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梨黄梨

有天我在楼下遇到舍友,李晶晶,李广,林森和张鹏洋,那天是十五,月光明媚,正适合出去玩,林森有事决定回家,李广和李晶晶计划去公园玩,张鹏洋不想去,他看我站在旁边没有任何表示,他问我去哪里,我说还没想好,张说咱们去打游戏吧,我说好,然后我们来到张鹏洋家,他打开电脑准备打游戏,我看到桌子上有两个梨,我开玩笑说打游戏还有梨吃还不错,他起身去厕所,我去洗手池洗梨,回来发现门口还有很多青梨,而我吃的是黄色的,难道张鹏洋家开始种梨了,怎么这么多梨,不过我没有问,我觉得地上的梨可能还没熟吧。

Tags:

漂亮女同事

有天,我从朱湾回家,当然我是飞着走的,突然我发现空中很多丝带,我就扯了一条在空中挥舞,这时有个女人说你看那里,好漂亮哦,我往下一看是侯哥和小齐,我问小齐,你要吗,我带你摘一个下来,我环抱着她的腰起飞,摘了一个下来,她高兴的合不拢嘴,侯哥说不就是丝带吗,有什么好高兴的。

回家以后,小齐又来找我,她说她儿子也想去摘丝带,我打量了一下他儿子面有难色,她儿子是个胖墩,我有点担心载不动他,不过看在小齐的份上试试看吧,我对美女没有任何抵抗力,我拉着她儿子起飞,助跑了很远也飞不起来,只能回去找小齐,这时我发现小齐变成了婶婶的模样。

我这婶婶叫桃芝比我还小,我堂叔40了才娶了她,而她只有二十出头,一双大眼睛非常有味道,在村里人见人爱,只是可能年龄差距太大离婚了,留下几个孩子回老家了,她的儿子像她的眼睛,感觉超级可爱,不过在我的梦里变成了胖墩,我总怀疑我是不想载她儿子,小孩再胖也不应该比成人重吧

Tags:

神秘组织

有天我参加了神秘组织,教官让我们列队训话,她说你们加入这个组织说明你们都是精英,都是最棒的,你们的追求应该不一样,不应该是那些金钱美女帅哥等庸俗的东西,你们都有自己的使命,大家深受鼓舞,士气高昂,不过我的同伴栋却不以为然,他抱着我一直晃,他在最后一排,我在他前面,而我的前面就是女生了,教官注意不到,他故意推我撞前面的女生,我只能克制,减轻幅度,就像是换站姿一样,轻轻的触碰前面的女生,只是栋一直做小动作,前面的女生似乎不乐意了,我觉得她快要发作了,我转头对栋说,你不要晃了,如果撞到前面的女生我就揍你,你信不信?,他才停止小动作,后来教官让我们训练专注力,盯着屋顶看,不能眨眼,心里想着自己的使命,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感觉目光更敏锐了,听觉也提高了,甚至能听到平时不注意的细小的声音,而且脑袋异常的清醒,这教官看起来很厉害,不过我却担心自己是不是进了邪教组织。

Tags:

往事随风

有天在教室上课,初恋坐在我后面,大声的读书,我想她肯定想吸引我的注意让我看她,所以我不理她,后来她终于按耐不住用手拍我肩膀叫我,我仍然置之不理,她可能觉得没意思就偃旗息鼓了,我想大家都结婚了,还能怎么样,回不到从前了。

我跟另外一个女同学聊的很来,她经常来问我问题,我也是有问必答,我觉得这女同学也不错,只是后来她说了一句初恋说过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她的语气神态几乎跟初恋一样,我太震撼了,难道她是初恋的暗探,或者她们是同一个人,又或者女人都这样,我傻傻分不清楚,含糊应付了几句,暗想不能太坦白了,这女同学并没有特别的表示,继续安心学习,我却靠着墙思绪万千,突然一阵风吹来,我的上衣不见了,而老师还在教室里,我只好藏在角落里,等待下课,这时已经八点四十五,再有十五分钟就下课了。

