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修车遭遇女人杀蛇,吓死宝宝了

今天儿子的自行车坏了,我推着准备去修车,自行车前轮只剩下车圈,外胎和内胎不翼而飞,我想什么情况下才会这样,只听说过轮胎被扎的,好歹还有外胎,这是什么情况,肯定是有人故意破坏吧,这车虽小,推久了还挺累,我看飞轮下面有个圆柱体,正好可以支撑车身,就放下车把,在地上推着走,然后来到市中心,我记得那边有家店,上次还在那里修过车,索性还去那里,因为他那里商品玲琅满目,墙上,店里摆的满满的,看起来配件很全,这时有个中年妇女往地上丢了什么东西,我毫不在意的经过,没想到中年妇女惊叫起来,我低头一看,是一条红色的蛇,被斩成几段,而蛇头居然还在动,而且就在我脚下,我心里咯噔一下,就像被钉子扎了心脏一样,感觉心脏要从身体里跳出来,我匆忙闪身,躲开了蛇头,心想这女人怎么能乱丢垃圾,尤其是活物,这要是被咬了也很麻烦了,果然女人办事不靠谱,正好隔壁有家店,似乎也是自行车行,然而他似乎不卖童车,而且看起来是小店,我 直接略过了,再往前走发现上次修车的店关门了,现在正在装修,也许是生意不好,这年头做什么都难,想修车还找不到店,今天可能要无功而返了

同学恶作剧,我却苦不堪言

这天我刚来到学校,就发现很多人围着教室不知道看什么,我走过一看,原来是有个其他班女同学在练舞,她的肢体很灵活,舞的很美,不但是男同学看,女同学也来凑热闹,其中还有初恋,想不到她也喜欢看,不过现在我可不在乎她了,很鄙夷的从她身边走了。

这时马康跑过来跟我玩,他要我站在他肩上,我爬上去,他在校园里走来走去,我觉得很好玩,这样整个校园都尽收眼底,只是突然我又升高了,好像是马宏运来了,他把马康放在自己肩上了,而我已经跟房顶一样高了,我这我十分惊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摔下去估计腿都断了,马宏运在校园里走来走去,我在上面晃晃悠悠,我急的大叫,要他放我下来,可是他一直走个不停,我觉得虽然他比较壮,也不可能扛着两个人一直游走,我终究还是要摔下去,可是看看地面那么高,我也不敢跳下去,这可怎么办呐?

洋大人看上了女朋友,他们合伙欺负我,咱不能退后一步,必须死磕到底

这天我去健身,在公园遇到一女性朋友,我跟她不太熟,仅仅见过几面,我打了个招呼说,跑步呀,她说是呀,一起跑呀,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大概是这女人身材好,养眼吧,再加上穿着紧身衣,前凸后翘的,引起不少人注目,我先起步跑,跑着跑着感觉她没跟上来,回头一看她在做热身,我厚着脸皮跑回来等她,她又做了几组高抬腿,从侧面看,美极了,然后她说咱们开始跑吧,然后就一溜烟不见了,一口气跑到健身器材场地里,那里有螺旋形的管道,这女人跑进管道,就像小球滚进去一样,又一溜烟的跑出来,出来以后停在旁边休息,我想咱也不能像段誉一样那样厚脸皮贴上去,明显人家说一起跑步只是个客套话,所以就靠着栅栏休息,只是目光不离开这女人。

老家破房子倒了,糟心的是废墟里还有一只毒蛇耀武扬威

这天我想从平房下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房子晃了起来,没想到这老房子真的不行了,97年建的,又破又旧,可是现在没钱盖房子呀,我只能小心翼翼的走,地面还是晃晃悠悠的,最后我骑在墙头上,手扶着楼梯,防止平房倒在瓦房上,那瓦房时代更久远,是88年建的,要是这两栋房子都到了,我家只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我试图把平房推回去,可是一松手它就倒向瓦房,看来平房不行了,我索性不管了,最后靠在瓦房上,不过没有倒,墙头反而活动了,我心想要赶紧下去,低头一看,地上有条黑白相间的毒蛇,昂着头追一只癞蛤蟆,癞蛤蟆蹦蹦跳跳的,毒蛇在后面追,居然没追上,它停留在原地,我急忙喊老妈,希望tae来赶一下蛇,我可不想一屁股掉下去,砸在毒蛇头上,没想到这毒蛇一扭又一扭钻过下水道去了爷爷家,我又喊爷爷,让他小心毒蛇,爷爷过来了,拿着铁锹站在院子里,没想到毒蛇又从下水道钻了回来,而这时墙倒了,我向毒蛇身上落去,我急忙喊老妈,落地以后我立马起身就跑,这毒蛇就在后面追,可是我怎么跑也跑不过他,最后被他咬了一口,我很担心自己会死,老妈怎么还没来,又担心老妈会被蛇咬,又不想让她来,真纠结。

