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同学的梦

有天上历史课,我找不到自己的课本,老师讲到如何分析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我觉得非常重要,想记下来,然而忙于找课本,没听太仔细,后来放学了,同学们都去吃饭了,我在柳献伟的书堆里找到了我的课本,我怀疑他拿了我的课本,害我一堂课都没听见去多少,然后我准备去吃饭,拿出饭缸一看,忘记洗了,饭菜残渣都干了,粘在饭缸上,我只能去洗碗,这时很多同学开始三三两两的来教室,我洗完碗,准备去食堂,这时食堂已经非常少人了,我很担心没有饭菜了,不过初恋却叫住我,她跟几个女同学正在后门看我的日记,她说我的日记字迹太潦草,标点符号都不对,她指着其中一段说,这里应该是逗号的,我很生气,我跟她已经分了,她为什么还要看我日记,还要对我指手画脚,虽然我的日记是公开的,于是我就对她说爱看不看,然后转头就走了。

Tags:

沧海桑田的梦

有天我上晚自习迟到了,来到班里发现只剩下七八个人,其他人不知道那里去了,后来班长跑进来说去五楼上实验课,说完就走了,我连忙出门,去找不到班长的踪迹,我们学校只有一栋楼有五层,但是那是一年级教室,怎么可能去那里做实验,我望着教学楼的楼梯,希望能发现班长的身影,但是因为是晚上,楼道里黑乎乎的,看不真切,我总觉得只要出现个身影我就能确定是不是班长,结果却让人失望,其他同学也来到教学楼前,但是他们似乎对能不能做实验并不担心。

再后来,我就在上课时间在校园里瞎转,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想返回教室,因为听到下课铃声,等我走进教室一看,大吃一惊,教室里都是陌生人,没有一个是我同学,我更奇怪,这明明是我们的教室,怎么变成了其他班的。

再后来,我跟老婆一起去上学,发现校门口长了很多杂草,似乎学校荒废了,我们只能往回走,走到以前的北墙时,发现墙边有一条路,老婆就拉我过去,发现很多学生正在进学校,这个校门口朝北,老婆要拉我进去,我明白肯定是那里弄错了,因为我在这所学校上的是中学,而现在这些学生明明是小学生,所以我坚决不走,老婆拉不动我,就自己往校门口走去,保安并没有拦她,但是她刚要进门,看到很多人不知道是老师还是家长蹲在地上做彩带,老婆也加入了进去,感觉老婆比我会办事,她很自然的融入进去。

Tags:

请假去找工作的梦

有天我跟同学走在路上,我们聊着工作的事情,他希望我继续负责数据库开发,而我心里并不愿意,因为这方面全靠我自己,其他人根本帮不上忙,而且我知道老板不会给我涨工资了,他喜欢听话愿意加班的员工,于是有一天我请病假出去面试,要面试的公司很远,需要地铁转公交,出地铁的时候,我想整理一下衣服,因为我平时比较随便,不注意仪表,有次甚至衣服都穿反了,来到厕所洗手盆这里,我发现头顶头发有点稀疏,隐约能看到头皮,于是手指叉开像梳子一样梳头发,希望能盖住稀疏的地方,但是发现无济于事,反而头发更稀疏了,白色头皮清晰可见,我更恨老板了,本来头发很浓的,在他这里工作几年,结果要秃头了,都是加班高强度工作害得,就更坚定了离开的决心,最后我坐上公交,这时天已经黑了,而我在公交上胡思乱想,坐过站都不知道,直到终点站师傅叫我下车,这时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了,我才醒悟过来,那今天面试算是泡汤了,我打算回去,于是就看站牌,结果站牌年久失修,大概是被什么东西砸歪了,字迹也断断续续看不清楚,后来我过马路去对面看站牌,结果发现终点站前几站是中软国际幼儿园,我心想难道外包公司发展到都有了自己的幼儿园,真是不可思议,然后我就开始漫长的等车过程。

Tags:

坏人要砍小孩的梦

有天我跟小伙伴在外面玩,听说有人喜欢抓住小孩,然后把他们的脚砍掉,感觉特别的残忍,我想没有脚岂不是成了残废,并且那些坏人还喜欢装扮成爸爸妈妈在家门口守株待兔,所以我们都不敢回家,可是在野地躲了很久,一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饿的呱呱叫,所以我觉得悄悄的回家看看。

我趁黑来到村头,悄悄的爬上大树,观察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进入我家,我总觉得能够假扮直系亲属几乎不可能,因为太熟了,很容易留下破绽,也许那些人也是趁夜色做案的吧,不久我就看见老妈出门了,大概是看我这么晚了没回家出门找我,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我妈,所以我就继续留在树上观察,不一会儿,又一个像是老妈的人来到树下,她躲在墙角往我家门口看,我觉得这肯定是坏人,我妈肯定不会这样,于是拿起枪对着她开了好几枪,直到她倒下为止,可是我也奇怪我怎么有枪。

Tags:

绝地反击的梦

有天我来到教室,发现我的课桌凸出来了,占据了大半个过道,始作俑者就是班上一个小帅哥,他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朋友很多,我不想惹麻烦就坐下来了,这是英语课,打开书包发现没带课本,只有一个练习册,老师发现以后让我在练习册上画一个黑板,在上面做作业,可是练习册这么小,黑板那么大,怎么写得下,我可犯了难,而那小帅哥还在桌子底下踢我,我不胜其扰,瞪了他一眼,老师狠狠敲了我的头,大概是怪我写作业怎么不专心,三心二意的,我只能忍下来,等老师走了,我对小帅哥说,你不要太过分了,信不信我打你,我其实已经开始衡量打了他的后果,好像不太妙,难免他会带人打回来,不过我似乎已经受够忍气吞声了,愿意承担后果,当然大概他以为我不会反抗,继续踢我,我就揪住他头发,打了他好几巴掌,打了他之后,我觉得出了一口气,就准备去校园里转转,可是过道上很多同学,我叫他们却没人给我让路,我只能挤过去,结果踩了一个女同学的脚,我连忙说对不起,她没有追究,我再往后走,最后一排很多同学在地上也许是下期,可是似乎只有几个纸片,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踩了过去,走到后门是另外一帮人同学,不知围在一起做什么,我穿过去终于看到了校园,可是校门却让我迷惑不解,因为看起来像是不锈钢大门,只是像印在墙上一样,看起来发虚,而食堂看起来那么小,那么模糊,就像一座小庙,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Tags:

路遇梦游者的梦

有天晚上,我去村头玩,走到公路旁边的时候,发现公路上很多亮点,星星点点的,像是车灯,然而两个灯距离非常近,我就等亮点接近,发现是很多行人,他们的眼睛发光,只是神情木纳,像是没睡醒一样,我突然想起这是梦游者,听说被他们看见也会变成梦游者,只是感觉梦游客不好玩,我心里很害怕,就沿着公路跑了很远,途中遇到村里的小朋友,我们两个坐在桥洞里休息,不一会儿,远处有两个亮点接近,我们以为是梦游者,就一动不动的坐着,看那亮点是什么,不一会儿听到一声枪响,同伴被击中了,他在那里哼哼,后来有个警察走过来,把同伴铐了起来,我很识相没反抗,他叫我们跟他走,我说为什么抓我们,他说我们两个是嫌疑犯,疑似偷东西,我说我从来没有偷过东西,他说那你们跑什么,我说有鬼,意指梦游者,他说这世界哪有鬼,让我跟他回去调查,我只能来到他的摩托车旁边,他先把同伴扶上去,让我坐好,就启动摩托车走了。

Tags:

同学邀请我去公司参观的梦

有天同学邀请我去公司参观,恰好赶上例会,同学邀请我旁听,老板查看了做题记录以后问语法题怎么这么多,差不多每个小点十道,按照默认设置,10个语法小点就是上百道题,这题也太多了,他思考了一下又说看起来语法题设置也已经很难优化了,因为再减少就达不到训练效果,这样的话词汇题能不能减少,他望着我,我很错愕,心想我都已经离开了,你还要问我怎么减少,我就说我今天来只是旁听,不发表任何意见,我当然对老板很有怨气,他听了我的话,反问同学你让他来干什么,来了又不能做事,同学没有回答,老板转过头不再看我,他让李伟想办法,而李伟也很为难,但是还是接受了。

Tags:

女同学来找我的梦

有天放学,我跟一个女同学一起回家,我们相谈甚欢,可是路上行人众多,我被一个老头和老太挡了一下,而女同学没有等我,所以我就在后面追,可是人实在太多了,我怎么也追不上,最后终于追上了,她却告诉我她家到了,然后钻过路边的树丛从小路回去了,我怅然若失,我想她大概不想跟我聊天。

可是不久以后她又来找我,对着我笑逐颜开,我不明白怎么回事,感觉她跟之前的态度判若两人,后来她钻进我被窝,我没那本事做柳下惠,就跟她做爱,然而这时来了一个男同学,他说要跟我睡,我说你自己睡,我今天不想跟你睡,他不依不饶要钻进来,我把被子盘起来,包住女同学,防止男同学进来,可是他还是钻进来了。

我总觉得这个女同学象征着老婆,她对我这次辞职并不赞同,所以回家以后言语之间难免透露出不满,有天她说你回家没啥用,还不如早点回深圳,就你能,跟领导对着干,现在被辞了吧,我说你不知道我在公司怎么过的,那真是度日如年,忍无可忍,这当然不能说服她。

Tags:

老外健身的梦

有天我正在外面玩,遇到两个老外在健身,后来其中一个老外的女朋友来了,躺在他的怀里,这女的穿的紧身衣,她翘起一只腿,我可以看到她下体的沟沟,而他的男友蠢蠢欲动,做势要拉掉女友的裤子,女友发现是在外面,连忙拉上,结果这男的就不开心了,很快他的女友发现了,就用手摸男的胸安抚他,我想外国人还真是直接,简单粗暴,不像我们遮遮掩掩,好像那件事是多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个梦也许是看了王小波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有感,老实说这杂文我看了一半,对于作者表达的意思似懂非懂,我还是喜欢他的《一只独立特行的猪》这篇,联想到我自己,就是老板宁愿要你打酱油,摸鱼也要让我们加班,不知道这样的加班意义何在,也许老板并不清楚下面的情况,他以为加班总会有收获,而同学也不能跟老板说大家都在打酱油摸鱼,所以一切都要靠猜,也许你对了,也许你错了,至于是猜对了还是猜错了,那就不好说了;我觉得很多人喜欢做事,至于做事的方法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事你在做事,老板看到你在加班,你在工作,他觉得一切都值了,可是天天加班做事做了那么久的成果在那里,至少我没看到,我始终觉得,效率最重要,就像王小波说的把驴杀了,让人干驴干的活,结果人吃的比驴还多,毕竟驴吃的是草,虽然吃得多,但是很便宜,而人要吃粮食,每天重体力劳动,饭量也大,最后这可是一笔糊涂账。

Tags:

老爸给我找媳妇的梦

有天老爸给我找了个媳妇,女方来我家看,房间里放了一张红色的合页式大床,床下还可以放衣物,女方掀开大床来看,只见床板蒙皮上好多白色的毛毛,大概是买的床比较便宜,蒙皮掉毛,女方揪下来给我看,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我有点颇不好意思,不过很快我就甩掉这些不快,琢磨着结婚当天晚上要不要跟她做爱。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