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水怪和暴风雨

有天我在河里玩,有几个人往深水区游去,然后潜水下去不见了,其他人慌慌张张跑回岸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心想水里也许有怪物,这怪物能把人拉进水里,想来力气很大,体积应该不小,而我在浅水区,如果有怪物,一定可以看见,不一会儿水波荡漾,似乎是怪物,但是只能看见黑色的尾巴,似乎是一条黑鱼,但是我们这没有吃人的黑鱼,我想也许是水鬼。

后来我又来到一条河,这里的水清澈见底,一览无余,我十分放心的在水里游来游去,只是水底有些发白,像是石灰水沉淀物,但是走过去水并不发浑,也许是灰白色石头。

后来我们上了一艘船,我也变成了船员,我们遭遇暴风,船上的救生船绳索松了,眼看就要掉进海里,所以大家一起固定这小船,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小船翻了,有一半人悬空,一半人拉着小船,有人喊道大家加油,不要松手,我想也是,如果小船掉进水里,不但船多半损坏失踪,下面的人也会九死一生,这样的大浪里,逃生的机会渺茫,可是这是我却发现小船的船头下就是煤气罐,而旁边厨师正在做饭,灶头有微微的蓝色火焰,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小船砸在煤气罐上,我真担心它会爆炸,,好在它只是晃了几下,没有爆炸,然而煤气罐的气管扯断了,煤气直接从断口处燃烧起来,而厨师依然不慌不忙的做饭,完全不管着火的煤气罐,我都替他着急万一煤气罐爆炸怎么办。

Tags:

无良守卫和吃人怪物

有天我在外面玩,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拦住我,把我带进一个小黑屋,这似乎是一个秘密基地,守卫很多,他们把我关进一个铁栅栏里,把我向另一面墙壁推去,似乎那边有什么凶神恶煞,我也感到异常不安,不一会儿,有一个大怪物撞了过来,栅栏摇摇欲坠,我没看清是什么,只是感觉那是一个庞然大物,再看守卫都不敢靠近这面墙壁,不料,这怪物撞的栅栏扭曲变形,很快就被撞破了,怪物从破口冲进来,我连忙躲在门后,怪物呼啸而过,扑向了守卫,他们四散而逃。

我等了好久才出门去,不知道这些人圈养了多少怪物,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然而出门正碰上这怪物,他正大开杀戒,我也只能绝望的亡命而逃,反正外面人多,大概这些假警察捉了不少人,所以目标分散,怪物不一定追我,可是事与愿违,怪物还是朝我追来,照例我飞了起来,可是这怪物实在太大了,大的看不清他的脸,而且他跑一步相当于人类好多步,所以我飞到大树旁边折了一根枯枝,像投标枪一样扎那怪物,希望拖住它,然而这怪物还是穷追不舍,似乎我的反抗惹怒了他,我还是继续折枯枝,射这怪物,心想就算今天逃不掉,抵挡片刻也好,毕竟其他人可不会飞呀,等我再去看那怪物时,他已经变成了人类,是一个相当英俊的小伙,我的标枪射到他,他笑眯眯的看着我,我也诧异怪物怎么变成帅哥,我没有道歉,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两个对峙起来。

Tags:

我是希特勒的亲卫

我是希特勒的亲卫,有天我去换岗,路上几个军官对我大献殷勤,称兄道弟,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卫兵,我可不敢跟他们相提并论,而且我十分心虚,等到了会议室,一大帮军官坐在会议室里静听希特勒的战略构想,这个第三帝国的的首脑滔滔不绝,似乎浑身有无穷的力量,他几乎听不进去任何建议,独断专行,没有任何人敢于反对,我对他也是畏惧多余崇拜,他杀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

就在这时,他发现一个军官睡着了,于是雷霆大怒,要把军官拖出去枪毙,我惴惴不安,觉得要救这军官,毕竟刚才他对我称兄道弟,异常亲切,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不是坏人,我开始盘算怎么向元首进言,不着痕迹的拍马屁,又能救那军官,我开始思考元首与军官有哪些共同点,于是我开始分析时局对德国不利,前线节节败退,而这个军官防御战非常出色,这次从前线回来,舟车劳顿,难免有些疲惫,元首英明,怎么能自断手臂,自毁长城呢,小胡子露出笑容,我觉得今天这军官的命保住了,我当然还要敲打这军官,我说他一定在路上思考良久,心中已有对策,还请元首容他分说,这军官也意识到机不可失,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大胆的反击计划,元首觉得非常满意因为元首正好是崇尚进攻的人,最后我都佩服我自己,没想到我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居然能够一鸣惊人,说服元首。

Tags:

老弟惹麻烦我来擦屁股

有天老妈让我去菜园摘菜,我和老弟一起来到菜园,发现这个季节只剩下韭菜,而且只有一把,其他的刚割过,还没长出来,爹爹家倒是有,不过已经开花了,应该也是不能吃了,我发现菜园里栽了很多韭菜,本来只有两垄,现在西面也有了,只是长势不太好,梗已经发黄枯萎了。

当我走到菜地南头,发现爹爹家的菜地上蒙了黑布,西南角还有新鲜的泥土,我掀开黑布一看,里面全都是猪,爹爹家怎么在菜地里养猪,我十分不解,而且是把菜地挖了一个一米多的坑,黑布于地面平齐,就在这时,一头小猪从里面哼哼唧唧的跑出来,我想着不能让猪跑出来跑丢了,可是这猪跟我转圈圈,不想进去,我废了很大力气才把小猪赶进去。

然后准备回家,去发现菜地北头躺了一头小猪,似乎已经死了,这可说不清了,本来我家跟爹爹家就不和,这要是爹爹发现了,肯定又算到我家头上,我真是很头疼。

Tags:

被小鬼勾魂又还阳了

有天我正在南河玩,突然有人跌倒了,旁边的人连忙去查看,我却发现有个虚影从地上飘起来,被几个人拉走了,这几个人或许应该称之为小鬼吧,而且旁边的人似乎根本没有看见,我对这些小鬼相当的不满,人家活的好好的,干嘛把人家的魂勾走了,所以暗地里咒骂,不过其中一个小鬼看了我一眼,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但是小鬼隐约对我合围,所以我往南跑去,小鬼也跟着跑了起来,我很后悔,不应该咒骂它们,人家都说小鬼难缠,看来今天难以善了,不过我阳寿未尽,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我这样安慰自己,很快他们包围了我,当他们近身以后,我就被定住了,感觉像是一切都静止了,一个念头都不能动,然后他们开始拉我的胳膊,似乎要把我的灵魂剥离,这个过程异常的痛苦,我感觉全身都疼,心想今天完蛋了,奇怪的是灵魂状态的我,恢复了思想,但是周围漆黑一片,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只能在黑暗中摸索,那些小鬼也不见了。

就这样走了很久,终于遇到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鬼吧,他正准备还阳,我很有兴趣,便向他请教,他说需要找一个尸体,最好的是自己的,因为不会被身体排斥,其次是亲人的,因为血脉一致,最次是别人家的,还阳会有后遗症,而且皮肤会坏死剥落。

Tags:

美丽的珊瑚礁

有天我去海边玩,现在落潮,海边有很多小水坑,有好多人在水坑里抓鱼,所以我也去看热闹,海里有很多珊瑚礁,有些似乎死了,就像普通的石头,还有一些五彩斑斓,像是鹿角,很多人站在珊瑚礁上看渔民抓鱼,我觉得很高兴,珊瑚礁这种东西太美了,而且这么轻松就可以见到,说明现在海水水质变好了,以后失业了可以去抓鱼,只不过我想买的是渔网,但是听说渔网对珊瑚礁有伤害,如果徒手抓鱼似乎很难呀。

突然感觉一脚踩空了,我低头一看珊瑚礁塌了,原来它们是中空的,只有外面一层像是石头一样的外壳,就像贝壳一样,没想到珊瑚礁这么脆弱,这是一种可爱又脆弱的生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也不想从水坑里游,所以只好继续从珊瑚礁上走,又发现好多被踩坏的珊瑚礁,我不忍心再踩这些东西,所以我打算游回岸边,没想到海浪起起伏伏,鼻孔进了不少海水,咸咸的,苦苦的,而这个水坑感觉太长了,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花费力气游过来,我一定是喜欢那些美丽的珊瑚礁。

Tags:

前任约我到咖啡馆见面

有天我去了教室,突然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裤,而且我的衣服都塞在抽屉里,柳献伟跑过来说我抽屉里有胸罩,惹的班上女生大笑,我并没有觉得多么好笑或者难堪,只是觉得他不应该大声嚷嚷,后来我半蹲着穿好衣服出门了。

在校园里有人告诉我初恋约我在咖啡馆见面,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们都已经分手了,现在见面还有什么事,不过我决定还是顺路去看看,等我上了台阶进了门,却看到她正跟一个陌生男人亲嘴,我马上转身离开,临走前跟她对视一眼,她并没有特别的表示,既不羞涩也不骄傲,我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要告诉我不要对她抱有希望,要我心灰意冷吗,还是向我示威找了一个比我好的男人,不管哪种情况,我都觉得今天日了狗,诸事不顺,我这是得罪谁了,初恋在我心中最后的美好也烟消云散了,以后大家见面就是陌生人,这也许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吧

Tags:

项目经营不善要解散了

有天老板要我们去公司,说是项目要解散,需要去签协议,他还给了一个工资清单,说是现在没钱,这半个月本来要发5000工资的,现在只能发3000,如果坚持要发5000需要等他有钱才行,我觉得这肯定是故意的,应该没几个人愿意走司法程序,但是如果签了协议等于半个月白干,最后还是迫于无奈签了协议,只能安慰自己损失2000块钱也不多。

后来老板打算把项目源码卖给他的朋友,做价5W,他的朋友说3.5W行不行,老板直接拒绝了说没得少,这直播程序花了他好多钱,现在基本上都是使用主流的技术,随便改改就能用,我想老板还真是不肯吃亏,我们虽然开发出直播小程序,可是这东西需要花钱推广,打响知名度,老板恰恰缺少的是钱,所以现在项目做不下去了,特别是今年行情也不好,我觉得老板真是没办法了。

事实是老板跟我们说他只能坚持几个月,希望项目尽快上线,眼看着半年过去了,他着急了,天天催进度,可是上线以后并没有多少流量,他又提出新的需求,希望把新的需求实现了,但是这个月他又说没钱了,工资只发一多半,这让我心里直打鼓,万一老板没钱发工资怎么办?

Tags:

黑人警察枪杀队长

有天我去坐火车,我们这火车很特别,是平板车,上车以后广播提醒乘客坐好,不要靠近边缘地带,以免转弯时跌落下去,我不担心自己,毕竟经常坐火车,我在手机上终端看了一下乘客,大家的编号不一,有二位数有四位数,这编号杂乱无序,不知道怎么排的,大概一个平板车坐一个人吧,很快火车开始加速,风呼啸而过,吹的人脸颊像刀割一样,我连忙检查行李,这要是被吹飞了,可就找不回来了,还好它们都在。

后来中途停车,大家下车活动,上车以后很多人发现东西丢了,有人报警,很快二男一女三个警察出警,一男警和女警上车检查,一黑人男警掏出手枪警戒,可是他的枪口不是对着地上,而是对着乘客,大家都吓坏了,一言不发,安静的可怕,,后来男警发现了,叫黑人收起手枪,这黑人可能担心自身安全,拒不执行,男警大概是他们队长,口气开始严厉起来,这时黑人对着男警开了几枪,把他打死了,本来我对黑人并没有偏见,这下我可后悔了,这黑人似乎有问题,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警察呢,,另外一个女警大概很惊慌,她也不敢出言劝告,只是躲在人群里,我看她胸前的衣服都湿了,大概只能自保,无暇制服黑人,我一直觉得这么多人,如果有几个挺身而出,一定可以搞定黑人,毕竟他只有一把手枪,最多6发子弹。

Tags:

消失的小河焕发新春

有天我去南河玩,发现有工程队正在施工,他们在河道旁边挖了一个深沟,铺设橡胶管,说是要引水到潘河,恢复生态,我半信半疑,这潘河早在我高中的时候就断流了,距今约20年了,现在引水来要花多少钱呀,估计引来的水也是杯水车薪,我们河南遭遇干旱气候越来越频繁了,2015年,2018年和2020年收成都不怎么好,我老家方圆十里已经没有一条不断流的河了,有些农民只能抽井水浇地,可是现在的地下水水量大不如前了。

这样看来这工程也算是利民之举了,我站在沟里看热闹,这时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试通水了,只见白花花的河水从水管中高速喷出,很快形成一条小河流往东流去,人群中议论纷纷,大概对这工程赞不绝口,只是很快水管就爆了,有工作人员沿线路检查,他最后来到我跟前,让我不要踩水管,我很不好意思,没注意到脚下的水管,这里是一大盘的水管,我正好站在水管上,他把水管展开后通了水,不久又把水停掉,安装一个封套,很快大家都离开土沟,因为河水开始上涨,并流向远方,我很好奇很兴奋,没准不久以后就可以来钓鱼了。

很快,人群散去,大家似乎都准备回家了,我也准备回家,这时河边突然从地里钻出来铁栅栏,这栅栏越升越高,很快超过了头顶,这可怎么办,我不可能绕个大圈回家呀,所以我沿着栅栏飞行,希望越过栅栏,可是这栅栏一直上升,我怎么也无法超过。

Tags:

摆地摊的时候楼倒了

有天我跟几个朋友出去玩,有个人卖溜冰鞋,可以免费试用,朋友穿了鞋,在斜坡上滑了起来,玩的不亦乐乎,我却无动于衷,因为害怕摔跤,他们说这个很简单的,你看鞋底的轮子,想停的时候,扬起脚尖,用力踩脚后跟就行了,我经不住他们劝说,答应试一试,所以在斜坡上溜了一小段,感觉还行,不过我还是觉得危险,我决定把鞋子还给卖家,这斜坡下的时候容易,上去可难了,而且路上很多积雪,非常的光滑,朋友们都还了鞋准备回去了,我艰难的爬到斜坡顶端的小楼门前,正准备还鞋,突然买家的小孩倒在了地上,而且卖家夫妇也没有去扶小孩,只是抓住门框,我觉得很奇怪,很快我明白了,不知怎么了,这小阁楼连同斜坡倒了,这时再看阁楼像是吊脚楼,旁边是一条河,我抱着卖家的小孩,祈祷阁楼倒向小河,只要不被压住,那就还能逃命