学校老师不咋地,但一听到退学费我就感恩戴德,还是钱最好用

这天早上突然刮起狂风,下起大雨,我心想这下不用上学了,于是又睡了过去,不一会儿老妈来叫我起床,我想说粗话,TMD,可是没敢说出口,只是迷迷糊糊嘟囔了几句,老妈看我不起床就走了,这时我发现同学也在我家睡,老妈可能不想耽误我们上学才叫我,直接叫同学起床不太礼貌,可是我们补课补了半个月了,一天都没休息,这是不把学生当人看呀,资本主义刮风下雨就放假,我们社会主义学生就该风雨无阻的去上学,我心里愤愤不平。

可是刚睡下不久,又有小贩高叫豆腐花,把我气炸了,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气冲冲的跑出门找小贩没找到,这下睡意全无,我叫醒同学去上学。

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了,语文老师先是讲课,讲到干煸豆角,他写成了干涡豆角,下面学生提醒他写错了,他又改成提手旁,学生说还是不对,他才改成鍋,可是学生又说,那是繁体字,现在用简体字方便多了,我想啥学校,老师的水平不行呀!

快下课的时候,老师找到班长,说要给我退一天补课费,因为我多半天没来,也没上课,凭啥收我钱呀,我顿时觉得老师的形象高大起来,别的不说,但是退钱的举动就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啥时候听说交给学校的钱还能退了,而且我这可以说是天气原因,也可以说是个人原因没到学校,不管怎么说,老师的做法非常人性化,同学也退钱了,我想以后要好好听课,这样的老师不坏。

鬼老头给我吃虫子,我还不敢戳穿,还是跟叔叔打鬼子过瘾

这天晚上放学回家,经过一个村子,看到那V字形的墙壁,我突然想到里面有鬼,上次我经过的时候,直接被吸了进去,里面是一所学校,学校后面有鬼,想到这我远离墙壁,希望找个人问路,虽然问的可能也是鬼,不过我可以半真半假,从鬼嘴里套话,果然附近有户人家,一个老头在门口支了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几口大锅,似乎是卖小食的,我走过去,我说想去学校后面的村子怎么走,如果老头说要先进学校,那他肯定是和鬼是一伙的,不过我要先买点食物,装作不经意的问他,只见他买的是茶叶蛋和焖面,我要了2个茶叶蛋和一份面条,然后问路,老头大致说的不错,西面是公路,正北是一条河,村子就在河对面,只是分岔路有点对不上,不过他没有让我进学校,让我放心不少,他说自己得焖面很正宗,让我尝尝,这低头看了一眼焖面,隐约看到盘子里有很多虫在蠕动,再仔细一看,又变成了正常的面,我感觉有点邪门,我不可能眼花的,这老头没准也是鬼,鬼做的饭能吃吗,可是我该怎么拒绝老头呢,他会不会叫人抓我?

大洪水自告奋勇去侦察,没想到学院还不感恩,反而见死不救

这天学校里传来小道消息,说北方发洪水了,就在隔壁县,淹了很多地方,学校想派人去看看,想搞清楚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学校,开始让大家自愿报名,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一些平时很活跃的同学也焉了,果然干正事的肯定不是那些夸夸其谈的人,最后我和班上几个同学报了名,我们出了校门沿着小路一直往北走,走着走着,感觉地上好像下霜了,而且似乎天气变冷了许多,地里的麦苗变成深绿色,就像是被开水煮过一样,而且前面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而且周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我感觉很怪异,我想也许是洪水加寒潮,这时有人提议回去,大家心照不宣的往回跑,更奇怪的是燕麦苗开始飞速的生长,转眼间就从手掌大小变成小碗那么大,好像变成了魔法植物,像是要把人缠住,这是什么东西,大家更是慌作一团,麦田也开始疯狂生长,很快变成了小树,把小路都盖住了,我们想今天肯定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可是大家还不想放弃,我们已经快到前面的村庄了。

