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工作沦落街头

有天我在河边玩,河岸上停着一艘船,似乎在招募船员,而我没有工作,犹豫着要不要去应聘,这艘船载了几十个人,已经坐满了,我对船员生活很陌生,就没有上去,很快开船了,有个人想下船,却被拦住了,我直觉是黑船,很庆幸没上去,很快船驶远了。

后来大地裂开了,这一幕非常熟悉,上一次我就死在这里,所以不能往西,这里要火山爆发了,西面的河会被埋住,我连忙往东跑,路两边的泥土渐渐隆起,我知道很快这路也会被埋住,所以慌忙通过了公路,顺着山脉往高处走,最后来到山顶,这里像烤炉一样热,特别是北边山沟里是一个正要爆发的火山口,火山口是蓝色的岩浆,我急忙找出路,直觉再次告诉我应该顺着山脉往东南方向跑,东边隐约可见小树林,于是我飞快的顺着山脉往下滑,因为造山运动,山上都是光秃秃的,没有碎石,没有树木,所以路并不好走,所以我半滑半跑,只要控制好方向就不会跌落山崖,很快我就远离了火山口,那种炙热的感觉不见了,我经过一个门牙一样的石头以后,就看见了一条乡间小路。

Tags:

烟站倒闭了

有天我带女儿回了老家,到了镇上的时候,我借口去买东西,叫她自己去我家,她跟我抱了抱,我却很尴尬,没想到女儿已经开始发育了,我连忙松开,就在岔路口暗中保护她,她进了一家小店买东西,我在房子后等她,等了很久她也没来,于是我开始往回走,想着先回家,这时她坐别人的摩托车过来了,我连忙飞到路边的房子上,我不想被女儿看见,女儿走远以后,我准备回到公路,却发现我藏身的房子用很多树木支着,我一离开房子就要倒了,我怎么移动树木都不能保持稳定,后来我想干脆不管了,就放手了,离开房子往南飞,很快房子倒了,黑暗中传来女人得惊叫声,不知道有人受伤没有,我不敢久留,急忙离开了,我想应该没人看见我,很快我到了小朱庄,发现路边有一颗松树,树干上的松枝很低,我很想这折了带回家,就拿一根分叉的树枝拧断一条松树枝,没想到松树枝这么软,很久以前我吃过一道湖南菜,是松仁玉米,感觉很好吃,而且小时候经常烧松树枝,噼里啪啦感觉很好玩,松树枝有油,非常易燃,所以我似乎一直喜欢松树。

我不止一次梦到镇上房子倒,而这个地方是就以前收烟叶的烟站,有天我跟几个小伙伴去玩,被里面的工作人员训斥,大概我怀恨在心吧,可是那是好几十年前的事了,这怎么可能。

Tags:

IT技术宅开始健身了

有天我刚出学校门口碰到林森,我说好久不见,他问我忙啥呢,我说发现一个阿拉伯电台,感觉特别好,我想把它做成一个APP,好让人更好的了解国外的情况,他问我这有什么切入点,我说人家报道比较客观正面,好的坏的都有,这在咱们这似乎是个稀罕物,咱们习惯报喜不报忧,他说可以尝试一下,我感觉他可能是客气话,其实并不看好,后来林森开始跑步,这让我很吃惊,在我的印象里,他是资深IT男,技术宅,没想到也开始健身了,我想在后面跟着他,但是却不愿意超过他,我心里很敬重他,是他带我入门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跟人合伙开的公司,没想到他身体很好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儿就甩了我一大截,我只能起飞了,贴着路边的树林飞,这时有个弯道,我不得不穿越公路,一时没控制好姿态,高度太低,撞到一个人,我连忙回头说对不起,再转头回来,林森已经不见了。

再后来,我回到了宿舍,一楼住着同学一家人,同学的老婆似乎不听同学的话,同学的老妈正在训媳妇,把她哄出了家门,大概意思是你嫁到我们家就要遵守我们家的规矩,否则别进我家门,我很吃惊,在我印象里,同学一家都不是这种不讲理的人呀,我犹豫要不要去劝劝,而且大晚上,一个女人也没地方可去,我下楼的时候听到东晓的声音,没想到他的速度更快,已经劝了起来,我躲在墙角观察,这种事还是不要掺合的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呀。

Tags:

老板出差回来了

有天我在办公室玩,突然老板出差回来了,主管对大家说以后有事找老板,没想到老板说我这还要出差,还是由你管理吧,对了,把微信群清理一下,不是公司员工和客户统统删掉,我一看群里似乎只剩下阿欢一个熟人了,主管问还有两个微信号不知道是谁,是群的管理员,但是好久没有发言了,要不要删掉,老板说删了吧,我再看群成员,不是姓米了,是一个异性的,我怕老板看见我,找了一个工位蹲下去,这是我一个初中同学,他叫刘明,正在打游戏,很卡通的那种,这时有几个美女对主管说,我们的电脑经常坏,显示器不显示了,把数据线拔了重新插几次就好了,我心想你早不提晚不提,偏偏老板回来的时候说电脑坏了,是有什么想法吗,想让老板给你换显示器,这显示器是白色的DVI接口,应该只是插头松了,她们就小题大作说坏了,放在以前,我肯定帮忙,现在我只做好自己的事了,因为心凉了。

Tags:

车站色狼

有天我在车站等车,候车室人非常多,大家都席地而坐,用我们家乡话叫排红薯母,晚上很冷,我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后来我睡着了,感觉有人在我身上乱摸,我以为是偷东西的,就不动声色,悄悄眯着眼观察四周,原来是我旁边一个男人干的,我飞快的抓住他的手,用眼瞪着他,他挣脱了,离开了候车室,我急忙检查有没有丢东西,手机和钱包都在,我疑惑了,难道他不是偷东西,难道他喜欢男人,想到这,我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Tags:

初恋守寡

有天我门家来了一个媒人,她带着一个女人,而这女人居然是初恋,原来她嫁给了我们村一个地头蛇,结果这地头蛇中年离世,她就成了寡妇,不过寡妇生活不容易,阴差阳错这媒人来了我们家,问我愿意娶她吗,我喜出望外答应了,但是很快地头蛇的老妈来了我们家,她说儿子死了不久就改嫁,我娶她不合适,我没理她,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儿子可干了不少好事,我们家敢怒不敢言,他们一窝子都是坏胚,又不讲理,无人敢惹,死了更好,她又说寡妇怎么不好,破鞋什么的,命硬克人,我不在乎,我心里对初恋可是念念不忘的,现在随了心愿,再好不过了。

我似乎不止一次梦到初恋离婚,她说她的孩子是我的,她来找我说还是喜欢我,想跟我结婚之类,我觉得这是我一厢情愿了,可能在我心底我还是不甘心的,谁要说祝福前任百年好合,我觉得他肯定是傻逼,爱情里面,远远没有这么伟大,如果真有,那只能说不是真爱。

Tags:

畜牲道

有天我刚出门,看见邻居家的羊飞奔而过,后面还有狗叫,他说我家的羊被狗咬了,我回头一看,果然大羊都带了点伤,特别是领头羊,腿上被狗咬了一个洞,有个羊羔腿也瘸了,老爸抱着那个大母羊心疼不已,这只羊最肥,大概有九十斤,这要是死了,就亏大了,价值大概一千多,我也担心,羊要是死了,那肉估计也不能吃,我在想不知道羊会不会得狂犬病,再咬其他羊。

后来我又去羊圈里看羊,那头羊羔已经半埋到土里,但是还活着,不知道是它自己埋的,还是老爸弄的。

出门以后发现窗台上的盆子里放了一只拔毛的鸡,老妈大概要把它杀了,我看鸡脖子还有一道血印,以为已经放血了,就在这时,这鸡又睁开眼,我不想杀它,所以没叫老妈,就在我迟疑的时候,这鸡跳出盆子跑了,我想抓住它,把它放在柴堆里,这鸡这样一定很冷吧,可是它非常警觉,我一靠近它就跑开,我抓不住它,我想算了,等天黑再想办法。

天黑以后,我找来手电筒,到鸡窝里去找着没毛鸡,找到以后用手电筒射它的眼,希望它眼花看不到路,结果它还是躲着我,在院里东躲西藏,我觉得算了,是死是活看它自己了,我拿着手电筒回了房间,准备把手电筒关了睡觉,老爸在桌子前抽烟,我碰到了东西,手电筒摔倒地上,我捡起来按了开关,结果不亮了,我怕老爸骂我,暗地里拧下灯头,敲那灯珠,灯珠闪了几下,终于亮了,我小心翼翼的把手电筒放回去,也许老爸没有发现吧。

Tags:

失落的世界

有天我和同伴去敌方据点侦查,据点坐落在一座大山上,守卫森严,我和同伴不小心被哨所的人发现了,他们用机枪扫射,打得我们抬不起头,我和同伴很着急,但却是无可奈何,不一会儿,砰砰几声响起,机枪哑火了,我们抬头看到了接应我们的女人,她把哨兵从山崖上扔下来,我很担心她怎么解释哨所的人失踪问题,这时她从上面撒下黄色粉末,我们以为这是掩护我俩撤退,但是回去以后发现皮肤开始溃烂,我感觉内应可能叛变了,她要故意害我们。

后来这内应开了一辆卡车来到我们藏身的村子,同伴按耐不住要去找内应了解情况,我把他按住了,我说这样容易暴露,万一有人监视她怎么办,同伴答应暗中观察,这内应把一个人丢进河里就开车走了,我和村民去河里找落水的人,他已经奄奄一息,快不行了,我想也许这个人就是解药,他似乎也中了毒,但是皮肤完好无损,我想把他的手砍掉安到我的胳膊上,这时这个人睁开了眼,没想到他还有意识,我说你能不能把你的手给我,他不愿意,有村民大概是他的亲人,说反正你都快死了,临死前做点好事也好,这男人答应了,我们就用刀把他的手砍掉了,我和同伴继续在村里休养,换了那个人的手以后,我们两个的病都好了。

Tags:

在学校发高烧的梦

有天我坐在教室里玩突然发起烧来,鼻涕横流,擦了以后很快又溜出来,很快纸巾用完了,我只能用刚才用过的,我很担心同学向老师报告,现在武汉肺炎这么严重,我要是被隔离了怎么办,所以我决定出门去水池边洗一下,到了水池发现水龙头坏了,似乎坏了很久,旁边的房子似乎也没人,以前表姨住在那里,感觉学校变化太大了。

Tags:

捡垃圾的梦

有天我在外面捡了一个垃圾盒子,似乎是一个大型开关,里面有十几块铜片,每片火柴盒大小,同学们都很好奇,来观看,我说这是黄铜,可以卖钱,要是紫铜就好了,如果是银的就更好了,有个同学说还分紫铜和黄铜,我说紫铜就是铜含量高点,价格更贵,黄铜就差点,有个同学拿起来看,里面掉了不少铜片出来,左下角的地方已经烧糊了,我又捡起来丢进盒子里去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