其实当初放不下的是我,一年前我还加了初恋微信,跟她说我很想她,那段时间大概是人生中最暗淡的时刻,事业不顺,经济上亏损了七八万,几乎是我全部的积蓄,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干什么,总担心那一天自己突然死了,空留许多遗憾,很多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想做的事没有做,那时候疯狂想家,疯狂想她,甚至我真打算回家去姥爷,舅舅,奶奶,姑姑坟前哭一场,告诉他们我想他们

Tags:

老农民

有天我去了小山后表姨家,他们家有很多人做客,其中有两个淘气小女孩,她们拿拼图的木片出来玩,却又不爱惜,到处乱丢,我很想教训她们,但是跟她们不熟,如果弄哭了,大人看见了不好看,所以我忍了,很快她们又拿了两瓶洗发水出来,用力丢在地上,其中一瓶破了,喷了很多泡沫出来,不过没喷到我身上,很快有个奶奶辈的出来看,但是并没有责怪两个小女孩,跟着奶奶的还有几个中年女人,她们也没有任何表示,我觉得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小孩,怪不得小女孩这么无法无天,这院子我呆不下去了,准备出门看看,表姨家对面就是双山,我还没上去过,正在这时表姨夫从牛粪坑里想上来,我拉了他一把,大概是因为冬季,粪坑里是干的,里面散落了很多麦秸秆,碎沫子,大概是垫牛棚用的,表姨夫年纪很大了,但是话不多,总感觉他就像一头老牛,孜孜不倦的耕耘,却还是很穷,也许普通人的人生就是这样,劳碌一生,却所获无几。

Tags:

搭客佬

有天我跟老爸去西北渠道,老爸看到渠道里有水就带我下去洗澡,渠道里新修了水泥护坡,护坡下面是一个小水潭,我们脱了衣服下水了,没想到看似平静的河水其实暗流汹涌,我很快被水冲走了,我抓住岸边的水草,希望停下来,但是水草不能承受我的重量,很快就崩断了,老爸跑过来拉了我一把,我才上了岸,我再也不敢进深水,只能在岸边玩,这时老爸看到岸边的牛蹄印,他说你妈怎么在这里放牛,这人工渠这么陡,哎,然后老爸穿上衣服,跳到对岸,找老妈去了。

而我发现了新的玩法,我把身体横在河水上,用脚和屁股支撑身体,这样河水就不会把我冲走了,在水中的身体似乎像是被人敲打一样颤颤发抖,我觉得非常好玩,河水因为阻力会缓缓上涨,而我过一段时间就会放水,就这样乐此不疲,不知道玩了多久。

Tags:

遭报应的人

有天我带儿子去杨集街,我在那里上过小学,走过村旁的两个大水塘时,发现那里聚集了很多人,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有人打着鼓开路,人群分开了,我发现有个女人被车撞死了,上半身变成了碎肉,只剩路中间的残肢和石柱旁的头颅,红的白的洒落一地,看起来非常的凄惨,我连忙捂着儿子的眼睛,跟他说不要看,他没有说话,我拉着他准备快速通过,可是地上都是血肉,这个地方路又窄,我只能小心翼翼沿着路边走,碎肉大路上最多,通向一户人家的小路上也有,不过不多,我带着儿子拐进小路,发现碎肉一直散落到这户人家墙边,我带着儿子从墙边小心翼翼的经过,心里想着不能破坏现场,更重要的是不要沾染脏血,我怕死,我们那说意外而死的人都是做坏事太多遭报应的。

Tags:

八桌酒席

有天有个妇救会的年轻女孩子来找茶馆老板,找这里的地下党接头人,也就是茶馆老板,女孩对老板说,据可靠消息,解放军即将攻打家乡,她问老板愿意去接应解放军吗,老板喜出望外答应了。