叔叔的小儿子好可爱

这天我出门玩,看见路中间放了一张双层床,而叔叔坐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我想一定是叔叔有儿子了,就过去打招呼,我小时候是叔叔的跟班,叔叔对我很好,他有了儿子我也很高兴,不知道他儿子怕不怕生人,我就坐在床上看小男孩,他正在折纸,看起来有一岁的样子,已经会坐了,没想到小男孩折来折去,最后竟然折了一个飞机,我觉得很神奇,我女儿六岁了,还不会这飞机,而这个小男孩才一岁,他怎么会,也许他遗传了叔叔的聪明才智,我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跟叔叔说,弟弟都会折纸了,叔叔似乎并不吃惊,我靠近小男孩,做了个鬼脸,想逗他笑,谁知人家表现的很沉稳,根本不看我,我又跟他玩躲猫猫,用被子挡住再拿开,他才微微笑了一下,我觉得可能他还是认生,放不开,我听说只要对着婴儿笑,婴儿也会笑,于是我对着小弟弟呲牙咧嘴的笑,小弟弟终于笑了,叔叔有点吃惊,还能这样,后来来了很多邻居,大家围着聊天,小男孩下了床,沿着床走,后来他想转身,结果摔倒了,我想去扶他的时候,他又坐了起来,看起来想哭又忍住了,我把他抱到床上,他看见叔叔,就又笑了,我想这小弟弟真坚强。

过年放炮炸到手,把老爸气晕了

快过年了,我从小店买了一些响炮在菜地里放,我把炮放在路肩石块上,没想到响炮掉了下来,引信也掉了,掉在手背上,又滚落地上,响炮里面的装药是黄色的,而且似乎有点黏,可是常见的炮药都是灰白色的,这时我的手背开始隐隐发痒,我用另一只手擦了几下,没想到手背变红了,而且肿了起来,就像是中毒了,这下我傻眼了,回家找老爸,我想也许他知道原因,没想到老爸看了以后说太很冷,冷的发抖,我急忙叫来老妈,老爸这时候已经晕倒了,老爸有心绞痛,难道他又犯病了,可是他说今年身体好了很多,难道是怕我担心骗我的,我越想越觉得恐惧,我不想失去老爸,可是眼前的情况很不乐观呀,我很自责自己遇到一点小问题就找他,可能他着急犯病了,我该怎么办呀

漂流到一海岛,没想到海岛上的人都不是善茬

有天看新闻报道有个小孩带着洗脸盆在海上漂泊一周,用洗脸盆当游泳圈浮在海面上,饿了就用洗脸盆抓鱼,居然奇迹般生还,我觉得太神奇了,自己也想尝试一下,所以找了一个洗脸盆下了海,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了问题,洗脸盆根本扣不住空气,海面波浪起伏,很快空气就漏光了,可是我并不死心,觉得还可以再试试抓鱼。

很快,天黑了,我在海上漂了很久,真是又累又饿,所以把洗脸盆平放到海水中,等了几分钟,把洗脸盆提出水面,用手摸了摸,根本没有鱼,于是我又尝试了很久,结果还是海水,新闻害死人呀,我算是明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了,我隐约看见海水里有黄黄的东西,似乎是有人落水了,我潜下去,把黄色的物体捞上来,原来是半大孩子,我拖着他往感觉是陆地的方向游,当时我真是又累又饿,还拖着一个小孩,这小孩长的眉清目秀,倒是好看,就在这时,我发现海水里出现了更多黄色物体,其中一个抓住我的手,把我往海水里拖,而且我身边的小孩也好像变沉了,往水里沉去,我想着他也许死了,于是我放手让他往海里沉去,然后想把拽我的东西找出来,于是我钻进海水里把另外一个小孩拖出来,这个小孩嬉皮笑脸的,让我很生气,我把他丢进水里,上了岸,这是个不知名的小岛,上面生活着很多人,像是中国人,也说普通话,听说这里吃饭是免费的,我就去了食堂。

英语课瞌睡连连头悬梁锥刺股也要学

这天我跟李永欣一起去张鹏洋家,因为上学期我们把书本放在了张家,我跟他走到七一路的时候,李说我们吃完饭再去吧,我想也对,现在正是饭点,突然跑去恐怕有点不方便,李还真是懂事,我就差远了,不过我说我知道附近有家面馆,味道还不错,就提议去吃,李同意了。

吃完饭我们来到张家,准备把书装在书包里,但是我发现这课本也太多了,新的夹杂这旧的,把桌子抽屉塞的满满的,如果我们走着回去就太累了,索性我挑了几本喜欢的放进书包,急忙离开了,因为距离学校很远了,晚上还要上课。

