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学

有天我去上学,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才去学校,老师讲的课我完全听不懂,她还布置了作业,说是下课交,我对着作业本发呆,很快下课了,有同学来收作业,东峰说找本作业抄抄就行了,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抄作业。

下课后,我照例出去玩,快上课的时候才会教室,我走的是右边通道,然而这里的通道很窄,中间的几个女生桌子凸出来,占用了通道,我对他们说瞧我这身板,这是没法过去了,他们笑了笑,我回到讲台,打算走左边的通道,这是我看到我们的班花靠着墙坐在门口,穿的非常暴露,乳房白的晃眼,隐约能看见粉红的乳晕,学生穿成这样老师也不管,这是什么情况,我经过的时候班花站了起来,往看窗外张望,不知道看什么,我趁机摸了她的屁股,软软的,弹弹的,手感很好。

等我回到座位,发现已经有人了,东峰已经不见了,我又找不到自己的座位了,后来我想起自己已经毕业了,干嘛还要回来上学,所以我走出教室,准备离开学校,我看到门口保安室没人,已经有学生从大门翻了出去,只是我觉得需要小心门上的倒刺,如果被扎到,那滋味一定不好受,我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飞翔;想到这里我就开始跑步助飞,很快我就起飞了,只是不敢飞太高,因为学校中线有架空电线,我计划飞到食堂门口,再折返提升高度,然后直接飞跃大门,这时我看到班主任推着自行车过来了,我连忙悬停,班主任看见门卫不在就回去了,我连忙提升高度飞往大门。

Tags:

撞邪

有天我和同伴在野外玩,大家看着天上的缓缓流动星星和白云,突然有人提议数星星,我们数呀数,不一会儿星星就走远了,又要重新数,所以大多数人都没有搞清楚有多少颗星星,但是其中一个女孩子最厉害,她说有38颗星星,每一颗在什么位置都说的清清楚楚,我们大为惊奇佩服,我也不甘示弱,绞尽脑汁想办法,后来我发现自己可以在天空画一个圈,然后这些星星就静止了,我一颗颗数起来,说天上有48颗星,大家都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隐约我觉得似乎少数了,所以突发奇想能不能把星星拉过来,因为有些星星比较暗淡,而我又是近视眼加散光,看不清楚,所以我随手一拉,星星就出现在头顶了,我在一个个数起来并更正星星的数目为51,我洋洋得意自己有了超能力。

后来叔叔告诉我,他想制定一个规则,那就是不能结婚,我大为诧异,为什么不能结婚呢,后来他解释到除非做到管理层,否则不能结婚,我看了看旁边的朋友东晓,他按照规定是不能结婚的,觉得这太不合理了,应该人人平等,不应该有特权的存在,所以我决定离开了。

Tags:

鬼路

有天,某国国母来看望某高官遗孀,国母说主席甚是想念他的亲密战友,想让她来代为祭奠,遗孀说她也很久没去看了,于是她们就结伴来到西郊某公园,当时天色已黑,两个人沿着公园小路小心翼翼的前进,这时公园里来了一个下人引路,小路上的石板不翼而飞,漏出下面的水沟,这下人就找来石板铺路,就这样到了某个亭子,而石板已经没有了,这下人就去远处找石板,遗孀和国母在亭子前停了下来,突然国母发现地上有张画像,正是主席亲密战友逝世前的遗照,而遗孀也发现另一张遗照,是她丈夫结婚前的遗照,一个年轻帅气,一个暮气苍苍,遗孀百感交集,触景伤情,悲痛不已,她说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两张照片了。

后来她喊了喊下人却无人回应,来时的路上却出现了一个蓝色混沌的光团,若隐若现,这两个女人大惊,急忙离开亭子,这时发现石板又不见了,中间还是水沟,两个人大惊失色,往来路飞奔,她们不敢走小路,而是一只脚走在小路上,一只脚走在草丛里,因为担心这小路是幻觉,所以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走到后面小路上人越来越多,但是所有人都是默默赶路一言不发,国母甚至看见一个朋友迎面而过,然而那人却没有认出她来,感觉太诡异了,也许她们走的不是人路而是鬼路。