不久以后,茶馆老板和女孩回来了,他们商量着准备结婚,女孩的老师笑眯眯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于是他们准备去办酒席,客人来了三桌,经办人问茶馆老板,可以签一个协议,写总共八桌客人吗,当然付钱的还是三桌,女孩子和茶馆老板非常不解,女孩子的老师却不以为奇,说可以;
最后散席的时候,这老师说我的酒钱自付,其他客人说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我们也要付酒钱,他们议论纷纷,十分不满,我觉得参加酒席总要给点喜钱,也不能白吃呀,只是怎么有必须八桌酒席的规矩呢。

Tags:

一只啄木鸟

有天我刚出校门,遇到张鹏洋,他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散步,他说走,我跟你一起,这时我发现看不清他的脸,他脖子以上都没有了,像空气,又像是被打了马赛克,我很奇怪,他还是穿黄色外套,就像上学的时候,他说最近有点烦,我问为什么,他说自己养了一只啄木鸟,可是他爸说养这鸟不吉利,我说没听说啄木鸟不吉利呀,他说自己也想不通,后来又聊了些什么不记得了,隐约是上学时的事情。

Tags:

驱鬼

有天我回了老家,我很想去附近的石人山玩,就开始研究地图,石人山属于秦岭余脉,周围都是大山,老爸说要去石人山需要提前出发,盘山公路相当于去鲁山县六倍的车距,而且只有一条,当天没办法折返的,没有车去了也回不来,我就想找个近处的山,在我们隔壁就发现了一个一线天的风景区,这座山就像斜着切的蛋糕,中间有条小路,在路上走着总感觉心惊胆战,似乎山随时会倒过来,我抬胳膊想护住脑袋,却被石头割伤了。

后来我回了村,看见麦场旁边的几座坟像是被烧过,地上都是玉米杆残留物和黑色的灰烬,其中一座坟像是要迁了,坟上的土不见了一半,我感觉这个地方有点恐怖,假如是晚上我肯定不敢从这走,我从麦场往东走向公路,我突然发现外套很破,上面很多洞和布片,翻过来一看像是寿衣,我觉得自己撞鬼了,这时有个像是乞丐的人跑过来,趴在我手上咬了我,而且我的手像是死人一样是灰白色,皮肤也开裂像是开花一样,我双手合十形成一个十字架,按在自己胸前,想把鬼赶走,马上身体传来剧痛,似乎鬼正在我身体里挣扎,不过我应该可以把他赶走,然后再收拾旁边乞丐一样的小鬼。

Tags:

我是一个gay

有天我回宿舍睡觉,睡到半夜似乎隐约听见女人的喘息声,开始我还以为做梦,仔细一听就在这宿舍里,这谁这么大胆,带女朋友来宿舍了,所以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了,似乎那声音夺人心魄,让人意乱神迷。

后来我翻身无意中碰到一个同学,发现他也支了帐篷,我擦,我猜想这好多人都没睡着呀,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来抱我,我也不清楚是做梦还是真的,他的肌肤摸起来不像男的,而且他下面有洞,我就跟他玩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泄气了,我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不行了。

第二天一起床,发现跟我睡的是隔壁小方,我变成gay了,我可不喜欢男人呀,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走了后门,真是恶汗呀,不过难怪很多人喜欢走后门,因为比较紧比较有感觉

Tags:

学校变革

有天去上课,到教室一看课桌不见了,只剩下板凳,黑板也换成液晶屏了,占据了整面墙壁,每个学生都有预留位置,老师可以当堂布置作业;听他们说学校要改革了,这样老师可以教更多的学生,强迫学生课前预习,要不然上课肯定不知道老师讲的是什么,而且还要认真听课,三心二意的后果很严重,我总觉得这不科学呀。

果然,不久以后我再回教室,课桌又回来了,我找自己的板凳没找到,李永欣说我的座位在中间,我过去一看,正卡在副班长段宛如和张鹏洋中间,他们都是班干部,而我只是学生,我不想跟段宛如和一大帮女生坐在一起,我又不喜欢学习,而且对学生会也没啥兴趣呀。