就这样我们来到学校,刚坐了没一会儿,班主任来到教室,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我都不记得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只是感觉很饿,而我正在削红薯,我的桌面上铺满了带泥巴的红薯,我现在就是掐头去尾,把泥巴削掉准备煮红薯,班主任走过来的时候也没说什么。

被小姐姐勾了魂,屁颠屁颠去找她找不到,还得社会我大哥帮忙

这天我正在街上走,有个小姐姐东西掉了,我顺手捡起来追上去还给她,一看她正面,顿时让人眼前一亮,真有种看到女神的感觉,我盯着她一直看,她淡淡一笑说,想见她去排队,我鬼使神差的去了旁边的大楼,因为小姐姐说她在那里上班,只见墙上贴着海报,上面写着马夫人,封面就是那位小姐姐,我心想难道她是演员,可是那些明星出行都是前呼后拥的,她一个助手也没有,没准只是个替身,也许还有机会。

到了大楼里面,果真有很多人排队,而且还有社会他大哥从里面出来,带了一群小弟,穿着黑上衣,拽的不行,不知道是黑社会还是演员,而且我还碰到了东晓,那个小姐姐看来很受欢迎呀,我也跟着排队,站在东晓后面,很快有人出来领着进了大厦,等了很久才轮到我们,东晓很快进了大厦,我却发现鞋掉了,低头一看,我这鞋太寒酸了,沾满泥土,我却没东西擦,再抬头一看东晓已经不见了,我连忙系好鞋带跑进大厦,隐约看见东晓进了一个门,门前还有守卫,我急忙进去了,有几个社会人坐在沙发里吞云吐雾,我直接进了里间,坐在沙发上等,我以为东晓进了正对大门的小房间。

无偿帮前老板干活出了篓子他还要赔钱,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天我找老板要工资,想着快过年了,于是提前做做功夫,事先提醒他服务器到期了,没想到老板直接发给我一个截图,说服务商扣费了,我说扣费不是很正常吗,他说我上次把外包人员的帐号删了,那个帐号绑定了包月服务,导致现在他被扣费2000多,现在他要求我赔偿,我震惊了,外包干了没几天就走了,他开发的程序有问题,所以被我删除了,现在赖我了,即使我不删照样扣费呀,只是能在服务商后台看到而已,这让我无语了,这是要黑我工资的节奏,白瞎我这么认真负责,离职了还帮他维护,他又没给一分钱,现在我还有错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同事又哭又闹的反而拿到工资了,我想着他资金紧张没催他,反而工资没了,同事天天跟着他喝酒,也没见对工作多上心,这让我真是欲哭无泪

拉车的老黄牛走丢了,回家却发现一只牛大腿,这是怎么了

这天我跟老爸老妈去杀芝麻,很快天黑了,我们准备装车回家,老妈牵牛,我驾车,可是我依稀看见老妈没有用牛,而是把绳子套在肩膀上拉着走,我也不太确定,毕竟天黑看不清,我又是近视眼。

又往前走了很久,走到双庙,这时已经有路灯,我才发现牛已经不见了,老妈一个人在前边走,我叫住老妈,说牛不见了,老妈这时才发现,我们回头看,虽然路上有一只黄牛但并不是我家的,我觉得要是牛丢了就亏大了,现在一头牛可要好几万的。

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回了家,家里有一只牛大腿,我们准备把牛吃了,我要把牛腿剁碎,所以拿着砍刀对着骨头缝隙用力砍,很快牛腿就被大卸八块,我第一次杀牛,居然熟练的像老师傅,我自己都很吃惊,只是腿骨上粘连很多肉,丢掉可惜,所以只好用刀往下剐,这时我看到地上都是牛血,场面相当血腥,我以前感觉自己晕血,见不得血腥的场面,今天是怎么了,居然这么淡定

老破小水管爆裂怎么修也修不好,回家一看房子居然不见了

这天我刚出门就发现楼道里水管裂开了,自来水顺着楼梯流了下去,在门口汇成小水潭,流到砖缝里去了,我顿时担心这房子别人看到怎么卖出去,老婆说房子太小了,要换大的,可是我们可没有钱全款买房,所以计划把这旧房子卖了,我真担心这房子太旧了,会不会水侵以后突然就倒了,毕竟墙皮一筘就掉,所以我又回屋找老婆商量。

可是等我再出来的时候惊呆了,四周的房子都不见了,我家变成了一楼,周围都是水坑,甚至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地面又下沉了,泥水漫到地面上了,这房子真不行了,这可亏大了,这房子还没买多久,本钱都砸进去了呀