Tags:

产品经理是坨屎

有天,同村的小屁孩找我一起去上学,我们走到北地的时候发现田里发水了,雨水顺着田从东往西流进河沟,这河沟大概有五六米深,上面的小路是单行道,我对小屁孩说,这不行,走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回去走大路,这时我发现小屁孩全身赤裸,我说这样不行,不穿衣服怎么去上学,走,我跟你回家,然后带着他回村,他家在小闯家隔壁,他妈是村里的卫生员和接生婆,没想到老来得子,小屁孩回了家,我在隔壁门口等他,这时突然感觉肚子胀想放屁,我就努力把这屁挤出来,过了一会儿,一坨东西从裤裆里掉了下去,这不是屁是一坨屎,我开始脱裤子看裤子上是不是脏了,这时从西面路上过来几个人,他们说这谁家小孩,拉屎拉在人家门口,我很尴尬,我想放屁,谁知道拉出来是屎,他们说原来是这样呀,不过你要把人家门口弄干净,我说,我等下把它丢到河沟里,他们走远了,我却纠结要不要把屎捡起来丢进河沟里。

Tags:

败家娘们

有天睡到半夜,我觉得有人拉我被子,睁眼一看是女儿,她的被子已经不见了,大概掉到床底下去了,她就来拉我的被子,我把被子给她盖上,准备去老婆的被窝,她把被子掖的紧紧的,我无法进去,不过她一直睡眠比较浅,发现是我,一脸嫌弃的眼神,我也不好继续,就起来找被子。

第二天一起床,老婆叫我搬东西,她要把床挪挪位置,我最讨厌她这个,睡几个月就要改改格局,要不然心里不痛快,总觉得瞎折腾,我不懂女人;

她让我把衣柜腾空放倒做床,两个大衣柜正好可以做两张床,然后让我把旧床搬到另外一个房间,我进了房间以后觉得这不是我家,我的房子没有这么大,老婆说这是她分期贷款买的房,在梦里我的直觉那是我死去姥爷的房间,桌子上还有很多老古董,而老婆不可能见过我姥爷,但是在梦里我也不觉得奇怪。房间的角落里还有很多老家电,收音机,音箱之类,老婆说要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丢掉,我隐隐不愿意这样做。

中午老婆做饭,我看厨房里买了一箱电池,用来驱动LED等,我觉得老婆不懂电工瞎折腾,交流电转变为直流电给电池充电,和直流电变换为驱动LED灯的过程,是有能量损失的,因为转换效率不可能达到100%,特别是山寨电器,我简直拿她没办法,我只能说,你随便买,不要花太多钱就行,那家还没有个败家娘们。

Tags:

当小偷的苦恼

有天早上,我经过一家餐馆门口,似乎看见门口有红色的东西,像是一百块钱,走近一看,是废弃的包装纸,我并不死心,在门口的迎宾台找了起来,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变质的油饼,后来我无意推了一下大门,居然开了,这是哪个马大哈忘记锁门了,这下好了,趁早上人少,看看店里有啥值钱的东西,我开始四处搜索,找了个遍,也没有任何发现,不过里面有一张床,上面有很多杂物,也许没准床上有钱,我拉了一下被子,却发现床上睡了一个人,我心中大惊,思索怎么蒙混过去,这个人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我,一点也不吃惊,他说你是新来的吧,我含糊地答道,来了几个月,这大概是老板,他错把我当成新员工了,我就将错就错,伺机溜出去,我也不能让老板起疑,说现在餐饮行业难做呀,又遭遇武汉肺炎,据说全国有600W餐馆受疫情影响,老板说我开餐馆有秘诀的,我看你人不错,我不妨告诉你。

Tags:

上学路上二三事

有天去上学,老妈去南河种地,我们俩一前一后,我没有等老妈,走到小朱庄和大朱庄之间的河流拐弯处发现这里发大水了,有一条小河从王楼方向流过来,汇入潘河,这小河水流湍急,冲垮了小路,我放一只脚到河水里,就感觉像是有一只手大力在拉。

Tags:

同学会二三事

有天,我们班开同学会,还在原来的大教室,进门以后发现教室里坐满了人,同学们正三五成群的聊天,我找个位置坐下,很快有几个跟我相熟的女生过来聊天,有段宛如,万丽娜,王校云,我发现王校云一点没变,跟几十年前一样,这让我大为诧异,就多看了几眼,再后来感觉这样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我就不去看她,我感觉她肯定发现了,感觉很尴尬。

再后来,有个老师来讲课,不过隔了一层窗户,我和段宛如坐在窗台上,其他同学站在窗前,上课的时间很长,段宛如直接躺在窗台上睡了,我也有点犯困,就也躺下了,用手支着脑袋,感觉很舒服,老师讲的我也能听到,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也睡了过去。

然后老师过来叫我,我一看原来是东晓的老妈,奶奶辈的,我说你讲的我都记下了,不信你考我,她提了几个问题,我都答对了,她也很惊讶,大概明明看到我睡过去了,我也暗叹蒙混过关,有一段我还真不知道,再低头一看,我距离段宛如非常近,我们两个都是侧着睡,这姿势有点暧昧,不过她现在也没醒。

Tags:

新学期二三事

新学期开学,我有事耽误没去学校,等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发了新课本准备上课,李永欣保管着我的课本,大大小小十几本,我抱着这些课本找了靠黑板的位置,把课本塞进抽屉就出去玩了。

后来上物理课,老师来到后面的黑板,他准备在这边讲课,而周围位置被女生抢占了,我可不愿意跟一大帮女生坐在一起,我就收拾课本准备离开,不过匆忙间课本散落在桌面上,我就把大的课本放下面,这时旁边有个女生帮我,她把中号的课本放在大课本上,放了以后感觉横着占地方,又改为竖的,旁边再放小号的课本,我想她人真好,这时我的胳膊肘似乎碰到了她的胸,软软的,我不敢动,等她收拾好,我搬着课本去了李永欣的位置,开始在里面找物理课本,我很喜欢上物理课,因为有趣有用,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我数了一下新书,只剩下五六本,肯定被谁拿去了,我只能认真听课,看看自己没有课本参考能不能理解老师讲的。

放学后我回了宿舍,我发现很多同学都拿了课本在宿舍,有语文,数学,我猜想肯定是他们拿了我的课本,自己懒把别人的课本拿来宿舍,又没有认真看过,真是的,所以我也打算去教室拿其他同学的课本,反正我丢了那么多课本,也不知道谁拿了,我不能自己吃暗亏。

Tags:

太阳爆炸逃离地球

我在一个超级富豪的公司上班,有天新闻报道说太阳即将变成超新星,爆炸产生的射线将摧毁整个太阳系的其他行星,当然也包括地球,人们只有一周的时间逃离,按照目前的科技水平,不可能一周之内逃出太阳系,所以这超级富豪就放弃逃跑在公司会议室看电影,他说他的公司不要了,谁要可以去办下手续,老板很多手下陪着他,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商量一下准备搏一搏,我们俩从会议室出来,门口是加强版的大铁门,厚度有十几公分,我们俩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推动着铁门,而且铁门发出吱吱扭扭的怪声,还好老板没有听见,或者听见了也不在意了。

我们俩出门以后准备买最好的重型火箭,也不清楚能逃多远,要是能用飞船多带几个火箭就好,还要准备吃的,好麻烦呀,我有点担心别人不相信我们,好在公司主页已经把领导换成我们两个。

这大概是因为看了太空堡垒,最后一季,安德森带领舰队飞向太阳,前几集神庙所在的星系恒星爆炸成为了超新星,很快摧毁了星系内的行星,而舰队在行星爆炸的时候才离开,行星一半变成了碎片,另一半还是完好的,看起来比较壮观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梦的日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