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是坨屎

有天,同村的小屁孩找我一起去上学,我们走到北地的时候发现田里发水了,雨水顺着田从东往西流进河沟,这河沟大概有五六米深,上面的小路是单行道,我对小屁孩说,这不行,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回去走大路,这时我发现小屁孩全身赤裸,我说这样不行,不穿衣服怎么去上学,走,我跟你回家,然后带着他回村,他家在小闯家隔壁,他妈是村里的卫生员和接生婆,没想到老来得子,小屁孩回了家,我在隔壁门口等他,这时突然感觉肚子胀想放屁,我就努力把这屁挤出来,过了一会儿,一坨东西从裤裆里掉了下去,这不是屁是一坨屎,我开始脱裤子看裤子上是不是脏了,这时从西面路上过来几个人,他们说这谁家小孩,拉屎拉在人家门口,我很尴尬,我想放屁,谁知道拉出来是屎,他们说原来是这样呀,不过你要把人家门口弄干净,我说,我等下把它丢到河沟里,他们走远了,我却纠结要不要把屎捡起来丢进河沟里。

Tags:

败家娘们

有天睡到半夜,我觉得有人拉我被子,睁眼一看是女儿,她的被子已经不见了,大概掉到床底下去了,她就来拉我的被子,我把被子给她盖上,准备去老婆的被窝,她把被子掖的紧紧的,我无法进去,不过她一直睡眠比较浅,发现是我,一脸嫌弃的眼神,我也不好继续,就起来找被子。

第二天一起床,老婆叫我搬东西,她要把床挪挪位置,我最讨厌她这个,睡几个月就要改改格局,要不然心里不痛快,总觉得瞎折腾,我不懂女人;

她让我把衣柜腾空放倒做床,两个大衣柜正好可以做两张床,然后让我把旧床搬到另外一个房间,我进了房间以后觉得这不是我家,我的房子没有这么大,老婆说这是她分期贷款买的房,在梦里我的直觉那是我死去姥爷的房间,桌子上还有很多老古董,而老婆不可能见过我姥爷,但是在梦里我也不觉得奇怪。房间的角落里还有很多老家电,收音机,音箱之类,老婆说要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丢掉,我隐隐不愿意这样做。

中午老婆做饭,我看厨房里买了一箱电池,用来驱动LED等,我觉得老婆不懂电工瞎折腾,交流电转变为直流电给电池充电,和直流电变换为驱动LED灯的过程,是有能量损失的,因为转换效率不可能达到100%,特别是山寨电器,我简直拿她没办法,我只能说,你随便买,不要花太多钱就行,那家还没有个败家娘们。

Tags:

当小偷的苦恼

有天早上,我经过一家餐馆门口,似乎看见门口有红色的东西,像是一百块钱,走近一看,是废弃的包装纸,我并不死心,在门口的迎宾台找了起来,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变质的油饼,后来我无意推了一下大门,居然开了,这是哪个马大哈忘记锁门了,这下好了,趁早上人少,看看店里有啥值钱的东西,我开始四处搜索,找了个遍,也没有任何发现,不过里面有一张床,上面有很多杂物,也许没准床上有钱,我拉了一下被子,却发现床上睡了一个人,我心中大惊,思索怎么蒙混过去,这个人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一点也不吃惊,他说你是新来的吧,我含糊地答道,来了几个月,这大概是老板,他错把我当成新员工了,我就将错就错,伺机溜出去,我也不能让老板起疑,说现在餐饮行业难做呀,又遭遇武汉肺炎,据说全国有600W餐馆受疫情影响,老板说我开餐馆有秘诀的,我看你人不错,我不妨告诉你。

Tags:

上学路上二三事

有天去上学,老妈去南河种地,我们俩一前一后,我没有等老妈,走到小朱庄和大朱庄之间的河流拐弯处发现这里发大水了,有一条小河从王楼方向流过来,汇入潘河,这小河水流湍急,冲垮了小路,我放一只脚到河水里,就感觉像是有一只手大力在拉。