日本老板叫我回去做事,我喜出望外的答应了,没想到却是一场梦

有天,永岛跟我说,他那里缺人,问我想不想回去,我一口答应了,我觉得他也许是最好的老板,相比较之下,很多老板差远了,也许是因为他是日本人,做事很认真,一丝不苟,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忙着谈业务,而且在他那里从来不加班,下班就可以走人,就算加班他也会赶人走,除非太重要的事情,印象中2年中只有一次吧。

我觉得他甚至有一种人格魅力,让你想做些什么,而不是混日子,这样的老板如果还不能成功真是老天瞎了眼。

很快我来到办公室,一如往常的小,每个桌面都是两台显示器,一旁的桌子上还放着一台新主机,也许是为我准备的,我打了个招呼,准备把电脑装好,心里想着要好好跟着他干,没准哪天发财了。

这也许是我的一厢情愿,当初我哭着喊着要离开,现在怎么有脸回去,只是感觉跟着这样的老板才是最好的,不画饼,没有996,没有pua,就我所见,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差远了,感觉就是烧钱,而且还不干活,管理混乱,拉帮结派,好难呀

免费飞机上端庄空姐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天听说可以免费坐飞机,我和几个朋友急忙赶到了机场,上了飞机,里面空无一人,没想到我们是来的最早的,空姐招呼了一下就走了,飞机的过道非常窄,我们带的行李很占地方,我觉得应该把行李放好,就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有些毛巾之类的杂物,似乎是飞机上用的,第二格很空,不过有些杂物,我准备收拾一下,却发现几个绿皮的小本子,看起来像是证件,我很好奇,拿来一看,原来是那空姐的普通话合格证,上面写89年,我好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我跟朋友说,你看那空姐是89年的,他也很好奇说给我看看,我递给他证件说,抽屉里还有,他急忙打开抽屉把那一叠证件拿走了。

我继续收拾东西,看到一粉色的很可爱的小包,拿来一看,正面很卡通,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我翻了过来,一看里面似乎是一个橡胶圈,还有一些纸巾,捏起来粘粘的,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避孕套,还是用过的,我擦,太恶心了,没想到空姐也干这事,而且是在飞机上,而且还留下了痕迹,原来长得漂亮的空姐也不过如此,我对她的印象一落千丈,我把小包丢进抽屉里准备换一个用。

小贩助人为乐,学生却不感恩,反而诬陷小贩乱摆摊

这天放学回家,走到镇上的时候发现镇上非常热闹,密密麻麻都是人,行走非常困难,我被人流推着往前走,手里拿着奶粉和婴儿尿布,这时反方向来了一辆手推车,这是一个小贩,我被人流推向手推车,眼看着就要把小贩的东西推倒,我急忙把奶粉尿布放在手推车上,然后就被人流推走了,我去,我的奶粉尿布怎么办,可是我根本无法转身,我只能拼命盯住小贩,记下他的相貌,没准哪天还能遇到他,然后就回家了。

等上学的时候,果然又遇到小贩,我的奶粉和尿布还在,我同学的东西也在小贩手推车上,我们都很高兴,大家的东西都在,我们求这小贩去学校,没想到他同意了,看来他是个好人。

女同学借我饭票,这还是头一遭,难道我也有女人缘

这天去吃饭,通常我都是跟李国亮搭伙,我们一起去饭堂,他先去买菜了,我跟几个同学走在后面,等我到饭堂的时候,他已经打了二个菜,其中一个是番茄炒鸡蛋,我去打饭,我打饭回来看到他把番茄炒蛋给了别人,自己转身走了,我不明白怎么了,吃了几口干饭,他并没有叫我一起的意思,我只能去买菜,却发现没饭票了,于是我站在饭堂门口发呆,有个女学生过来了,她看出我似乎没有饭票了,就给了我一张五斤的饭票,然后就走了,而我并不认识她,真奇怪,什么时候我也有这么好运气了,来到饭堂,只剩下绿豆芽了,荤菜我本能的觉得五斤饭票不够,师傅打了绿豆芽给我,果然没有找零,现在的物价太贵了,五斤的饭票只能买一份豆芽了,而且还是凉的,不过总要填饱肚子,我并不讲究吃穿,所以我很快吃了起来

老房子里的怪异花轿

这天我在河边玩,发现这里有个洞,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我就伸手去掏,然而这洞内部却异常宽阔,并且还拐弯,我不想犯险,万一里面有蛇就麻烦了,想到这连忙缩回手,而且似乎真的摸到了什么东西,肯定不是土,感觉像是折扇一样的东西。

