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场困惑

有天,我在村头的小卖部后面玩,老妈正在和后院的奶奶聊天,这是我看到河沟里有2个5毛钱,不知道奶奶看到了吗,我希望他没有看到,这样我就能下去捡回来,后来奶奶走来,我准备去捡了,东晓和小克以及小克的姐姐来了,小克的姐姐开了公司,我跟东晓还有一个同村的人是他的员工,然后大家开始汇报工作,完了以后,同村的人亲了亲小克姐姐的脸颊,我颇为惊奇,后来东晓也亲了,我还再踌躇,因为小克虽然跟我同龄,但却是爷爷辈的,我不好意思亲他姐姐,后来小克的姐姐回家了,我对小克说你很快就是CEO了,他尴尬的笑了笑,大概觉得自己承担不起吧。

后来东晓跟我说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想要有所发展,就必须要懂,我感觉自己一窍不通,到哪家公司似乎都混得不好,就诚心向他请教,他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我很迷惑,这句话可以有很多解释,我说你是觉得要靠跟同事打成一片形成利益共同体吗,这样领导就怕了,还是说不是核心人物,永远没有出头机会,不要白费功夫了,因为中国的企业大多数是家族企业,东晓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觉得这太高深了,我听不懂,琢磨不透,我觉得工作就是工作,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同事就是同事,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毕竟利益是相冲突的,特别是在讲究绩效的公司,可是现实是职场是复杂的,也要站队,勾心斗角,阿谀奉承,我本心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也不能称为这样的人,好难呀,

Tags:

跟老婆一起走亲戚的梦

有天我跟老婆去西乡走亲戚,回家的时候经过一条小水沟,河水非常清澈,出水口是一个跨越公路的涵洞,水流很急,很适合弄一个渔网,在这里抓鱼,我索性下去看看,只见出水口大概有一米宽,洞口还有很多碎石和几块大石头,缺口宽处大概半米,窄的地方大概20公分,我心想有个塑料袋也好,往这里一放,第二天肯定能抓到鱼,不过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一条鱼,所以我打算上去,老婆被石头绊了一跤,坐到我怀里,我顿时心猿意马,不过这可不是地方呀,所以我们起来继续走。

突然我看到一列客运火车经过,哇,山沟沟啥时候通火车了,真是不可思议,又过了一会儿,一列货运火车经过,很多车厢都是敞篷车,敞篷车上坐着三三两两的人,看起来像是押运机器设备的,其中一节车厢还有儿童,一个妇女带着他,不远处的角落里搭了一个棚,大概是他们睡觉的地方,很快火车停在采石场旁边,火车上的人都下车了,我有点奇怪,我不记得这个地方有车站,可是这些人也不像是工人,都没有穿制服,那他们到底是工人还是乘客,我带着疑问继续往前,看到的是坟场,直觉告诉我这里风水不好,因为坟场中间是一潭死水,周围非常荒芜,没有树木花草,葬在这里多半不是好事,因为这附近的地名都跟死有关,具体什么名不记得,反正都不吉利。

Tags:

我的不靠谱老板

有天公司计算绩效,新来的同事没有加班,老板很不满意,同学打开考勤记录看了一下,这同事并不是不加班,只是加班时间不够,比其他同事少一半,老板觉得这必须扣绩效了,同学提醒老板不要把人挤走了,说人家又没有少干活,老板没有回应,显然并不满意,同学说这活不好干呀,落得员工埋怨,老板不满,两头不讨好,有你在还好,我现在很难做哝,我说你看老板这样,我能呆的下去,我肯定第一个跳起来怼他,我心想还没走到这一步,也是庆幸,我不想把局面好搞得那么僵,不管在什么公司,不管是谁,我感觉自己没办法对别人凶,我总想留点情面,留条后路,得饶人处且饶人。

Tags:

赶不上火车的梦

有天去搭火车,火车到的时候才发现是平板车,没有座位,人们都是或坐或蹲,我觉得这太奇怪了,不过上车的人争先恐后的抢位置,我也不甘示弱上了车,很快就开车了,中途还交汇一列火车,乘客也是像我们一样坐在火车上,后来火车开始拐弯,而这弯道很大,我跟几个乘客掉了下来,而火车继续往前开走了,可能司机没发现有人掉下火车,我们就沿着铁轨往前走,希望走到车站,不过这个地方杂草丛生,铁轨弯弯曲曲,很快就迷路了,我们来到一条小湖旁边,水流很大很急,哗哗作响,就在这时,湖对面来了一辆火车,很多人跳过溪流,跳到湖中央的大石上,再纵身一跳就到了湖对岸,我看了五六米深的河沟,还有河沟里参差不齐的大石头,暗暗发愁,我感觉自己没办法跳过去,但是火车可不等人,我还是冒险跳了过去,等我到了大石头上,发现距离湖对岸还有五六米宽,这绝对没有办法跳过去了,真不知道前面人怎么过去的,现在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和一个朋友,我衡量了一下背包重量和朋友的体重,觉得自己可以飞过去,我做梦的时候总是能够飞行,以前只是自己,现在总是背负着朋友,正好大石头也比较高,我还可以趁着下坠的时候加速,加速以后飞起来就可以了。

Tags:

入职新公司的梦

有天我换了工作进了新公司,和我一同进公司的还有一个主管,我们两个人面试的时候聊的很开心,而且很庆幸的是我们两个的工位也是相邻的,所以我俩经常一起下班,这公司并不加班,下班就回家非常好。

后来公司又进来一位新同事,也是一个小头目,我又跑去跟他聊天,到了下班的时候,他问你们怎么都不走,招聘的时候不是说不加班吗,我也奇怪我们不加班的,怎么下班了是没有人动,全都一个个坐的端端正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我准备回自己的工位了,但是地上不知道谁扔了很多纸巾,还是湿湿的,我就一个个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等我回到我的工位发现已经有人了,我问旁边的同事,他也很疑惑说你不是去了隔壁项目组吗,这,我一时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嘲笑,我只是聊天呀,没人通知我去另一个项目组呀。

昨天老板说加加班,往前赶赶就可以了,没说一定要我完成,可是年前我加了一个月的班,每天回家脑袋空空的就像行尸走肉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而且按照目前的进度似乎还要加班2-3个月,我就准备退出了,我总觉得试用期加班正常,现在常态化了我就很难接受,我最讨厌谈理想画饼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跟老板讲

Tags:

同事和女网红的故事

有天我上抖音,突然发现同事小黄录的短视频,就是他说的女网红,是他小时候的朋友,他跟这网红还有一段情,视频里网红还不是网红,只是一个青涩小女生,邀请小黄去她家,网红化了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和妈妈一起招待小黄,后来妈妈去做饭,这女生直接坐到小黄大腿上,和小黄谈笑嫣然,其乐融融,我觉得小黄果然走了狗屎运,长得不算出众,胜在比较阳光自信,这类型也有女生喜欢,大概小黄比较会聊天,跟我完全是相反的类型,起初我以为他吹牛,现在看来他这个类型很招女孩子喜欢,怪不得他桃花运不断。

我登录抖音,发现自己也注册了,而且主页都是复制小黄的视频,而且已经公开了,我急忙点击删除,我虽然也想玩玩抖音,可是我不想做视频只想做语音,在我内心,抛头露面总归不是好事,我不想把自己的生活暴漏在大众面前,更别说我对自己的长相并不自信。

再后来,老板请我们吃饭,打的去的,我跟小黄走在后面,然而我上车之后,司机就开车了,我连忙叫司机停车,可是师傅不敢停车,只是放慢了车速,我打开后门让他上车,他似乎担心摔跤没有进来,后来他爬到车顶上,我就打开天窗让他进来,可是他卡在天窗上,上半身在车内,下半身还在外面,而且挣扎了很久也没有进来,最后我拉了一下,他才一头栽进来,我开始关天窗,没想到还有一个小包,我以为关不上,哪知天窗把包都挤扁了。

Tags:

参观老弟新房子的梦

有天我回了老家,老妈带我去看新房子,原来他们买了邻居的宅基地,在路边盖了一栋四层中式小楼,房子造型不同于同村的建筑,屋顶是传统的黑黑色瓦片,外墙和内墙都没有粉刷,我跟老妈一起进门看,我想这大概是给老弟盖的,我说出5w来装修,老弟上学我还没给过钱,结婚是人生大事,老爸老妈该四层楼也要不少钱,后来我们来到楼梯间,感觉房子的层高超过一般农村房子很多,看起来非常的空旷,觉得老爸终于舍得花钱了,而且似乎时髦了很多,农村盖房子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千遍一律,没有特色,可能农村的山寨建筑队就是这水平了,不过我摸了一下墙,墙似乎像是窗帘一样摆动起来,这让我大为诧异,即使刚建成也不应该是这样,而老妈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我的手不敢离开墙面,因为我怕房子塌掉

