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打架那知人家有枪,没办法只能落荒而逃

跟几个高中同学一起走在路上,路上有人问认不认识李广,就是学校里认识黑社会的,李广打了人,现在这个人应该是来找事的,我们一致同声说没有,走了一段时间后来到一个铁路隘口,我们担心那个人找人在前面堵我们,我就说大家走慢点像平常一样,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心虚,但是有两个人可能太害怕了,他们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视野里,我和贾晓东快到学校时也没看见那两个同学过来,他们先出发不可能还没到,我俩猜想他们可能被那人抓去了,于是准备回去找他们,走到一个院子旁边,隐约听见刚才那个人的声音,我们觉得那个人可能就藏在院子里,于是就摸黑进入那个院子,这是一个在建工地,地上散落着砖头沙堆之类,很多房间窗户都没装,我俩就一个个房间查找,都没发现,走近最后一个房间,我隐约觉得房间里有人,我说刚才角落里似乎有声音,贾说没听见,当我们走到房间中间时,听到砰的一声,似乎是枪响,但是没打中人,我俩慌了,怕被那人堵在房间里,而我们俩手上只有木棒,打他不过,贾朝门口跑去,我则跑向窗户,翻身越过窗户,正在这时,枪又响了,砖头都被打碎了,我很庆幸没打中我,也不知道贾怎么样了,直觉告诉我从门口出去很危险,因为距离那人所在的角落很近,最后在院子里遇到贾,他似乎没有事,我俩就商量去学校找人来,那个人不容易搞定

Tags:

关于初恋情人的梦

有一天,我正走在路上,突然接到她的电话,有点不解(和平分手),有点期待(毕竟是初恋),她问我过得好吗,我说还是老样子,她说怎么不联系她,我有点无语,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她说我们不合适),后来听说我应该联系她的,我更不知道怎么说,接着她说起她现在有个儿子是我的,她说想跟我结婚,我心想我都已经结婚了,女儿都出生了,有个儿子我爸妈肯定愿意,我只能附和说可以,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是不可能跟老婆离婚再去娶她的,要是能娶两个老婆就好了。(预知梦,前段时间真的有个女的突然找我,说她有了我的宝宝,我想这个可能性也太小了,跟她只有一次,因为她说她曾经为情自杀,我不能接受,所以果断分手,当时可能觉得她太脆弱了)

Tags:

无处可逃的梦

我和几个朋友在路上遇到一大群人,他们找事,我们看他们人多就忍了,后来他们分开了,大部分往南去了,小部分进了路边房子里,我们看南去的人走远了,就商量报复进了房子那部分人,我们仗着人多把他们堵在房子里打了一顿后往东走了,走着走着感觉不对,好像隐约听见后面有人追来,我说,有人追来,大家赶紧跑,我们躲进一个院子,其他人翻墙走了,我正要翻墙,有只猫跑过来,冲我一直叫,似乎要我带他走,我感觉他很像一个人熟悉的人,犹豫一下就把他抱在怀里,翻墙跑了,跟其他人会合后,大家觉得附近不安全,要跑的远远的,我们就一直往东走,来到很偏很偏的地方,大概靠近边境吧,我们就停留并生活在那里,我们中有个人还做了老大,大家包括本地人都很敬重他,有一天以前那伙人来找场子,老大说我们不能再逃了,但是也不想跟他们回去,要按照本地人的习俗来解决问题,外地人来到这里也不能为所欲为,那伙人看处境不妙只能暂时撤退了,他们中有人出了歪点子,要抓一个我们的人反诬老大,其中一个人找到我,说要跟我到外面谈谈,他说这里人多,不方便,就催促我往西边走,走了很远,我感觉不对就开始往回跑,那人就追我没追上,还有一个人再半路里堵我,也没堵住。他们还不死心,找了另外一个人,这人以前是他们那里一个小头目,他们抓了这人以后,威逼利诱,这人一直没有屈服,但是我感觉总有一天他会屈服,我就回去通知大家,那伙人可能要来找事。

Tags:

关于女明星的梦

花花是无线电视的一个演员,青春貌美,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颁奖仪式上,她是其中一个嘉宾,网上流传着颁奖仪式她的自拍照,我在一个网站上无意看到的,正常来说,我是不会与这样的人有交集的,然而有次我正在路上走,突然有个女人高叫抢劫,我转头一看,原来是她,没想到她的声音也这么动听,就在那一刹那,我决定帮她,劫匪将她绑在摩托车上,发动摩托逃走,眨眼间已冲出好远,我在后面飞奔,决计不能让他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眼看摩托车越来越远,我使出浑身解数飞了起来,终于在一个路口追上了摩托车,然而发现开摩托车的是另外一个人,原来摩托车已经被掉包了,劫匪给了开摩托的100块钱,让他沿着路开,而劫匪已经从另外一条路开走了,我当然十分失望,开摩托的人要把100块钱给我,我说,不用了,你留着吧,说着就很郁闷的回去了。若干年后我在海关又遇到她,正要跟她说话,旁边出来一个像是黑社会的浪荡男子拉着她要走,嚷嚷着说她是他老婆,她当然不愿意,说想跟我结婚,说着拿出来一个结婚证,那男子抢了过去,我想抢回来,怕他看到上面的名字,但是男子已经刮开右下角的小黑块,看到了我和她的名字,当然十分气愤,就要发作,我冲旁边的警察大叫,那男子逃走了。