我退后几步站在洞口,用力踩了几脚,洞口塌陷了,原来里面是蜂窝一样的洞,纵横交错,足足有大腿那么粗,这什么鬼,这是多大的蛇才能打这样的洞,我心里发毛,急忙离开了,后来我似乎感应到什么,回头一看,土堆不见了,出现一座小楼,楼的正面有个大大的喜字,楼体呈暗红色,显得很有沧桑感,再仔细一看,中间似乎有个花轿,花轿空空的并没有人,只是花轿似乎被困在小楼里,这太诡异了,而且怎么一转眼土堆就变成了楼,我不想深究,总觉得不安心,所以马上离开了。

鬼老弟帮忙干活,我却怀疑老弟动机

这天老弟又来帮家里干活,我们都心照不宣,只是我有点好奇,我想知道好鬼和恶鬼有什么区别,就问老弟,他沉默不语,我又问好鬼是不是没有自主意识,他的行为只是一种习惯,来自于自己的执念,老弟转身要走,我拉住他不让他走,但是他还是不回答,我心想也许阴间有什么规矩不成,不能随便对人言,我又说,你可以不回答,只是点头和摇头就行,我又问恶鬼是被邪恶意识占据了吗,老弟还是没有反应,似乎他有口难开,这可怎么办

这梦真有点无厘头,老弟好好的,似乎我梦里不希望老弟好,也许我过于自卑了,包括学历能力,甚至于对家庭的贡献,人呀骨子里都是自私的,怪不得再亲密的关系,长大了也淡了很多

被鬼骗下水可恨鬼还不怕十字架

这天去上学,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同学在水潭里游泳,这水潭就在路边,只是和里面的落差非常大,大概有十几米,潭水看起来清澈无比,我问那同学水冷吗,他说不冷但是不要我下去,我想这人怎么了,天这么热,他在下面快活却不想让别人下去,所以马上脱衣准备跳下去。

我目测了落点,稍稍用力往前推,依靠岸边的反作用力跳了下去,避开同学的位置,扑通一声落水了,这水潭果然清凉无比,我正准备往水潭中间游,但是却摸到一个球一样的东西,肯定不是那同学,也许是个死人,想到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正想离开,突然又东西扣住我的手臂,他似乎有长长的指甲,妈呀,我吓得魂飞魄散,这水潭里有水鬼,我用力挣扎,然而依然无法挣脱,这时另一只手也被另一个水鬼扣住,他们拉着我往水里沉去,TMD,那个同学肯定是水鬼,更可恶的是水鬼还会欲擒故纵,这也太坑爹了,现在我想用十字架照他们也没用,首先我看不见他们,其次我的双手被水鬼抓住,无法自由行动,这可怎么办呀!

老弟开车迷路别我一顿数落他也不敢吭声

这天我和老弟去走亲戚,走到半路想起来忘带东西,我们只好回头,走到收费站的时候,老弟说,我来开车吧,你休息一会儿,我正好有点困,就让老弟开了,结果老弟开进小巷迷路了,我问他怎么还没回到家,老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我说你是不是迷路了,他只好承认是,我说你能不能开回收费站,老弟答应了,沿着一条路一直往下开,结果来到了城北,而我家在城南,这没有导航我也犯愁了,小城的道路乱七八糟的,很容易迷失方向,我真后悔让老弟开车。

我似乎总是对老弟有偏见,我做梦他基本上就是个猪队友,也许是因为他小时候总是弄坏我的玩具,也许是因为妒忌老弟的学历,或者是因为自私,因为我常年不在家,老弟把老爸老妈照顾的很好,农忙的时候甚至请假回家帮忙干活

被猪队友坑惨沦落为佣兵修理小日本

这天我正在打游戏,开局我派步兵去侦查,地方的基地在小山顶部的平底上,我的小兵刚到对方基地,盟军就来了两辆sdkfz234,对着对方基地就轰,很快就把对方基地打爆了,一辆装甲车爆了,留下一工程师,盟军又用工程师把对方的核电厂卖了,我擦,这怎么了,开局没资源,盟军怎么能造重工,我迷糊了,不甘心点了自己基地,里面也可以造终极武器M26潘兴重坦,这让我大吃一惊,所以马上点建造,很快潘兴坦克来了,路过山体的时候,发现这小山到处是弹坑,山体像是被核爆轰了一个大洞,里面是核电站残骸,看起来非常吓人,来到山顶以后,我开始清理建筑群,然而战斗已经结束了。

