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

遭遇水怪和暴风雨

有天我在河里玩,有几个人往深水区游去,然后潜水下去不见了,其他人慌慌张张跑回岸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心想水里也许有怪物,这怪物能把人拉进水里,想来力气很大,体积应该不小,而我在浅水区,如果有怪物,一定可以看见,不一会儿水波荡漾,似乎是怪物,但是只能看见黑色的尾巴,似乎是一条黑鱼,但是我们这没有吃人的黑鱼,我想也许是水鬼。

后来我又来到一条河,这里的水清澈见底,一览无余,我十分放心的在水里游来游去,只是水底有些发白,像是石灰水沉淀物,但是走过去水并不发浑,也许是灰白色石头。

后来我们上了一艘船,我也变成了船员,我们遭遇暴风,船上的救生船绳索松了,眼看就要掉进海里,所以大家一起固定这小船,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小船翻了,有一半人悬空,一半人拉着小船,有人喊道大家加油,不要松手,我想也是,如果小船掉进水里,不但船多半损坏失踪,下面的人也会九死一生,这样的大浪里,逃生的机会渺茫,可是这是我却发现小船的船头下就是煤气罐,而旁边厨师正在做饭,灶头有微微的蓝色火焰,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吹过,小船砸在煤气罐上,我真担心它会爆炸,,好在它只是晃了几下,没有爆炸,然而煤气罐的气管扯断了,煤气直接从断口处燃烧起来,而厨师依然不慌不忙的做饭,完全不管着火的煤气罐,我都替他着急万一煤气罐爆炸怎么办。

Tags:

无良守卫和吃人怪物

有天我在外面玩,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拦住我,把我带进一个小黑屋,这似乎是一个秘密基地,守卫很多,他们把我关进一个铁栅栏里,把我向另一面墙壁推去,似乎那边有什么凶神恶煞,我也感到异常不安,不一会儿,有一个大怪物撞了过来,栅栏摇摇欲坠,我没看清是什么,只是感觉那是一个庞然大物,再看守卫都不敢靠近这面墙壁,不料,这怪物撞的栅栏扭曲变形,很快就被撞破了,怪物从破口冲进来,我连忙躲在门后,怪物呼啸而过,扑向了守卫,他们四散而逃。

我等了好久才出门去,不知道这些人圈养了多少怪物,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然而出门正碰上这怪物,他正大开杀戒,我也只能绝望的亡命而逃,反正外面人多,大概这些假警察捉了不少人,所以目标分散,怪物不一定追我,可是事与愿违,怪物还是朝我追来,照例我飞了起来,可是这怪物实在太大了,大的看不清他的脸,而且他跑一步相当于人类好多步,所以我飞到大树旁边折了一根枯枝,像投标枪一样扎那怪物,希望拖住它,然而这怪物还是穷追不舍,似乎我的反抗惹怒了他,我还是继续折枯枝,射这怪物,心想就算今天逃不掉,抵挡片刻也好,毕竟其他人可不会飞呀,等我再去看那怪物时,他已经变成了人类,是一个相当英俊的小伙,我的标枪射到他,他笑眯眯的看着我,我也诧异怪物怎么变成帅哥,我没有道歉,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两个对峙起来。

Tags:

我是希特勒的亲卫

我是希特勒的亲卫,有天我去换岗,路上几个军官对我大献殷勤,称兄道弟,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卫兵,我可不敢跟他们相提并论,而且我十分心虚,等到了会议室,一大帮军官坐在会议室里静听希特勒的战略构想,这个第三帝国的的首脑滔滔不绝,似乎浑身有无穷的力量,他几乎听不进去任何建议,独断专行,没有任何人敢于反对,我对他也是畏惧多余崇拜,他杀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

就在这时,他发现一个军官睡着了,于是雷霆大怒,要把军官拖出去枪毙,我惴惴不安,觉得要救这军官,毕竟刚才他对我称兄道弟,异常亲切,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不是坏人,我开始盘算怎么向元首进言,不着痕迹的拍马屁,又能救那军官,我开始思考元首与军官有哪些共同点,于是我开始分析时局对德国不利,前线节节败退,而这个军官防御战非常出色,这次从前线回来,舟车劳顿,难免有些疲惫,元首英明,怎么能自断手臂,自毁长城呢,小胡子露出笑容,我觉得今天这军官的命保住了,我当然还要敲打这军官,我说他一定在路上思考良久,心中已有对策,还请元首容他分说,这军官也意识到机不可失,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大胆的反击计划,元首觉得非常满意因为元首正好是崇尚进攻的人,最后我都佩服我自己,没想到我这个沉默寡言的人居然能够一鸣惊人,说服元首。

Tags:

老弟惹麻烦我来擦屁股

有天老妈让我去菜园摘菜,我和老弟一起来到菜园,发现这个季节只剩下韭菜,而且只有一把,其他的刚割过,还没长出来,爹爹家倒是有,不过已经开花了,应该也是不能吃了,我发现菜园里栽了很多韭菜,本来只有两垄,现在西面也有了,只是长势不太好,梗已经发黄枯萎了。

当我走到菜地南头,发现爹爹家的菜地上蒙了黑布,西南角还有新鲜的泥土,我掀开黑布一看,里面全都是猪,爹爹家怎么在菜地里养猪,我十分不解,而且是把菜地挖了一个一米多的坑,黑布于地面平齐,就在这时,一头小猪从里面哼哼唧唧的跑出来,我想着不能让猪跑出来跑丢了,可是这猪跟我转圈圈,不想进去,我废了很大力气才把小猪赶进去。