Tags: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BBC得背这个锅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思绪万千,想起BBC里讲神经纤维兴奋传导的原理,就开始在心里默写0-9点阵,循环默念,念着念着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跟家人讨论睡不着怎么办,我说那是因为心中杂念太多,大脑太兴奋了,可以数数,或者专注一件事,摈除杂念就可以,他们不相信,说数数或者专注一件事也是神经兴奋,怎么能够睡得着,我很着急,就想跟他们争辩

BBC人体世界纪录片《人体漫游 The Human Body》

Tags:

梦到高中同学

跟几个同学走在路上,走累了,想找一个地方休息,正好看到一些破房子,只剩下残垣断壁,就放下行李铺床准备睡觉,正在这时看到远处有亮光,似乎有车驶来,我们担心有坏人来,而且亮光越来越近,我就走进房间对大家说,大家赶紧把灯吹灭,有人来了,外面的房间里的人把灯吹灭了,我就走进里间对另外几个人说,大家赶紧把灯灭了吧,有些人把灯灭了,其中一个同学反而拿着蜡烛找信号弹准备求救,最后他找了一大捆信号弹准备点燃,我们都劝他,这个容易暴露位置,他一意孤行,不料手忙脚乱信号弹落在地上,点燃了其他信号弹,瞬间焰火四射,整个房间都是火,点燃了各人的铺盖,火越烧越大,浓烟滚滚,大家手忙脚乱的跳到房间外,我和几个人返回来努力救火,经过一段时间大火终于扑灭了,最后发现虚惊一场,车不是往这边来的,我和贾晓东准备走回房间看看行李还在吗,我不好意思地对贾说,你知道我胆子很小的,我以为坏人是找我们的,不是我故意的,因为着火我也有间接责任,他笑了笑,表示理解,正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人躺在房间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死了没有,我就去拍那个人肩膀,他醒了过来,似乎没事,正在这时,屋里几个人正在争吵,隐约说着火都怪我,大家的行李都烧了,贾说我虽然有责任,可是我带头救火,也不容易,我听到这里会心一笑,感觉特别温馨(贾长的很帅气,他女朋友叫李红云,他们高中毕业后结婚了,似乎在广东东莞打工,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贾是我的下铺,还记得他的床头

Tags:

奇奇怪怪的当兵梦

某一天,我们集合在广场上,被告知我们这支部队要解散了,大家可以各自回家,回家之前可以领取入伍证明,我的心情没有起伏,也许这并非不可接受,走出营地的过程中,可以看见迷彩伪装下的坦克,装甲车,大炮之类,他们似乎很久都没有开动过了,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感觉像是一个武器的坟场,即将走到分叉路口的时候,有一辆武装卡车上搭载了一些士兵,其中有个人似乎看了我一眼,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不回家,现在坐在那里还有什么意义,我往前走了一段距离,隐约听到一些车发动的声音,回头一看,那辆车似乎往我这个方向开来,我感觉有点奇怪,想想自己作为一个军官,似乎还是有些特权的,不知道还行不行,说着按了一下遥控器,没想到那辆车还真停了下来,我不在关心他,继续往前走,看到山坡上,山沟里都是壕沟,里面隔三岔五的有些士兵在巡逻,路上还有一个检查哨,一个军官正在和几个行人争吵,似乎那里禁止通行,最后行人掉头离开了,这时我已不想走回头,其他地方又无法通行,就想试下我的证件还能不能通行,就硬着头皮上去了,那个军官让我出示证件,我拿出了证件,他看了一眼,就放我过去了,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看到人来人往很喧哗,远处有一个新修的坟墓,占地很大,非常的气派,遗像两边是一个对联,具体写的什么已经记不清,但是只有几个人祭拜,祭拜的似乎一点也不虔诚,感觉很敷衍,只是站着拜了几拜,突然为这个人感觉不值,修的这么气派,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他,突然觉

Tags:

中年油腻大叔的梦

有一天,很疲倦的我回到家里,往床上一挺就想睡觉,但是老婆要跟我说话,我感觉自己眼睛都睁不开了,老婆小声说,看我弟和他老婆笨死了,连给小孩喂奶换尿布都不会,我转头去看,他们正在手忙脚乱的换尿布,可能花的时间太长了,婴儿哭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我女儿小时候喂奶也很搞笑,当时老婆不想抱她起来,只好自己弯腰让乳头靠近她的小嘴巴,然而因为坐姿不对,还差那么一点距离,老婆又换了一个姿势,女儿终于吃到奶了,然而老婆维持那样的姿势喂奶似乎很费劲,她就放弃了,结果宝宝吃不到奶,就哇哇大哭起来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