Tags:

我偷吃了初恋的汤圆

有天我出了教室,正好遇到初恋,她拿了几个像是汤圆的东西往教室方向去,我没有跟她打招呼也没有说话,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还是她甩了我。

不久以后,我回教室了,开始吃东西,总感觉食物怪怪的,好像是初恋的,因为我不记得自己买了像是汤圆的食物,而且这也不是汤圆,中间是梅菜,正在这时初恋过来了,我连忙大口吞咽,好像怕被她看见。

后面开始考试,考的是历史,这么多年过去了,历史事件早就不记得了,我只能捡自己记得的做,所以选择题和填空题基本都做完了,问答题东拉西扯做了几道,第一页做的七七八八,就等着考试结束。

等了很久,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起,老师来收试卷,我却发现背面还有一页题要做,心想这可完了,这铁定不及格了,后来再一想,我都毕业将近二十年了,怎么还需要考试,这考试是谁组织的,没有任何意义呀,这样想以后心情好多了,我迈着愉悦的步伐出了教室。

Tags:

奉命去敌占区侦察

有天,我和一小队士兵奉命去城里侦查,因为部队被敌方突击,城里的部队和城外的部队已经失去联系,我们进入一个开阔的院子,这里的房子已经成为废墟,可见战斗之激烈,我们都觉得此行任务艰巨,没准守城部队已经团灭了,所以心情也很沉重,这样一来,相当于丢失了给养来源,后果很严重,我们走到院子中间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辆装甲车,这装甲车像大巴车那么大,主炮也不是一般的机关炮,而是坦克炮,我觉得今天点太背了,这怎么打,我们并没有反装甲装备,这装甲车拦住去路,那可真没办法,而且打步兵很轻松,一颗榴弹就能把我们这支小部队团灭了,所以很多人萌生了退意,只是躲避,并不敢攻击装甲车,而敌人也是非常可恶,他们大概也瞧不上我们这伙人,只是调转炮口,随我们的身影移动,并不开炮,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威胁,,所以我决定去炸这装甲车,最起码把他的主炮废了,所以我之字形前进,靠近装甲车,装甲车调转炮口准备向我开炮,不过一直无法锁定我,而我距离装甲车越来越近,他们也急了,开了一炮,顿时硝烟弥漫,我刚才的所在直接炸成碎片,不过我距离装甲车也很近了,所以掏出腰间的手榴弹,一股脑扔过去,很快硝烟散尽,装甲车的主炮被摧毁了,我招呼大家前进,但是他们依然伏在地上不敢起身,我觉得这真是一群胆小鬼,也许他们还担心装甲车会开炮,所以我溜到墙边,用手榴弹把墙炸开了,我正想招呼他们,可是从后方过来大批敌军,很快我的小

Tags:

林森来学校了

有天林森来到班里,他带着时髦女式的帽子,大概是女朋友的,跟其他同学谈笑风生,好像他现在过的不错,他上学的时候就很厉害,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定更加成功,我很羡慕他,他也是我学习的榜样,不过现在跟他大概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够满意,也许是因为不够努力,也许是不够聪明,或者两种因素都有。

我回到座位,又发现书本不见了,我感觉很无语,谁整天偷我的东西,我只能问张鹏洋,他说我的书本被他收起来了,我松了一口气,下课以后,我和张鹏洋一起出去,他见前面的同学走了,就把我俩的课桌往前搬,跟前面的课桌平齐,没留一点空隙,我大为诧异,这样那几个同学来了可没法坐了。

这个梦昭示着现实的压力,林森是我的榜样,我并不满意自己的处境,张鹏洋往前搬课桌隐喻我想继续前进,但是我又怀疑自己的能力

Tags:

小学要合并了

有天学校说我们学校要跟其他小学合并,安排老师带学生去另外一个学校,走到校门的时候突然想上厕所,我就叫带学生跟着其他班走,我一会儿就来,结果学生走的很快,我没有追上他们,所以只能直接去了新学校,这时教室门前已经只剩下几个班了,据说他们优先接收一小的,我们二小的就是后娘养的,不管一小二小不都完蛋了,这时还要分高低,这让我愤愤不平。