难道是因为最近看了《太空堡垒》,《斯大林之死》和《26个特殊劫匪》的原因,我对所谓的改革和政治缺乏兴趣,改革距离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遥远,正应了那句古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我觉得自己是改良派,而不是改革派。

Tags:

固执的人

有天老妈正在厨房烙油馍,我去看的时候发现可能火太大,下面都烧焦了,老妈像是没看见,又过了一会儿,有传言说外星人入侵了,让所有人躲在房间的阴暗角落,不要开灯不要大声说话,老爸和老弟坐在西屋里,我和老妈坐在东屋床上,不久我看到一架无人机从东往西飞去,像是政府的,又过了一会儿外面射来灯光,却看不到任何东西,我觉得这十有八九是外星人高科技,灯光照到老爸和老弟,他们已经睡着了,我回头看老妈也睡着了,我决定出门看看,当我走到村委会的时候,发现爷爷和村民正在挖地下工事,这工事就在村委前面的广场上,工事里阴暗潮湿似乎还有灯光,我回家叫醒老妈说爷爷在村里挖工事,这不是很危险吗,要是被外星人发现了怎么办,要不要叫他回来,老妈说他几个儿子女儿都不管他,你瞎操啥心,我说可是...,最后老妈还是起床去看了,我知道老妈就是这样的人,嘴上不关心实际上并不是那样,可能我们家族遗传就是这样,所以无形中产生了很多矛盾。

Tags:

淘气小朋友

有天我正准备睡觉,小魏问我二维码接口返回一个列表吗,我说这不合理呀,小黄说可以,我保持沉默,打算睡觉,这时有个小孩子爬了过来,骑在我身上,我让他下去,他却拒绝了,我把他从我身上抱了下去,他大叫说,你的指甲刮到我了,说着撩起衣服给我看,他的肚皮上有一道微微发红的痕迹,我很奇怪我的指甲一直很短的,怎么会刮到人,我低头看指甲,果然指甲开裂了,上面有倒刺。

我还是始终对小黄不满,也许我们气场不对,我总觉得他太年轻太过自信甚至自负,总以为自己很厉害似乎无懈可击,而且我总觉得他把需求弄的太复杂啰嗦,很担心这样的APP无人会用,无人愿意用,我只能提出自己的建议,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Tags:

高光时刻

有个武林高手带着红颜来到一座寺庙,很多人都来烧香拜佛,他们却只是参观宝刹,这时有个老和尚喃喃自语说有些人未必心中有佛,有些人未必心中没佛,红颜对高手说,这老和尚有点意思,高手默然不应。

出了寺庙以后,高手想去游览东边的大湖,欲施展轻功,却提不起气,而且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他对红颜说我们遭人暗算了,红颜问那怎么办,高手说我们不能继续往东了,那边人烟稀少,我打算去北面的市集,想来他们不会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Tags:

加班狂人

有天我去公司上班,突然发现王宝勤也在,他是前公司的DBA,现在似乎变成了公司的小头目,他前面的工位是一个公司大佬,王宝勤整天盯着大佬的电脑看,估计学了不少东西,没准也知道大佬不少秘密,我犹豫要不要跟他打招呼,我现在有点尴尬,还是个程序员,后来大佬走了,王宝勤说他做的也不怎么样嘛,我突然感觉大佬危险了,没准王随时可以顶掉他,不过我还是想找王聊聊,所以下班以后没有离开,可是别的组都走光了,王的小组都在加班,实在是太晚了,我不想等了,难怪王很能吃的开,那个老板不喜欢看到敬业的员工呀。

我开始下楼梯,左右都有楼梯,我选择了右边,我坐在护栏上往下滑,又惊险又刺激,很快到了大街上,然后开始在人们头顶飞行,我们公司在西北城区,我家在城区西南,哪知道在西南城区遇到另一家公司的同事孙建军和练剑锋,他们正准备去餐馆吃饭,我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继续走了,心里想着他们俩还在公司干着呀,只是从东南城区道西南城区要花不少时间呀。