Tags:

同学会二三事

有天,我们班开同学会,还在原来的大教室,进门以后发现教室里坐满了人,同学们正三五成群的聊天,我找个位置坐下,很快有几个跟我相熟的女生过来聊天,有段宛如,万丽娜,王校云,我发现王校云一点没变,跟几十年前一样,这让我大为诧异,就多看了几眼,再后来感觉这样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我就不去看她,我感觉她肯定发现了,感觉很尴尬。

再后来,有个老师来讲课,不过隔了一层窗户,我和段宛如坐在窗台上,其他同学站在窗前,上课的时间很长,段宛如直接躺在窗台上睡了,我也有点犯困,就也躺下了,用手支着脑袋,感觉很舒服,老师讲的我也能听到,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也睡了过去。

然后老师过来叫我,我一看原来是东晓的老妈,奶奶辈的,我说你讲的我都记下了,不信你考我,她提了几个问题,我都答对了,她也很惊讶,大概明明看到我睡过去了,我也暗叹蒙混过关,有一段我还真不知道,再低头一看,我距离段宛如非常近,我们两个都是侧着睡,这姿势有点暧昧,不过她现在也没醒。

Tags:

新学期二三事

新学期开学,我有事耽误没去学校,等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发了新课本准备上课,李永欣保管着我的课本,大大小小十几本,我抱着这些课本找了靠黑板的位置,把课本塞进抽屉就出去玩了。

后来上物理课,老师来到后面的黑板,他准备在这边讲课,而周围位置被女生抢占了,我可不愿意跟一大帮女生坐在一起,我就收拾课本准备离开,不过匆忙间课本散落在桌面上,我就把大的课本放下面,这时旁边有个女生帮我,她把中号的课本放在大课本上,放了以后感觉横着占地方,又改为竖的,旁边再放小号的课本,我想她人真好,这时我的胳膊肘似乎碰到了她的胸,软软的,我不敢动,等她收拾好,我搬着课本去了李永欣的位置,开始在里面找物理课本,我很喜欢上物理课,因为有趣有用,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我数了一下新书,只剩下五六本,肯定被谁拿去了,我只能认真听课,看看自己没有课本参考能不能理解老师讲的。

放学后我回了宿舍,我发现很多同学都拿了课本在宿舍,有语文,数学,我猜想肯定是他们拿了我的课本,自己懒把别人的课本拿来宿舍,又没有认真看过,真是的,所以我也打算去教室拿其他同学的课本,反正我丢了那么多课本,也不知道谁拿了,我不能自己吃暗亏。

Tags:

太阳爆炸逃离地球

我在一个超级富豪的公司上班,有天新闻报道说太阳即将变成超新星,爆炸产生的射线将摧毁整个太阳系的其他行星,当然也包括地球,人们只有一周的时间逃离,按照目前的科技水平,不可能一周之内逃出太阳系,所以这超级富豪就放弃逃跑在公司会议室看电影,他说他的公司不要了,谁要可以去办下手续,老板很多手下陪着他,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商量一下准备搏一搏,我们俩从会议室出来,门口是加强版的大铁门,厚度有十几公分,我们俩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推动着铁门,而且铁门发出吱吱扭扭的怪声,还好老板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也不在意了。

我们俩出门以后准备买最好的重型火箭,也不清楚能逃多远,要是能用飞船多带几个火箭就好,还要准备吃的,好麻烦呀,我有点担心别人不相信我们,好在公司主页已经把领导换成我们两个。

这大概是因为看了太空堡垒,最后一季,安德森带领舰队飞向太阳,前几集神庙所在的星系恒星爆炸成为了超新星,很快摧毁了星系内的行星,而舰队在行星爆炸的时候才离开,行星一半变成了碎片,另一半还是完好的,看起来比较壮观

Tags:

老家老房子老婶

有天我回了老家,晚上的时候,我去了堂屋,准备开灯去里间,就在墙边拉了一下开关,结果却听见像是剃须刀嗡嗡的声音,老爸这是装了什么鬼东西,我在黑暗中继续摸索,又找到一根绳子,拉了一下,里间的灯亮了,这是一个竖直安装在墙上的荧光灯,发出的光颜色不正,像是饭店的灭蚊灯,只是亮度高些,我想大概这灯老化了,我往头顶看去,上面有几个老式插卡式保险丝,因为老化,瓷片都歪歪扭扭的,有的还漏出里面的铜片,而且瓷片似乎随时会掉下来,我觉得这些保险丝要更换了。

到了窗前的桌子旁边,又发现了四五个瓷片保险丝,也是歪歪扭扭的,旁边很多电线,我拔了一个下来,摸摸铜触点,像纸一样薄,一样软,想插上去却离手就掉下来,下面的触点铜片不见了,只有一个固定铜片的螺丝残留,我开始思考怎么把这些保险丝换掉,这太不安全了,一个是接触不良,而是小孩子不懂事,乱摸会触电,这时老弟过来了,他跟我解释旁边的开关功能,他新安装了一个电器。

第二天我去爷爷家玩,遇到婶婶,她想不开,跳井自杀了,大家都没救她,因为婶婶得了癌症,已经错过了治疗时机,我觉得可惜了,堂弟还小,我就去爹爹家帮忙,爹爹站在案板前发愣,我去帮他洗碗,他家的水池有点高,我在家洗碗总是把周围地面弄脏,到了爹爹家,这么高的水池,结果更严重,水池旁边都是洗洁精泡泡和污水,不过爹爹似乎没看见,我准备找拖把来清理一下。

Tags:

武汉肺炎学校强行开学

学校通知开学了,我们非常不理解,现在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学校还怎么敢顶风作案,也许是因为我们是毕业班,升学压力大吧,反正我们周日中午回到学校,下午还上了一节体育课,我们列队做操,大家都没有带口罩,间距还是正常的距离,我很疑惑,这样假如有一个同学有病,全班就遭殃了,看起来大家都不怕,不知道为什么。

晚上我溜去校门口的通告栏看是不是贴了什么东西,到了以后发现一二年级明天开学,这下好了,人员聚集,染病的几率非常高,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

周一上历史课,具体老师讲什么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的凳子不见了,我从讲桌旁边搬了一个,贾晓东迟到了,他的凳子不见了,我们两个挤在一个凳子上,然而每人只能坐一半,坐的很难受。

Tags:

在家修主板的梦

有天我修一块主板,需要先把坏的电容拆下来,插上电烙铁,开始研究这主板,只见很多排线都断了,家里没有别人,肯定是老弟干的,电烙铁热了以后我开始烫电容器,焊点很快很快融化了,我去拆电容,那电容烫到我,我明白烙铁太烫了,于是拔掉了插头,改烫另一边的元件,烙铁稍微一停留,电容的包皮就着火了,我吹了几口气,结果旁边的元件也着火了,这是怎么回事,电烙铁肯定有问题了,我开始研究电烙铁,结果发现温度调成了最高,本来总共是7档,现在直接是6档,我旋转调成1档,心里却非常气愤,这肯定也是老弟干的,再一看主板排线,直接被拽断了,本来着主板凑合着还能用,这下好了,完全废了,老弟不懂电路瞎修,哎。

其实是我不懂电路瞎修,昨天我想修一下音箱和山寨电源,结果发现音箱电源板虚焊,这还是创新的呢,想不到做工也就这样了,焊点明显缺锡,不够饱满,特别是次级整流二极管,引脚根本没上锡,我觉得这也许就是电源板不稳定的原因,想着补焊一下,弄了很久也没弄好,反而把管子弄的非常烫,我怕搞坏了就放弃了,还有山寨电源,一年多没用,今天开机,直接爆了,现在这些电子产品,寿命也就一两年,别指望能用个十年八年的,做工太差了,以前的电视机可是能用好几十年,现在呢,结果让人无语,这究竟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