不过我还要找我的学生,所以一间间教室去找,最后发现我们主任带着我的学生站在教室的后排,可能没有座位,主任半蹲着,这学校架子也太大了,怎么让主任就这样蹲着,他可不是普通的老师呀,而且看样子班上人太多,我的学生都没地方坐,这所谓的合并感觉就像是闹剧,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工作,这让学生和老师都很辛苦。

Tags:

旅游区闹鬼警察敷衍了事

有天,我跟三个小伙伴出去玩,晚上在山顶露营,睡到半夜被窝里来了一个女人,她抱住我,把她的胸膛紧贴我的,那种触感和柔软差点让我不能自己,不过我很快反应过来,怎么会有女人愿意倒贴,这太诡异了。

所以我推开她,对她说,你去找别人吧,于是这女人就去找我的小伙伴去了,他们在床上小声的嬉戏,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我们在荒郊野外,怎么变成睡在床上了,所以我拿起衣服出了门,那女人似乎并不愿意放弃,他让我的小伙伴来追我,她说睡的好好的干嘛要走,这我还真不好解释,我只是觉得这女人来路不明,天下可没有这等好事,半夜有女人投怀送抱,所以我执意要走,这个小伙伴就挥拳打了我,我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就抱头蹲在地上,更怪异的是我居然看见自己肥胖的身体蹲在地上,全身只有裤衩,那模样看起来滑稽极了,那女人看我并不屈服,就拉着小伙伴进了房间,另外两个小伙伴也要进门,我说你们不觉得这女人很可疑吗,我怀疑她不是人而是鬼,他们两个迟疑起来,就在这时有个人高声叫你在哪里,我们都醒了过来,而打我的小伙伴已经不见了。

Tags:

麦场里的小游戏

有天我跟儿子在麦场玩,我们玩打枪游戏,他用机枪我用手枪,他藏在麦垛后面,我藏在土丘后面,游戏开始了,我没想着让他,心想要让儿子输,所以我冒头打一枪就藏起来,这样儿子就打不到我,而且我发现,土丘上还有小孔可以射击,正对儿子藏身的地方,虽然有些小孔已经封死了,儿子看不到我,跑了过来,我对着他说砰砰砰,他还来追我,我说你已经死了,他不愿意,觉得我耍赖,没有让他,后来我们开始玩躲猫猫,女儿也要玩,我就去抓他们两个,可是我看见女儿钻进了柴堆,等下回家老婆又该唠叨了,所以我去抓她出来,她蹲在地上没看见我,于是我就用棍子敲了她的头,她开始呜呜哭起来,这时旁边有个妈妈来哄她,我觉得很奇怪,很快这个妈妈抱起她,这时我发现不是女儿,我连忙说不好意思,认错了,那个妈妈带着小孩走了,小孩还一直哭,我感觉自己只是轻轻敲了一下,不应该是用力过度吧,要是有个啥后遗症就麻烦了,我觉得不能逃之夭夭,所以还是停留在麦场,预防那个妈妈来找我。

Tags:

别人家的漂亮女朋友

有天我跟几个朋友去找另一个朋友玩,没想到这个家伙找了一个漂亮女朋友,中等身高,穿着牛仔短裙,脸上干干净净,没有雀斑痘痘之类,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多看了几眼,这女孩一直跟朋友老妈聊天,我就靠在门边发呆,时不时的假装听他们说话,其实是看这女孩,越看越觉得喜欢,可是这样看别人的女朋友非常不礼貌,如果被人发现就不好了,所以我下定决心不去看。

后来这朋友带这女孩出去吃饭,我又看了几眼,我们都借口吃过了,谁也不好意思当电灯泡,等他们走了好远消失不见,我们才考虑去哪里吃饭,可是附近似乎没啥好吃的,这很遗憾。

Tags:

学校放假了

有天快毕业了,我在座位上上收拾东西,马腾达的女朋友从外面进来,她抱着一摞书,边走边说,把你们的书还给你们,然后把三三两两的课本丢在马腾达,我,还有贾晓东的桌面上,她拿了我两个笔记本,马腾达的是数学课本,还是崭新的,我都不记得笔记本什么时候丢了,所以打开看了看,正是我的笔迹,扉页还写着王彦,隐约是我的曾用名,后面的字迹就模糊不清了,马腾达这女朋友有点调皮,有些可爱,个子稍高,我也是无语,她说我们不好好学习,要课本没用,所以把课本拿走了。

后来老师来了,他说我们最好用军队的快递寄东西,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丢失东西很麻烦,而且其他快递可能没有条件消毒,我很诧异什么时候军队也提供快递服务了,也许老师的意思是邮政吧,我看了课桌抽屉里的书,还有非常多,主要是复习资料习题之类,我也拿不准是丢了还是拿回家,总感觉可能还有用,所以不舍得丢掉,可是我已经拿了好几次回家,现在还有这么多,如果背回家会非常费劲,这些书又重又大,好烦呀