离开城区以后,建筑和人就少了起来,公路左边是大水塘,一望无际,还有人似乎是在捉鱼,有时行人为了让车也会走进水塘里,水塘的边沿并不深,大概只有二三十公分,我贴着水塘和公路的边缘飞行,我计划没有力气时落在公路上

Tags:

故意破坏公共设施罪

有天放学回家,经过大朱庄,发现路中间盖了一栋房子,我们打算从楼梯上去,再从后墙翻过去,从楼下看,路在二楼,东晓和东峰先上去了,我和安付勤还在一楼,上楼梯的时候感觉晃悠悠的似乎随时会塌掉,小安说俺们回去吧,换条路走,我说最近的路在大朱庄西面的王楼,那可要走很久的,所以我们继续往上爬,就在这时楼梯房子扭曲成麻花状,最后塌掉了,所幸楼板没有压伤我们,大家都行动无碍,东峰说咱们赶紧走吧,别人家看见了还以为咱们弄塌的,而且这看起来是政府的房产,所以我们都溜走了。

好景不长,我们四个都被抓了起来,罪名是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当然我们没钱请律师,所以指派了一名律师,原告方提出的任何指控,这辩护律师都无所作为,我一看这下完了,这些罪名如果宣判,那要坐多少年牢呀,我们穷学生也没钱赔偿呀。

Tags:

跌落山崖的梦

有天去爬山,我跟同伴走的是小路,下山的时候,有一段特别陡,同伴先滑了下去,我紧跟着,结果同伴掉进山沟里,一动不动,大概是死了,我也无法行动了,似乎腰椎骨折了,站不起来。

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一个护士说我要做手术,大概是要在腰部背面骨头上打个洞,把碎骨取出来,我想翻身下身却没有知觉,只能求助于护士,她帮我翻身,然后在我腰部打麻醉,过了一会儿,医生拿钻头可是工作,这时腰部传来剧痛,还好,我应该还有救,还有知觉,我可不想下辈子躺在床上呀,不过这真TMD疼呀。

这么多年来,我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可能是缺乏锻炼,或者是久坐,我的胸椎歪了,不能负重,上次回老家,背了儿子和女儿,结果第二天无法弯腰,我并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可能休息好就行了。

这几天,我带装备去爬山,胸椎又开始隐隐作疼,我的身体果然不行了,久坐,跷二郎腿,躺在床上看手机,这些坏习惯要改改了,以后要加强背部肌肉训练了。

Tags:

彷徨求学路

我来到教室,又忘记自己的座位在哪里,于是我决定去问班上的女生,他们告诉我柳献伟跟你是同桌呀,我一看果然,柳献伟旁边空了一个位置,他在进门以后靠墙第三排,我觉得自己的座位不应该在这里,我讨厌学习,前五排是好学习学生的位置,尤其以女生居多,我到了座位旁,在抽屉里找数学书,从高一到高三的,我觉得自己的数学需要拯救一下,其他科目还说的过去,这时历史老师进来了,我只能先坐下;然后他开始分析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然而他列出来的几条原因我觉得太过于牵强,老师也不过是这样,这要是考试肯定得分不高。

下一节课是数学,是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答案有60,600,6000,同学们都计算出来是6000,老师讲了这道题题干里说了要忽略6的10次幂以上,所以是六百,我觉得老师讲的太好了,最重要的是看清题干的答题要求。

后来晚自习的时候,我准备搬东西到后面几排坐,这时有个后排女同学请教我的前排孙认问题,她离开座位挨着我趴到孙认身上,我只能站在过道上不动,这过道很窄,这个同学就像小妹妹那样可爱,我只能跟她保持距离,结果挤到过道对面的女同学身上,不过她没有什么表示。

Tags:

漫长的回家路

有天村子旁边的潘河发大水,水面扩张了好几倍,很多农田都被冲毁,很多村民都来看这难得一见的一幕,我也去看热闹,却遇见我的同学,他腰里夹了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看到我他说这笔记本坏了,他要拿去修,他没有提要我修修看,我想他这笔记本也用好多年了也该换了,他赚那么多钱却舍不得买笔记本,哎。