看小视频被初恋发现我居然感无视她为什么

这天我正在教室里开着电脑看短视频,不知道为什么我挑选的都是貌美肤白的大美女,大概是向旁边的初恋示威吧,她要跟我分手,而我并不愿意,我看的津津有味,赞叹不已,突然她伸头过来说,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美颜滤镜,我推开她的脸说,要你管,我就是喜欢看,心里觉得这脸孔还是让我着迷,让我爱不释手,以至于我走神了,心想不知道便宜了谁,为什么她要离开我,我一直不明白。

很快下课了,我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发现电脑键盘不见了,机箱也被拆了,里面的内存不知被谁折断了,躺在课桌上,我无比的愤怒,为什么我总是遭遇这些破事,这时我的朋友过来了,他检查了电脑说,那内存条上似乎夹了纸片,我拿起来一看,疑惑不解,上面是我们班最帅的同学名字,不可能是他故意破坏呀,我跟他可没什么冲突,初恋也不可能喜欢她,我觉得初恋不是那样的人,我又从地上捡起纸屑,想拼凑起来找到一些线索,可是这纸屑太多太乱了,我很快就放弃了,眼看着快上课了,我的课桌周围都是纸屑可怎么办。

后来放假了,我们去做暑假工,来到一个地方面试,只见沙发上躺了几个女学生,隐隐觉得这公司不靠谱,到了里面更觉得诧异,几个女职员极力讨好像是领导模样的人,而这些人也来者不拒,眼看着越来越不堪入目,领导叫住我们,说外面的女学生归我我们了,那笑容语气无比的淫荡。

外星人占领地球,人类中叛徒层出不穷,这可怎么办

有天,地球被邪恶的外星人占领了,他们奴役了很多地球人,人类之中也出现了很多叛徒,我和几个朋友被反抗组织派出去侦查,我来到舅舅家,刚进院子就好像被人发现了,所以只能躲在土墙后面,舅舅邻居出来了,是一个少女,长的很漂亮,我却不敢多看,听说女人第六感都很灵敏,我不想被她发现,很快她走过去了,没有发现我,这时又来了一个中年村民,拿着手电筒照来照去,不过也没发现我。

很快我决定回去,我们的基地在一个废弃的大楼里,从外面看残垣断壁,谁也想不到这里就是我们的落脚地,而且入口就在开裂的天花板缝隙里,需要很费劲的才能爬上去,上面是一个小房间,里面很多双层床,就是我们休息的地方,其他朋友还没回来,我看了脏兮兮的脸盆,决定拿去冲洗,我们这脸盆是公用的,即用来吃饭洗脸洗脚,想想还有点恶心,但是没办法,只能用之前仔细的清洗。

我拿着脸盆来到洗手台,这洗手台就在村边的小河边上,其实就是个水泥台,上面有个自来水龙头而已,我把脸盆洗的想刚开封一样还觉得脏,最后又洗了一遍,这时我看见河水里有个人依稀像是小闯,我就叫了几声,那个人回过头来,我才发现是小闯的妈妈,我说小闯还没回来呀,,她反问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吗,我说不知道呀,我们分配的任务不同,他说你们要相互间多照应呀,我说那你就放心吧,我们小学是同学,高中还是同学,现在还在一起奋斗呢。

无知小孩下海游泳,教训他还不听,现在小孩都这么牛了

这天我带儿子和他的好朋友去海边玩,看到他们在堆沙丘我就玩起了手机,不知道玩了有多久,突然发现他们两个不见了,我急忙去寻找,却发现他们正在海里玩,他的好朋友拉着他往深水中走去,海浪一波一波的涌过来,我心里一沉,这多亏发现的早,要不然什么时候淹死他们我都不知道,我连忙喊他们回来,叫了好几声,他们只是暂停一下,却没有往回走,我气急败坏的跑过去说,快回来,再不回来,抓到你们打死。

他们两个勉强上了岸,我准备去抓儿子,然后揍他,说好不能下水,两个人还不听我的话,偷偷下水,虽然儿子想跑,但是小孩子毕竟年幼,我很快就追上他,抱在怀里,他依然挣扎,我跟他说,不让你下水你怎么不听,淹死怎么办,他说要和好朋友学习游泳,我说你们两个谁会游泳,他无言以对。

很快他的好朋友带着爸爸来了,高喊着要我教他游泳,奇怪的是他们是从海的另一边过来的,想来到我这里还要坐小船,我开始还有点担他爸爸是来责问我的,毕竟疏于照顾小孩,万一发生意外就说不清了。

我开始思考怎么教他们游泳,也许应该理论联系实际,先讲解原理,让他们先能够漂浮在海中,也许应该以轮船为例,告诉他们钢铁之物不沉的原因,再讲解人体主要构成是水,跟海水一样,理论上是不会沉的,只是要掌握方法,想着这些东西,我又想到海水不同于河水,海浪的存在是个问题,怎么能静止漂浮在海水中呢?