Tags:

和初恋吵架她要分手

有天我和初恋吵架了,她一气之下说要跟我分手,我当时感觉她是认真的,虽然觉得不可理解,但是还是接受了。

后来她上课的时候来到我的座位,跟我坐在一起,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我觉得是她甩了我,我一个男人不能低三下四的去求她复合,她一直认真的听课,我却如坐针毡,思前想后,总觉得不能因为一点小矛盾就说分手吧,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无聊吧,我在桌面上铺了一个毛巾,然后卷起来,再展开,后来我发现她也有一个毛巾垫在胳膊肘子下面。

后来放学了,初恋走出了教室,我和小方在校园里闲逛,突然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小方说要去看看,我却兴趣不大,他自己跑去了,我等了很久他也没有回来。

所以我决定去找他,这时我发现在那里哭的是初恋,然后听见韩红宣警告小方说,人家是有老公的,你不要瞎掺合,以为可以捡便宜,没准人家根本看不上你。

这句话我非常赞同,小方家是有钱,爸妈给的零花钱多,可是初恋应该看不上他,怪不得初恋喜欢找韩红宣聊天,因为他这个人很有深度,很多事情看的很透彻,我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直男,不太了解女人,虽然我后悔了,但是还是拉不下面子找初恋,可是她在这里哭,说明她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在她心里也许还是爱我的,这可怎么办呀,我要不要放下面子,找她复合呀。

Tags:

我去世的奶奶

有天我在家里发现了两个打针用的针头,而我似乎是一个医生,后来奶奶来到我们家,把其中一个针头拿走了,她用除锈的磨砂布擦拭针头,似乎准备用来扎针,我说这针头需要消毒,而且生锈了也不能用了,可能会得败血症,奶奶没有说话,拿着针头出门了,我在想她要给谁用,这可是人命关天呀。

奶奶早在2006年就过世了,我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对她有没有感情,可是我却时常想起她,记得小时候淘气,她生气说我的小祖宗xxx,我高兴的拍手大叫,奶奶叫我祖宗了,那我就比她厉害,她不明所以。

还有一次,奶奶家请人用荆条编箩筐,我看着倒扣着半成品箩筐说像坟,奶奶很生气说让我滚远点,这大概是她最生气的一次。

还有一次,我弄坏了家里的东西,我担心老爸打我,就躲在灶火屋里把门反锁了,爹爹爷爷帮我们家割麦回来,他们叫我开门,我不敢开,后来奶奶说帮我们家干活,我却锁着门,凉水都不让爷爷爹爹喝,我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其实这完全是误会,我总觉得我们都不善于沟通,所以有种种误解和隔阂,既是一家人也很难于释怀,而现在更加无法释怀

Tags:

拯救落入黑学校的学生

有天我路过一所学校,校园里一片漆黑,像是没有人,走近教室的时候发现里面隐约有光,仔细观察原来窗户和门都用木条封死了,这是什么样的学校,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感觉学生有危险,他们像是被圈禁起来了。

我感觉要救他们出来,就从外面拆开木条,打开门,招呼学生离开,我说这是所黑学校,你们赶紧回家吧。

大多数学生鱼贯而出,还有几个女生在迟疑,不过学生很快走光了,她们也只好不情愿的离开。

我也急忙离开学校,很快学校发现学生走光了,他们得知有人把学生放了出去非常生气,招呼老师围追堵截要把我抓住。

有人听说我是从南面来的,就安排很多老师去了那边,我心中窃喜,傻瓜都知道出其不意,从南边走太危险了,所以我决定往东,学校的东面是小树林,我一出校门就飞了起来,悄无声息的在老师们头顶绕路往东,老师们也知道这小树林便于隐藏踪迹,安排了很多老师搜索,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就在他们头顶。

很快我降落在一条小河上,准备伺机回家,今天绕了不少路,而且我觉得要乔装打扮一番,被老师截住就不好了,最好是有条船代步,假装渔民,老师肯定想不到,可是这穷乡僻壤,人都很少,更别说船了。

Tags:

风霜老人来我家做客

有天我回了老家,我来到平房顶上玩,突然发现路上水沟里有好几条大鱼,我连忙叫老妈出来捉,可是叫了很久老妈才来,这时水沟已经断流干涸了,大鱼也不见了,我觉得极为可惜。

我跟老妈说这海水涨潮也快,落潮也快,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而且还都是早上五六点钟,想抓鱼要起早,老妈走到学叔家门口,发现他们家门前有好几条活鱼,正门口还晒了很多鱼干,老妈表现的爱不释手,我都以为她想拿鱼干回家,不过最后她还是拍拍手放下了,我下了平房,老爸和一个小老头从外面进来,老爸给他一个很滑稽的高帽让他表演,这老头一边弹二胡,一边唱,我南京路上买碗面,加点葱加点蒜,搅一搅拌一拌,这面吃了真舒坦,我十分佩服这老头,他一定走南闯北,去了不少地方,见识不浅,不知老爸那里找来这么一个人。