Tags:

逃学

有天我去上学,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才去学校,老师讲的课我完全听不懂,她还布置了作业,说是下课交,我对着作业本发呆,很快下课了,有同学来收作业,东峰说找本作业抄抄就行了,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抄作业。

下课后,我照例出去玩,快上课的时候才会教室,我走的是右边通道,然而这里的通道很窄,中间的几个女生桌子凸出来,占用了通道,我对他们说瞧我这身板,这是没法过去了,他们笑了笑,我回到讲台,打算走左边的通道,这是我看到我们的班花靠着墙坐在门口,穿的非常暴露,乳房白的晃眼,隐约能看见粉红的乳晕,学生穿成这样老师也不管,这是什么情况,我经过的时候班花站了起来,往看窗外张望,不知道看什么,我趁机摸了她的屁股,软软的,弹弹的,手感很好。

等我回到座位,发现已经有人了,东峰已经不见了,我又找不到自己的座位了,后来我想起自己已经毕业了,干嘛还要回来上学,所以我走出教室,准备离开学校,我看到门口保安室没人,已经有学生从大门翻了出去,只是我觉得需要小心门上的倒刺,如果被扎到,那滋味一定不好受,我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飞翔;想到这里我就开始跑步助飞,很快我就起飞了,只是不敢飞太高,因为学校中线有架空电线,我计划飞到食堂门口,再折返提升高度,然后直接飞跃大门,这时我看到班主任推着自行车过来了,我连忙悬停,班主任看见门卫不在就回去了,我连忙提升高度飞往大门。

Tags:

撞邪

有天我和同伴在野外玩,大家看着天上的缓缓流动星星和白云,突然有人提议数星星,我们数呀数,不一会儿星星就走远了,又要重新数,所以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楚有多少颗星星,但是其中一个女孩子最厉害,她说有38颗星星,每一颗在什么位置都说的清清楚楚,我们大为惊奇佩服,我也不甘示弱,绞尽脑汁想办法,后来我发现自己可以在天空画一个圈,然后这些星星就静止了,我一颗颗数起来,说天上有48颗星,大家都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隐约我觉得似乎少数了,所以突发奇想能不能把星星拉过来,因为有些星星比较暗淡,而我又是近视眼加散光,看不清楚,所以我随手一拉,星星就出现在头顶了,我在一个个数起来并更正星星的数目为51,我洋洋得意自己有了超能力。

后来叔叔告诉我,他想制定一个规则,那就是不能结婚,我大为诧异,为什么不能结婚呢,后来他解释到除非做到管理层,否则不能结婚,我看了看旁边的朋友东晓,他按照规定是不能结婚的,觉得这太不合理了,应该人人平等,不应该有特权的存在,所以我决定离开了。

Tags:

鬼路

有天,某国国母来看望某高官遗孀,国母说主席甚是想念他的亲密战友,想让她来代为祭奠,遗孀说她也很久没去看了,于是她们就结伴来到西郊某公园,当时天色已黑,两个人沿着公园小路小心翼翼的前进,这时公园里来了一个下人引路,小路上的石板不翼而飞,漏出下面的水沟,这下人就找来石板铺路,就这样到了某个亭子,而石板已经没有了,这下人就去远处找石板,遗孀和国母在亭子前停了下来,突然国母发现地上有张画像,正是主席亲密战友逝世前的遗照,而遗孀也发现另一张遗照,是她丈夫结婚前的遗照,一个年轻帅气,一个暮气苍苍,遗孀百感交集,触景伤情,悲痛不已,她说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两张照片了。

后来她喊了喊下人却无人回应,来时的路上却出现了一个蓝色混沌的光团,若隐若现,这两个女人大惊,急忙离开亭子,这时发现石板又不见了,中间还是水沟,两个人大惊失色,往来路飞奔,她们不敢走小路,而是一只脚走在小路上,一只脚走在草丛里,因为担心这小路是幻觉,所以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走到后面小路上人越来越多,但是所有人都是默默赶路一言不发,国母甚至看见一个朋友迎面而过,然而那人却没有认出她来,感觉太诡异了,也许她们走的不是人路而是鬼路。