Tags:

无厘头老爸

有天老爸送我去搭火车,老爸去了舅舅家,所以我觉得他会在刘其凤村等我,而不可能在大朱庄,所以我从家里经大朱庄走路去刘其凤庄,到了刘其凤庄,果然遇到骑自行车的老爸,他载上我去县城,路上他突然问为什么我一周花100元,别人都是4周花100,可是我以为老爸只是随便问问,可是看他这严肃的表情,表明他是认真的,可是我该怎么跟他说,我没有乱花钱,这可让我为难了。

这个梦似乎是一个预知梦,就在今天老板说10天能不能开发完成两个APP,而本来预计花费时间是每个一个月,这真让人无语,后来他又改口2周,我没有回复,我甚至跟老婆说这工作没法做,不想做了,他之前说开发了两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产品,现在要求三个月完工,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又希望2周完工,算起来总的开发时间只有三个月,而APP从一个增加到四个,实际开发只有一个后端一个前端,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产品经理 ,我觉得这工作没法做了

Tags:

拯救遇险堂弟的梦

有天我回了老家,隐约发现路边有个袋子,我总觉得里面可能有钱,想去捡,可是不想让同村的人看见我捡垃圾,就回家了。

后来我去了爷爷家的麦场,堂弟乐乐说场边的坑里有个袋子,我一看就是昨天的袋子,可能被风吹来这里了,打开一看是一大圈钱,感觉可能有好几万,我今天太感谢堂弟了,我准备分一些给堂弟,我们俩从麦场回家,经过公路旁边的时候,发现一同村的妇女正蹲在低头吃鸡蛋,堂弟要下去看,这地跟公路大概有一米多的落差,堂弟感觉不高直接跳了下去,我也觉得没有危险,可是等他想上来的的时候却发现公路太高了,后来他发现斜坡上长了一颗酸枣树,就拽着酸枣树爬到酸枣树上,只是这酸枣树太小了,酸枣树绕着堂弟打转,很快把他包成了粽子,我想着下坏了,堂弟可是婶婶唯一的儿子,可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急忙跳下去,扯掉酸枣树枝,看到一个土人,我急忙抹掉嘴巴和鼻子上的泥土,给他做人工呼吸,可是忙活了很久,堂弟还是没有呼吸和心跳,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婶婶的声音,这可怎么办,堂弟似乎死了。

婶婶似乎得了癌症,而我这堂弟20多了还没结婚,也没出去打工,一直在家里,我们都很为他担心,在我内心深处我很想帮助他,我们算是一窝子的,所以我愿意分钱给他,他遇难,我也愿意救他。

Tags:

无能师傅菜徒弟

有天新兵训练,师傅让学员两两对练,其中一个人拿长枪,另外一个人拿了一个造型像是拆开三插插座奇特的武器,武器的顶端涂有颜料,根据对战双方身上颜料多少定输赢,可是这古怪武器上的颜料很快被长枪连同底座戳的粉碎,没有了威慑力,这时点将台来了一群女兵,她们用手枪抵住护卫,用小刀给他们手掌放血,很快护卫都跑走了,有个男军官带女兵冲上点将台,指挥女兵继续放血,师傅没有说话,学员们也就没有反抗,不过师傅的几个弟子大为不满,他们把这男军官的肩章烧了,很快肩章冒起拳头大的火焰,几个女兵连忙帮军官扑灭火焰,这军官十分生气,他拔出手枪,女兵集合把他包在中间,新兵们如鸟兽散,师傅的几个弟子拥护着师傅躲在墙角,我想坏了,人家可是有枪的,我们不应该挤在一起,不过我犹豫了片刻也跑向师傅,这是军官阴测测的笑起来,对着我开枪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打我,我没有烧他呀,而且我也不是师傅亲传弟子,这真是太冤了,简直就是无妄之灾,早知道应该提议跟他们硬碰硬,我们人可比他们多,都是师傅软弱,一味委曲求全导致的恶果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