这老头表演完了还觉得不过瘾,还给我们看他以前走南闯北拍的照片,他最喜欢的一张是黑白的,带着黑色的高帽,帽子下是花白的头发和胡子,像是历经沧桑,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照片特别有冲击感。

现在他染了头发,反而觉得普通了许多,他说老爸给的道具不好用,他进屋去拿道具,我跟他一起,在房间里看到跟照片一模一样的道具,我觉得这老头做直播肯定能赚钱,我觉得应该让老爸跟这老头商量,不知一个月给他600行不行,反正老头也不懂直播,我帮他拍照上传,如果赚钱大家分,可是又觉得600太少了。

Tags:

叔叔来借手电筒了

有天叔叔来我家借了手电筒,等他还回来的时候有点旧,左侧微微有点鼓包,这是我花了100多买的野营灯,晚上用的时候发现不亮了,左侧的挡板一碰就掉了,开关也烂了,电路板烧成一坨黑炭,看起来是短路了,电池也鼓包了,我心里颇有怨言,但是也不能埋怨叔叔弄坏了手电筒,毕竟他还回来的时候没有仔细看。

我打开我家的黑白旧电视,似乎隐约看见电视屁股后面打火,我连忙关机了,老爸过来了说这电视早坏了,不能用了,我说上次回来不是还能用吗,老爸打开机壳,里面也烧焦了,只留下几根电线,老爸把电线拨开,露出了几个整流二极管,就这样拆了十几个整流二极管,我说这东西新的几分钱一个,没准还可以卖钱,只是旧的可能不值钱,老爸把这些用盒子收了起来。

我看到盒子里还有一块像是收音机主板,还是比较新的,就想看看是不是还能用,这时老弟过来了,他说还能用,我说咱家不是还有旧收音机,正好把这主板装进去,老弟走了,我以为他去拿旧收音机,结果他拿来两台自己组装的收音机,就要把收音机里面的天线电线扯掉,我感觉他这收音机还是好的,这样一扯就坏了,所以连忙阻止了。

这梦像是预示着什么,也不能连续三个都是电器坏了,我得注意防火,家中有很多老旧电器。

Tags:

插座着火了

有天去上班,一打开电脑,插座就冒烟了,我急忙去拔插头,拔掉插头,隔壁电脑也冒烟了,墙上的电线也开始冒烟,我又急忙去拔插头,可是这电线皮都烧烂了,我不得不小心翼翼避开电缆,虽然最后拔掉了电缆,但是房间里已经漆黑一团,可能是开关跳闸了,我们出门看,其他公司都有电,只有我们这停电了。

后来师傅来维修,他说你们这布线有问题,电线只有1.5平方,这种电线只能用于照明,不能用于电脑等大功率电器,他还给我们看电线,这电线非常细,就像单根光纤,你们这装修没做好。

结果大家只能放假,小黄提议去看电影,他和小魏叫上女性朋友,我们去了电影院,这电影不怎么好看,我一直坐在后座看手机,小黄和小魏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们两个的女性朋友坐在他俩前面,等电影放完,我看了时间,已经十一点,而小魏已经睡着了,我叫他起来,说你这看电影怎么睡着了,我却发愁怎么回去,这时候地铁末班车也没了,他们当然可以开房,我去开房看起来很不划算,深圳这鬼地方开房不便宜。

这是连续两天做梦电线起火,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迷惑不解,这难道真实有什么预兆

Tags:

英语老师开始教地理知识了

有天快毕业了,英语老师辅导我们学习,没想到这节课她叫教我们元音字母和辅音字母,这似乎是初中水平的东西,大概她对我们的发音不满意吧,毕竟很多人都是哑巴英语,她先在黑板上写元音字母,后面大半个黑板都是辅音字母,又一个个带领我们纠正发音。

后半场是辅导作业,这次是提问地理知识,问七纵五横铁路干线都有哪些,结果没一个同学能够完全打出来,我十分不解,什么时候英语考试也要考地理了,也许现在出题思路改变了,我打开课本翻到铁路图这一页,上面纵横交错都是铁路线,而且现在铁路大跃进,高铁修了不少,早都不是七纵五横了,比如路过老家的郑万高铁也在图上,我上学那会儿还没有开始修高铁呢,我本以为自己可以答上几个,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老师经过我的座位,翻了翻我的课本,铁路图后面一页居然是几个肌肉男,老师没说什么走了,我很诧异什么时候课本上出现肌肉男了,这感觉是广告或者游戏里的人物呀。