Tags:

产品经理是坨屎

有天,同村的小屁孩找我一起去上学,我们走到北地的时候发现田里发水了,雨水顺着田从东往西流进河沟,这河沟大概有五六米深,上面的小路是单行道,我对小屁孩说,这不行,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回去走大路,这时我发现小屁孩全身赤裸,我说这样不行,不穿衣服怎么去上学,走,我跟你回家,然后带着他回村,他家在小闯家隔壁,他妈是村里的卫生员和接生婆,没想到老来得子,小屁孩回了家,我在隔壁门口等他,这时突然感觉肚子胀想放屁,我就努力把这屁挤出来,过了一会儿,一坨东西从裤裆里掉了下去,这不是屁是一坨屎,我开始脱裤子看裤子上是不是脏了,这时从西面路上过来几个人,他们说这谁家小孩,拉屎拉在人家门口,我很尴尬,我想放屁,谁知道拉出来是屎,他们说原来是这样呀,不过你要把人家门口弄干净,我说,我等下把它丢到河沟里,他们走远了,我却纠结要不要把屎捡起来丢进河沟里。

Tags:

败家娘们

有天睡到半夜,我觉得有人拉我被子,睁眼一看是女儿,她的被子已经不见了,大概掉到床底下去了,她就来拉我的被子,我把被子给她盖上,准备去老婆的被窝,她把被子掖的紧紧的,我无法进去,不过她一直睡眠比较浅,发现是我,一脸嫌弃的眼神,我也不好继续,就起来找被子。

第二天一起床,老婆叫我搬东西,她要把床挪挪位置,我最讨厌她这个,睡几个月就要改改格局,要不然心里不痛快,总觉得瞎折腾,我不懂女人;

她让我把衣柜腾空放倒做床,两个大衣柜正好可以做两张床,然后让我把旧床搬到另外一个房间,我进了房间以后觉得这不是我家,我的房子没有这么大,老婆说这是她分期贷款买的房,在梦里我的直觉那是我死去姥爷的房间,桌子上还有很多老古董,而老婆不可能见过我姥爷,但是在梦里我也不觉得奇怪。房间的角落里还有很多老家电,收音机,音箱之类,老婆说要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丢掉,我隐隐不愿意这样做。

中午老婆做饭,我看厨房里买了一箱电池,用来驱动LED等,我觉得老婆不懂电工瞎折腾,交流电转变为直流电给电池充电,和直流电变换为驱动LED灯的过程,是有能量损失的,因为转换效率不可能达到100%,特别是山寨电器,我简直拿她没办法,我只能说,你随便买,不要花太多钱就行,那家还没有个败家娘们。

Tags:

当小偷的苦恼

有天早上,我经过一家餐馆门口,似乎看见门口有红色的东西,像是一百块钱,走近一看,是废弃的包装纸,我并不死心,在门口的迎宾台找了起来,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变质的油饼,后来我无意推了一下大门,居然开了,这是哪个马大哈忘记锁门了,这下好了,趁早上人少,看看店里有啥值钱的东西,我开始四处搜索,找了个遍,也没有任何发现,不过里面有一张床,上面有很多杂物,也许没准床上有钱,我拉了一下被子,却发现床上睡了一个人,我心中大惊,思索怎么蒙混过去,这个人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一点也不吃惊,他说你是新来的吧,我含糊地答道,来了几个月,这大概是老板,他错把我当成新员工了,我就将错就错,伺机溜出去,我也不能让老板起疑,说现在餐饮行业难做呀,又遭遇武汉肺炎,据说全国有600W餐馆受疫情影响,老板说我开餐馆有秘诀的,我看你人不错,我不妨告诉你。

Tags:

上学路上二三事

有天去上学,老妈去南河种地,我们俩一前一后,我没有等老妈,走到小朱庄和大朱庄之间的河流拐弯处发现这里发大水了,有一条小河从王楼方向流过来,汇入潘河,这小河水流湍急,冲垮了小路,我放一只脚到河水里,就感觉像是有一只手大力在拉。

Tags:

同学会二三事

有天,我们班开同学会,还在原来的大教室,进门以后发现教室里坐满了人,同学们正三五成群的聊天,我找个位置坐下,很快有几个跟我相熟的女生过来聊天,有段宛如,万丽娜,王校云,我发现王校云一点没变,跟几十年前一样,这让我大为诧异,就多看了几眼,再后来感觉这样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我就不去看她,我感觉她肯定发现了,感觉很尴尬。

再后来,有个老师来讲课,不过隔了一层窗户,我和段宛如坐在窗台上,其他同学站在窗前,上课的时间很长,段宛如直接躺在窗台上睡了,我也有点犯困,就也躺下了,用手支着脑袋,感觉很舒服,老师讲的我也能听到,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也睡了过去。

然后老师过来叫我,我一看原来是东晓的老妈,奶奶辈的,我说你讲的我都记下了,不信你考我,她提了几个问题,我都答对了,她也很惊讶,大概明明看到我睡过去了,我也暗叹蒙混过关,有一段我还真不知道,再低头一看,我距离段宛如非常近,我们两个都是侧着睡,这姿势有点暧昧,不过她现在也没醒。

Tags:

新学期二三事

新学期开学,我有事耽误没去学校,等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发了新课本准备上课,李永欣保管着我的课本,大大小小十几本,我抱着这些课本找了靠黑板的位置,把课本塞进抽屉就出去玩了。

后来上物理课,老师来到后面的黑板,他准备在这边讲课,而周围位置被女生抢占了,我可不愿意跟一大帮女生坐在一起,我就收拾课本准备离开,不过匆忙间课本散落在桌面上,我就把大的课本放下面,这时旁边有个女生帮我,她把中号的课本放在大课本上,放了以后感觉横着占地方,又改为竖的,旁边再放小号的课本,我想她人真好,这时我的胳膊肘似乎碰到了她的胸,软软的,我不敢动,等她收拾好,我搬着课本去了李永欣的位置,开始在里面找物理课本,我很喜欢上物理课,因为有趣有用,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我数了一下新书,只剩下五六本,肯定被谁拿去了,我只能认真听课,看看自己没有课本参考能不能理解老师讲的。

放学后我回了宿舍,我发现很多同学都拿了课本在宿舍,有语文,数学,我猜想肯定是他们拿了我的课本,自己懒把别人的课本拿来宿舍,又没有认真看过,真是的,所以我也打算去教室拿其他同学的课本,反正我丢了那么多课本,也不知道谁拿了,我不能自己吃暗亏。

Tags:

太阳爆炸逃离地球

我在一个超级富豪的公司上班,有天新闻报道说太阳即将变成超新星,爆炸产生的射线将摧毁整个太阳系的其他行星,当然也包括地球,人们只有一周的时间逃离,按照目前的科技水平,不可能一周之内逃出太阳系,所以这超级富豪就放弃逃跑在公司会议室看电影,他说他的公司不要了,谁要可以去办下手续,老板很多手下陪着他,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商量一下准备搏一搏,我们俩从会议室出来,门口是加强版的大铁门,厚度有十几公分,我们俩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推动着铁门,而且铁门发出吱吱扭扭的怪声,还好老板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也不在意了。

我们俩出门以后准备买最好的重型火箭,也不清楚能逃多远,要是能用飞船多带几个火箭就好,还要准备吃的,好麻烦呀,我有点担心别人不相信我们,好在公司主页已经把领导换成我们两个。

这大概是因为看了太空堡垒,最后一季,安德森带领舰队飞向太阳,前几集神庙所在的星系恒星爆炸成为了超新星,很快摧毁了星系内的行星,而舰队在行星爆炸的时候才离开,行星一半变成了碎片,另一半还是完好的,看起来比较壮观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