欢走后门,因为比较紧比较有感觉

Tags:

学校变革

有天去上课,到教室一看课桌不见了,只剩下板凳,黑板也换成液晶屏了,占据了整面墙壁,每个学生都有预留位置,老师可以当堂布置作业;听他们说学校要改革了,这样老师可以教更多的学生,强迫学生课前预习,要不然上课肯定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而且还要认真听课,三心二意的后果很严重,我总觉得这不科学呀。

果然,不久以后我再回教室,课桌又回来了,我找自己的板凳没找到,李永欣说我的座位在中间,我过去一看,正卡在副班长段宛如和张鹏洋中间,他们都是班干部,而我只是学生,我不想跟段宛如和一大帮女生坐在一起,我又不喜欢学习,而且对学生会也没啥兴趣呀。

难道是因为最近看了《太空堡垒》,《斯大林之死》和《26个特殊劫匪》的原因,我对所谓的改革和政治缺乏兴趣,改革距离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遥远,正应了那句古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觉得自己是改良派,而不是改革派。

Tags:

固执的人

有天老妈正在厨房烙油馍,我去看的时候发现可能火太大,下面都烧焦了,老妈像是没看见,又过了一会儿,有传言说外星人入侵了,让所有人躲在房间的阴暗角落,不要开灯不要大声说话,老爸和老弟坐在西屋里,我和老妈坐在东屋床上,不久我看到一架无人机从东往西飞去,像是政府的,又过了一会儿外面射来灯光,却看不到任何东西,我觉得这十有八九是外星人高科技,灯光照到老爸和老弟,他们已经睡着了,我回头看老妈也睡着了,我决定出门看看,当我走到村委会的时候,发现爷爷和村民正在挖地下工事,这工事就在村委前面的广场上,工事里阴暗潮湿似乎还有灯光,我回家叫醒老妈说爷爷在村里挖工事,这不是很危险吗,要是被外星人发现了怎么办,要不要叫他回来,老妈说他几个儿子女儿都不管他,你瞎操啥心,我说可是...,最后老妈还是起床去看了,我知道老妈就是这样的人,嘴上不关心实际上并不是那样,可能我们家族遗传就是这样,所以无形中产生了很多矛盾。

Tags:

淘气小朋友

有天我正准备睡觉,小魏问我二维码接口返回一个列表吗,我说这不合理呀,小黄说可以,我保持沉默,打算睡觉,这时有个小孩子爬了过来,骑在我身上,我让他下去,他却拒绝了,我把他从我身上抱了下去,他大叫说,你的指甲刮到我了,说着撩起衣服给我看,他的肚皮上有一道微微发红的痕迹,我很奇怪我的指甲一直很短的,怎么会刮到人,我低头看指甲,果然指甲开裂了,上面有倒刺。

我还是始终对小黄不满,也许我们气场不对,我总觉得他太年轻太过自信甚至自负,总以为自己很厉害似乎无懈可击,而且我总觉得他把需求弄的太复杂啰嗦,很担心这样的APP无人会用,无人愿意用,我只能提出自己的建议,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Tags:

高光时刻

有个武林高手带着红颜来到一座寺庙,很多人都来烧香拜佛,他们却只是参观宝刹,这时有个老和尚喃喃自语说有些人未必心中有佛,有些人未必心中没佛,红颜对高手说,这老和尚有点意思,高手默然不应。

出了寺庙以后,高手想去游览东边的大湖,欲施展轻功,却提不起气,而且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他对红颜说我们遭人暗算了,红颜问那怎么办,高手说我们不能继续往东了,那边人烟稀少,我打算去北面的市集,想来他们不会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Tags:

加班狂人

有天我去公司上班,突然发现王宝勤也在,他是前公司的DBA,现在似乎变成了公司的小头目,他前面的工位是一个公司大佬,王宝勤整天盯着大佬的电脑看,估计学了不少东西,没准也知道大佬不少秘密,我犹豫要不要跟他打招呼,我现在有点尴尬,还是个程序员,后来大佬走了,王宝勤说他做的也不怎么样嘛,我突然感觉大佬危险了,没准王随时可以顶掉他,不过我还是想找王聊聊,所以下班以后没有离开,可是别的组都走光了,王的小组都在加班,实在是太晚了,我不想等了,难怪王很能吃的开,那个老板不喜欢看到敬业的员工呀。