Tags:

三过小河

有天我跟老爸经过一条小河,这河没有桥,我们都是蹚水经过,我却发现这河里有很多鱼,所以我随手抓了几下,居然抓到一条小鱼,我们那叫geya,身上带刺的,我随后丢进水里,想着那天再带儿子来抓鱼。

回家的时候,我们走的是不同的路,过河以后是个陡峭的土崖,我一马当先爬了上去,中途老爸说有东西拉下了,要回去拿,这我可犯愁了,这土崖这么陡,是没办法下去了,只能滑下去,可是这高度足足有十几米,很容易受伤,不过这样也必须下去,我保护好头就行了,所以我抱头往下滑,尽量保持平衡,不要发生翻滚,就这样我落入河水中,等我从水里出来,愕然发现我旁边有一条大鳄鱼,这大鳄鱼朝我扑了过来,我急忙闪避并抱住鳄鱼的脖子,我们俩僵持了一会儿,还是鳄鱼力气大,它挣脱潜入水中不见了,水面恢复了平静,我却觉得蹊跷,都说鳄鱼是水中霸主,它没理由这么容易放弃吧,所以我仔细观察四周,然而水面依然平静无波,我担心鳄鱼藏在水里,所以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观察,结果鳄鱼已经消失不见,大概是怕了我。

Tags:

去前公司面试

有天我去中软面试,这是相隔十年再次来到这家外包公司,其实当年我们加班并不多,大概我觉得中软还不错,而且我对外包并没有偏见,反而有些好感,然而没想到很多前同事都在中软,有些甚至不是中软的,夸张的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广也在,可是李广一直在北京工作,不知何时居然来了深圳,他只是微笑一下就继续工作了,大概工作很忙吧,负责面试的人给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我坐在那里发呆,渐渐的居然睁着眼睛睡着了,不一会儿贺磊来叫我,他说来来来,帮个忙,他是我初中同学,也在中软,这么多熟人在中软,我更想回这家前公司了。

我来到贺磊的工位,他的项目有三个人,贺磊是头,还有两个美女打下手,贺磊说现在有个项目需要测绘一个模型,这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体,他不知如何下手,我说这是一个三维模型,以其中一个点为参考点,通过测量边长和夹角就可以确定其他顶点,其实还是运用了三角函数,贺磊说原来如此,我知道三角函数,可这是个不规则长方体,我就犯难了,我心想贺磊可比我学习好,但是他欠缺实际经验,不能灵活变通,这就不好了,不过领导只要带好路就行,不需要知道太多的技术细节。

Tags:

隔壁的少妇

有天我刚出门,发现隔壁新来一带孩子的美女,她长得很美,所以我经常帮她忙,甚至对她有点想法,正好有天超市大减价,我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购物,她居然答应了,我们两个锁好门,一起出去了。

路上美女一言不发,我觉得很尴尬,因为冷场了,所以我只能将自己在深圳的经历,我说自己来深圳十多年了,依然只是一个边缘人,在这里没车没房,工作很繁忙,这美女开口了,她说是呀,深圳生活成本太高了,我立即接口问她那一年来深圳的,她说2014年,我说那你也是老深圳了,可你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学生,她说哪有,老阿姨了,我说你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学生,真的,美女眉开眼笑。

后来我跟她相处的很好,我经常去她家蹭饭,这天她正在厨房做饭,我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她并没有反抗,我就这样抱着她抱了很久,觉得她很有女人味,并不想有些人生了孩子就身材大变样,而她还是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胖,依然曲线优美,面容姣好。

Tags:

小学门口遇到同学

有天老师叫我们列队,然后带我们出了小学大门,然后停留在学校门口等待什么,我不愿意跟那么多同学挤在一起,就偷偷的跑出来在学校门口闲逛,这时我发现地上有很多电子元器件,像是发光二极管,整流二极管之类的小元件,我看了看,就把看起来还好的元件捡起来,就这样一边走一边捡,到了学校门口,这时发现同学拉了一个大纸箱出来,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拉的很吃力,我就上去帮忙,不一会儿,老板也来了,上次同学说老板生病住院了,大概现在出院了,不过我可不情愿跟他讲话,看到他我直接背过脸,假装没看见,老板又吩咐同学一些事情,就走了。

我隐约觉得大概老板想跟我说话,可是我却不能原谅他,因为他说工资里包含了加班费,还克扣了员工年假,请假一天需要补班两天,跟员工玩文字游戏,实在太可恶了。

也许他现在心态有些变化,可是木已成舟,我并不打算原谅他。

只是他看到同学跟我这个前同事还有联系不会有什么想法吧,这是我离开的时候心里嘀咕的事情,而同学看起来泰然自若,也许是我敏感多想了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