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逃学的梦

有天我回到高中,却发现教室里坐满了人,没有空位,所以只能站着,老师说要把语文数学的自习课改为英语,因为我们的英语这么差,让他的老脸挂不住了,只是别的老师怎么会愿意呢,果然新来的老师不太行,不如原来的老师教的好,他不改进教学方法而是给我们加压增加学习时间,这样的课真无聊,下课后我回宿舍洗涮却找不到自己的毛巾,似乎水龙头旁边的一个像是我的,我擦了手准备逃课出校门,但是不想被老师发现,我就贴着墙角走而不是走从校门口直通教室的大路,墙角有些是老师的菜地,菜地旁边的土路上长满深深的野草,快到门口的时候我看见表姨正在仪器室门口忙些什么,我也不想被表姨发现逃课,不过她始终没有回头看,我很顺利的出了校门,高兴的我飞了起来,飞往集市,突然看到路边的树似乎是花椒树,我就转回来飞到树梢看是不是花椒,却发现是一种不知名的野果,不像花椒是簇状的果实而是单果,我停留了一会儿,就有很多蚊子来叮我,挥之不去烦死人了,我就转头继续飞,飞到鱼塘上看到一条绳子系了一个破席,里面似乎包着什么东西,我很好一于是就落在绳子旁边,拉了一下绳子,看到席子下面是一个死人,他泡在水中的脚完全腐烂了,只剩下白骨,看起来是那么的吓人,我赶紧离开,我不想跟死人扯上关系,更不想报警惹麻烦;再往前发现道路已经被洪水冲垮了,水里还有两头黑猪和一头白猪飘过,看起来像是被淹死了,而洪水还在很快的上涨,我连忙飞起来,可是洪水涨的这么快,逼得我拼

Tags:

跟同学回许昌学院的梦

有天我跟张鹏洋和李广坐2路公交车准备回学校,到了学校门口我想起要下车,马上叫他们下车,大概他们把新校区和老校区弄错了,我们上学的时候在老校区,因为刚下过雨,操场还是湿的,有些地方还有点滑,而且还有不知名人士的大便,看起来很恶心,我赶紧快步走,追上他们两个,我说要是以前在许昌买房就好了,上学的时候房价才3000多,张鹏洋说,现在买也不贵呀,我说现在肯定不止这个价了,你出手比较早,赚到了,张说,在你们家买房也可以了,20W应该够了,我说现在也要30多W了,许昌这地方交通方便,环境也好,当初应该留在许昌发展了;其实在许昌,张鹏洋一家对我照顾颇多,我一直觉得很抱歉却无以报答,说起这个张似乎有些不高兴,他说你都不跟我联系,我单位也有电话,你单位也有,上班的时候偷偷打个电话也没关系,我觉得张大概把内地的工作环境和深圳混为一谈了,我说我们上班不能打电话的,老板看见不高兴的,而且我这人情商有点低,不会聊天,张不置可否没有回答,我也觉得自己心虚,说这话的底气不足,我又不是二十四小时工作,下班总可以打电话,我也许真的不会聊天,特别是距离这么远,更没有共同话题。

Tags:

遭遇妖风和狐狸精的梦

有天我跟同伴在外面玩,突然东边刮起黑色的狂风,遮天蔽日的往西边来,我们都觉得很不正常,于是就躲在路边的土沟里,狂风夹杂着各种枯枝碎叶打在身上像是针扎一样,不过却吹不走我们,正当我正庆幸的时候,又一阵狂风吹来,把我们吹上了天。

很久以后在北面落了下来,我扛着行李往家乡的方向走,可是天已经黑了,我又累又饿,这时看到几间茅草屋,房前还晒了一些被子床单之类,我就停在空地上休息,不久出来一个老汉,他质问我干什么,是不是想偷东西,我说你看呢,我这扛了这么多行李,还缺你这被子床单吗,我只是太累了在这里休息一下,老汉问我哪里的,我说了我们村的名字,他说那还有很远呀,你家有车吗,我说没有,他说要不要今晚就在我家歇息,我们正好有几间空房,我大喜过望说太好了,老汉说饿不饿要不要给你弄点吃的,我看夜已经深了,就拒绝了说,能够有地方睡就感激不尽了,天色这么晚了,不麻烦了,老汉喊他女儿帮我搬行李,我连忙说不用了,就扛着行李走近茅草屋,往屋内一瞥,是女人的房间,我在门口止住脚步,疑惑的问这是谁的房间,老汉的女儿不说话只是对着我媚笑并想推我进房,我扒住土墙,心想这是遇上鬼了,于是我就在墙上画十字照那老汉的女儿,然而她并不怕,我心想也许是狐狸精,狐狸精怕什么,我绞尽脑汁思索,很快我想起来是狼,于是我开始学狼叫,只是我的声音怎么都不像狼而像公鸡,可是狐狸精不怕天亮呀。