前世仇人来报仇,神兽也帮他,没天理了

有天出去玩,走过一个村庄,我觉得很怪异,似乎我曾经来过,然而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来过,然后就遇到儿子和女儿,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说话,就有人冲出来,抱着他们就跑,我急忙大喊抢小孩了,抢小孩了。然后去追这几个人,他们可能怕被追上,就把儿子和女儿放下了,我依然很气愤,这些人怎么敢光天化日之下抢小孩,就跟着他们来到走过的村子,然后这些人跑进一栋茅草屋不见了,我追到跟前发现,茅草屋邻路的土墙根本没有门,土墙斑驳不已,有很多手腕粗细的黑洞,然而人依然不可能从这些洞里钻过去,难道那些人是鬼,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也怕鬼,不过听说鬼怕十字架,我双手合十化作十字架照这茅草屋,似乎隐约听见里面传出凄厉的惨叫声,难道真是鬼,我心中大喜变换方向,避开障碍物,想让十字架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时身后有人呼叫,快拦住他,等下鲲鹏要被他弄死了,我十分不解,鲲鹏是神兽呀,怎么和坏人在一起,我想这也许是小鬼故意骗我的,所以我并不放手,这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用什么东西在我腰间扎了一下,然后我就感觉身体里有热热的东西流出来,也许是鲜血,我还是努力用十字架照茅草屋,但是意识却不清晰了,晕晕欲睡,索性装死希望骗过这些人,所以假装失血过多晕倒了,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有个人笑起来了,说看看,他又装死了。

老爸农村建新房,居然还请了网红来助场

这天回了老家,发现老爸盖了新房,只是还没有装修,门窗都没有安装,就相当于毛胚房,心想老爸真不容易,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至少也要十几万吧,我跟老弟去楼上看,我们不是走楼梯而是用梯子,这房子通风很好,只是门口的地面都是镂空的,其它门也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想也许是方便装门,老弟也表示不理解,这时老妈叫他,他就下去了,好像是要他帮忙烧火做饭,我打算去楼顶看看,来到楼顶发现了我种的蒜苗,不死不活,叶子黄黄的,而且似乎被人掐过,我找了工具想把蒜苗挖出来,挖了一半发现蒜苗根似乎很健康,白白的,就像一根根迷你版葱白,我又不想挖它了,也许还能长出来蒜疙瘩,这时我发现房顶种了很多不知名的植物,好像是老弟从蒙古弄来的,这些草叶子边缘长满锯齿,很像本地一种野草,可是这植物也很茂盛,简直就像是小型灌木,房顶上还晒了不少,也许是某种草药,这时老妈说做好饭了,叫我去吃饭,我发现房子还做了护坡,看起来并不陡,我想也许可以滑下去,就找了一些树叶,垫在屁股下防止磨破裤子,就这样滑了下去,感觉很惊险刺激,只是滑到一半的时候树叶子都变成渣子。

无良老板强制通宵加班,我敢怒不敢言

快下班的时候,老板叫我把资料整理好给他,我想老板总是这样,一到下班就指使别人做事,肯定今天又要加班了,他说让我把员工的身份证复印一下,我拿着身份证去复印机那里,却发现打印机下面漏水,流了很远,打开复印机,放入身份证,按复印没反应,我拿出身份证找老板,仔细看了身份证,是阿珍的,老板怎么有阿珍的身份证,我很奇怪,我跟老板说复印机坏了,老板说那怎么办,现在都下班了,这打印机能不能修好,这资料必须今天准备好,明天等着用呢。

我最烦这句等着用呢,前老板也经常说这句话,可是所谓的等着用根本屁事没有,只是老板的一种手段,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也只能去看打印机,打开送纸盒,里面全是油墨,夹杂着污水,就像是机油,这就是老板贪便宜喜欢买二手货,可是这东西整天坏,修来修去花的钱也不少了,老板怎么就不明白呢。

最后我说这坏的太严重了,修不好,老板说那帮我整理资料吧,我真想说整理你妹,然而还是坐下整理资料,很快一晚上过去了,资料整理完了,老板说请我吃面条,我心想世界上最扣的就是你,通宵达旦加班只有一碗面条。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