我开始下楼梯,左右都有楼梯,我选择了右边,我坐在护栏上往下滑,又惊险又刺激,很快到了大街上,然后开始在人们头顶飞行,我们公司在西北城区,我家在城区西南,哪知道在西南城区遇到另一家公司的同事孙建军和练剑锋,他们正准备去餐馆吃饭,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继续走了,心里想着他们俩还在公司干着呀,只是从东南城区道西南城区要花不少时间呀。

离开城区以后,建筑和人就少了起来,公路左边是大水塘,一望无际,还有人似乎是在捉鱼,有时行人为了让车也会走进水塘里,水塘的边沿并不深,大概只有二三十公分,我贴着水塘和公路的边缘飞行,我计划没有力气时落在公路上

Tags:

故意破坏公共设施罪

有天放学回家,经过大朱庄,发现路中间盖了一栋房子,我们打算从楼梯上去,再从后墙翻过去,从楼下看,路在二楼,东晓和东峰先上去了,我和安付勤还在一楼,上楼梯的时候感觉晃悠悠的似乎随时会塌掉,小安说俺们回去吧,换条路走,我说最近的路在大朱庄西面的王楼,那可要走很久的,所以我们继续往上爬,就在这时楼梯房子扭曲成麻花状,最后塌掉了,所幸楼板没有压伤我们,大家都行动无碍,东峰说咱们赶紧走吧,别人家看见了还以为咱们弄塌的,而且这看起来是政府的房产,所以我们都溜走了。

好景不长,我们四个都被抓了起来,罪名是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当然我们没钱请律师,所以指派了一名律师,原告方提出的任何指控,这辩护律师都无所作为,我一看这下完了,这些罪名如果宣判,那要坐多少年牢呀,我们穷学生也没钱赔偿呀。

Tags:

跌落山崖的梦

有天去爬山,我跟同伴走的是小路,下山的时候,有一段特别陡,同伴先滑了下去,我紧跟着,结果同伴掉进山沟里,一动不动,大概是死了,我也无法行动了,似乎腰椎骨折了,站不起来。

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一个护士说我要做手术,大概是要在腰部背面骨头上打个洞,把碎骨取出来,我想翻身下身却没有知觉,只能求助于护士,她帮我翻身,然后在我腰部打麻醉,过了一会儿,医生拿钻头可是工作,这时腰部传来剧痛,还好,我应该还有救,还有知觉,我可不想下辈子躺在床上呀,不过这真TMD疼呀。

这么多年来,我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可能是缺乏锻炼,或者是久坐,我的胸椎歪了,不能负重,上次回老家,背了儿子和女儿,结果第二天无法弯腰,我并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可能休息好就行了。

这几天,我带装备去爬山,胸椎又开始隐隐作疼,我的身体果然不行了,久坐,跷二郎腿,躺在床上看手机,这些坏习惯要改改了,以后要加强背部肌肉训练了。

Tags:

彷徨求学路

我来到教室,又忘记自己的座位在哪里,于是我决定去问班上的女生,他们告诉我柳献伟跟你是同桌呀,我一看果然,柳献伟旁边空了一个位置,他在进门以后靠墙第三排,我觉得自己的座位不应该在这里,我讨厌学习,前五排是好学习学生的位置,尤其以女生居多,我到了座位旁,在抽屉里找数学书,从高一到高三的,我觉得自己的数学需要拯救一下,其他科目还说的过去,这时历史老师进来了,我只能先坐下;然后他开始分析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然而他列出来的几条原因我觉得太过于牵强,老师也不过是这样,这要是考试肯定得分不高。

下一节课是数学,是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答案有60,600,6000,同学们都计算出来是6000,老师讲了这道题题干里说了要忽略6的10次幂以上,所以是六百,我觉得老师讲的太好了,最重要的是看清题干的答题要求。

后来晚自习的时候,我准备搬东西到后面几排坐,这时有个后排女同学请教我的前排孙认问题,她离开座位挨着我趴到孙认身上,我只能站在过道上不动,这过道很窄,这个同学就像小妹妹那样可爱,我只能跟她保持距离,结果挤到过道对面的女同学身上,不过她没有什么表示。

Tags:

漫长的回家路

有天村子旁边的潘河发大水,水面扩张了好几倍,很多农田都被冲毁,很多村民都来看这难得一见的一幕,我也去看热闹,却遇见我的同学,他腰里夹了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看到我他说这笔记本坏了,他要拿去修,他没有提要我修修看,我想他这笔记本也用好多年了也该换了,他赚那么多钱却舍不得买笔记本,哎。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