Tags:

前公司邀请我去参观的梦

有天同学邀请我去公司参观,我答应了,正赶上例会,同学说李伟这些功能进度太慢了,要抓紧点,赶赶进度,李伟说功能比较复杂,代码比较乱,怎么快的起来,同学说那语法总是你做的吧,李伟不屑的笑了笑说,那都好久以前开发的功能了,现在改需要先熟悉程序,同学没话说了,我心想即使我这害群之马离开了,公司还是老样子,真不知同学为什么要我来参观,证明我预感正确,老板不懂管理吗。

虽然我已经离开公司,心里免不了还是想了解公司现在怎么样了,前几天我想用自己账号登陆后台看看,没准面试的时候还可以向别人展示在公司开发的功能,却发现管理账号已经停用了,也是谁敢放任我登录管理后台呢,要是我故意删除一些数据怎么办;其实我也想了解开发进度,我是觉得自己搞不定那些乱乱的程序,我觉得李伟有很大机率也不会看,没准老板还给他涨了工资,只是再怎么涨工资也无法解决开发风格,到最后还是谁也不想看,因为同一个程序,每个人都上去改几下,过个一年半载,每个人都看不懂,如果李伟扛不住也离开了,那我觉得公司基本也完了,继续看吧,一个绞尽脑汁剥削员工的公司能走多远。

Tags:

去看明星演唱会的梦

有一天,我听说某明星开演唱会,就打算去看,来到会场附近,果然人声鼎沸,气氛火爆,更火爆的是这女明星这边拿着话筒投入的唱歌,旁边还有女助手帮她按摩乳房,或是女粉丝揉搓她的乳房,只见她的乳房在变换成各种形状,只是在公众场合这样显得火辣无比,其他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后来我也坐地上听她唱歌,只是发觉屁股凉凉的,用手一摸,原来我是裸体,只穿了一双拖鞋,只是台下灯光很暗,没有人发现,我觉得这样不好,就打算回家找衣服,可是我如果站起来,别人不就发现了,我突然想到自己会隐身法,于是掐个手诀,站起来,果然周围的人没有发现,只是这像皇帝的新装一样,自己看的清清楚楚。

出了会场以后,我就想悄悄回家看看,于是我就飞到我家上空,看到老爸老妈在院子里干活,他们老迈的身影是那么心酸难过,这时院子里的椿树上拴了一头白色小猪,它看见我就来追我,我不想被老爸老妈发现,就跟它围着椿树转圈圈,最后小猪不见了,只剩下我围着椿树转,而绑猪的绳子就绑在我的腰间,绳子卡到一个木头橛上,绳子越来越短,我不得不停了下来。

Tags:

同事变丧尸的梦

有天,我正在工作,老板召集高管们去开会,突然有人喊道快跑呀,丧尸吃人了,我连忙出门看,只见同事面色发黑,见人就咬,正常人被咬以后也立即变成丧尸,很快很多同事都被咬了,剩下的有的藏在桌子下,有的藏在厕所,有的藏在茶水间,有的跑去按电梯,我觉得藏在公司肯定不安全,缺衣少食,最终不免变为丧尸,这个时候乘电梯也不可行,如果电梯没来,免不了落入丧尸之口,于是我跑去楼梯,顺楼梯而下,刚到一楼,就发现飞机也掉了下来,斜斜的冲了下来,我奋力冲向地下通道,我觉得如果飞机坠毁,留在地面上最不安全,我刚进入地下通道,飞机就落了下来,把很多人都挤成肉泥,撞毁了地下通道入口,我到死也不明白怎么变成这样。

Tags:

永岛请家人去玩的梦

有一天,永岛约我去玩,他说这么久了还没有请我家人去玩,我觉得他记性真是好,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件事,他说他住在福海区,我一直没弄明白福海在哪里,反正肯定不在深圳,我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他解释说最近他搬去福州了,他怕我不明白还在黑板上画了一个长方形,在西北角点了几个点说,我就住在那个地方,那里房租很便宜,他说福州我就知道了,可是这里距离深圳不是一般远,那如果他要去香港拜访客户岂不是很麻烦,这样交通成本就增加了很多,突然我想算下如果当初没有离开,还在他那里干,现在能有多少钱,算了一下好像没有差太多,加上年终奖金比现在公司还多,就后悔听同学的话离开了,突然我想问他现在他那里还缺人吗,只是酝酿了好久也说不出口,我当初走的那么坚决,应该给他造成不小的麻烦,现在怎么有脸提起回去的事,虽然他多半不会拒绝。

Tags:

老板找人盖房子的梦

有天有个老板说请人干活,见者有份,每个人30元,他要盖房子,现在需要把旧房子拆了,于是很多人一起推着装满工具的架子车出发了,这么多人,其实真正出力的没几个,反正不用出力有钱拿谁不乐意呀,大家就装装样子假装推车,老板看了也没说什么,后来开始上坡,车子的一边陷入泥坑中大家才开始用力,然而我站在泥坑里无处借力,根本使不上劲,索性继续装样子,后来车去上了坡,驶向烟站,有人去敲门,我心里很吃惊,这老板是外地人,他家不可能在烟站,烟站是公家的,这老板是想拆公家的房子,这30块钱可不好赚,我开始打了退堂鼓,准备趁机溜走,钱也不要了,于是我往东走去,老板看见了追了过来,我跑进来树林,老板看我进了树林就不追了,我觉得很诧异,不久我就发现这树林很怪异,如果我想出去,临近的大树上就会长出树枝当我的路,我也不能去河里喝水,这些树似乎有魔法,要把我困在这里,我觉得太坑爹了,难道是老板给我设了个套,虽然我很想喝水,但是只能吃树叶,然而被树上的刺扎到,低头一看是枣树,我小心翼翼的吃树叶,不过味道可不怎么好吃,涩涩的,硬硬的,这可坑死人了,我才脱离火坑,这又入虎穴,这也太倒霉了。

Tags:

同学帮我找工作的梦

有天我找不到工作,张鹏洋帮忙找了一个,去工厂做普工,我进去以后先学习产品手册,需要搞明白尺寸,大概是生产螺丝的工厂,不过产品手册有上百页,都是英文的,好在上过大学,学过英语,倒也差不多看的明白,只是要我一天之内看完,似乎太累了,后来我就睡着了,不过很快就醒了,急忙看主管在不在,第一天上班就打瞌睡可不好,只是这蓝色的服装怎么看都觉得讨厌。

后来有人电脑坏了,我就帮忙去修,还没修好,张鹏洋就来了,他看见我不在工位而是帮别人修电脑很生气,上去把电脑电源,键盘鼠标都拔了,我觉得这样更容易弄坏电脑,就去拦他,但是他力气很大,我的挣扎是徒劳的,不过我可不服气,我觉得帮助别人也是工作,大概张鹏洋觉得我多管闲事了。

后来下班了,张鹏洋带我去吃饭,这时他又变得很亲切,似乎在工厂里的不是他,我觉得他很会做人,我怎么也学不来,他告诉我这老板有点扣,过年之前应该不会涨工资,还要经常加班,我说这种老板我见过一个,在公司我会好好做,感谢他的帮忙,其实我已经萌生了去意,但是如果当他的面说,似乎不合时宜,毕竟他是帮我,我欠了他人情,没准他也欠了别人人情,总要好好干一段时间,找个机会再离开。

Tags:

大街上认错人的梦

有天在街上看到一高个美女,像是以前工厂网管的女朋友,我笑着打招呼,她却不理我,走近一看发现认错人了,她说不认识我,我说我认错人了,你皮肤这么白这么好看,个子又高,认识个美女也不错,她笑了笑说她叫江雨,她笑的这么灿烂,这么好看,简直迷死人了,果然越是长得好,越是温柔可亲。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