然后准备回家,去发现菜地北头躺了一头小猪,似乎已经死了,这可说不清了,本来我家跟爹爹家就不和,这要是爹爹发现了,肯定又算到我家头上,我真是很头疼。

Tags:

被小鬼勾魂又还阳了

有天我正在南河玩,突然有人跌倒了,旁边的人连忙去查看,我却发现有个虚影从地上飘起来,被几个人拉走了,这几个人或许应该称之为小鬼吧,而且旁边的人似乎根本没有看见,我对这些小鬼相当的不满,人家活的好好的,干嘛把人家的魂勾走了,所以暗地里咒骂,不过其中一个小鬼看了我一眼,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但是小鬼隐约对我合围,所以我往南跑去,小鬼也跟着跑了起来,我很后悔,不应该咒骂它们,人家都说小鬼难缠,看来今天难以善了,不过我阳寿未尽,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我这样安慰自己,很快他们包围了我,当他们近身以后,我就被定住了,感觉像是一切都静止了,一个念头都不能动,然后他们开始拉我的胳膊,似乎要把我的灵魂剥离,这个过程异常的痛苦,我感觉全身都疼,心想今天完蛋了,奇怪的是灵魂状态的我,恢复了思想,但是周围漆黑一片,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只能在黑暗中摸索,那些小鬼也不见了。

就这样走了很久,终于遇到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鬼吧,他正准备还阳,我很有兴趣,便向他请教,他说需要找一个尸体,最好的是自己的,因为不会被身体排斥,其次是亲人的,因为血脉一致,最次是别人家的,还阳会有后遗症,而且皮肤会坏死剥落。

Tags:

美丽的珊瑚礁

有天我去海边玩,现在落潮,海边有很多小水坑,有好多人在水坑里抓鱼,所以我也去看热闹,海里有很多珊瑚礁,有些似乎死了,就像普通的石头,还有一些五彩斑斓,像是鹿角,很多人站在珊瑚礁上看渔民抓鱼,我觉得很高兴,珊瑚礁这种东西太美了,而且这么轻松就可以见到,说明现在海水水质变好了,以后失业了可以去抓鱼,只不过我想买的是渔网,但是听说渔网对珊瑚礁有伤害,如果徒手抓鱼似乎很难呀。

突然感觉一脚踩空了,我低头一看珊瑚礁塌了,原来它们是中空的,只有外面一层像是石头一样的外壳,就像贝壳一样,没想到珊瑚礁这么脆弱,这是一种可爱又脆弱的生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也不想从水坑里游,所以只好继续从珊瑚礁上走,又发现好多被踩坏的珊瑚礁,我不忍心再踩这些东西,所以我打算游回岸边,没想到海浪起起伏伏,鼻孔进了不少海水,咸咸的,苦苦的,而这个水坑感觉太长了,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花费力气游过来,我一定是喜欢那些美丽的珊瑚礁。

Tags:

前任约我到咖啡馆见面

有天我去了教室,突然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裤,而且我的衣服都塞在抽屉里,柳献伟跑过来说我抽屉里有胸罩,惹的班上女生大笑,我并没有觉得多么好笑或者难堪,只是觉得他不应该大声嚷嚷,后来我半蹲着穿好衣服出门了。

在校园里有人告诉我初恋约我在咖啡馆见面,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我们都已经分手了,现在见面还有什么事,不过我决定还是顺路去看看,等我上了台阶进了门,却看到她正跟一个陌生男人亲嘴,我马上转身离开,临走前跟她对视一眼,她并没有特别的表示,既不羞涩也不骄傲,我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要告诉我不要对她抱有希望,要我心灰意冷吗,还是向我示威找了一个比我好的男人,不管哪种情况,我都觉得今天日了狗,诸事不顺,我这是得罪谁了,初恋在我心中最后的美好也烟消云散了,以后大家见面就是陌生人,这也许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吧

Tags:

项目经营不善要解散了

有天老板要我们去公司,说是项目要解散,需要去签协议,他还给了一个工资清单,说是现在没钱,这半个月本来要发5000工资的,现在只能发3000,如果坚持要发5000需要等他有钱才行,我觉得这肯定是故意的,应该没几个人愿意走司法程序,但是如果签了协议等于半个月白干,最后还是迫于无奈签了协议,只能安慰自己损失2000块钱也不多。

后来老板打算把项目源码卖给他的朋友,做价5W,他的朋友说3.5W行不行,老板直接拒绝了说没得少,这直播程序花了他好多钱,现在基本上都是使用主流的技术,随便改改就能用,我想老板还真是不肯吃亏,我们虽然开发出直播小程序,可是这东西需要花钱推广,打响知名度,老板恰恰缺少的是钱,所以现在项目做不下去了,特别是今年行情也不好,我觉得老板真是没办法了。

事实是老板跟我们说他只能坚持几个月,希望项目尽快上线,眼看着半年过去了,他着急了,天天催进度,可是上线以后并没有多少流量,他又提出新的需求,希望把新的需求实现了,但是这个月他又说没钱了,工资只发一多半,这让我心里直打鼓,万一老板没钱发工资怎么办?

Tags:

黑人警察枪杀队长

有天我去坐火车,我们这火车很特别,是平板车,上车以后广播提醒乘客坐好,不要靠近边缘地带,以免转弯时跌落下去,我不担心自己,毕竟经常坐火车,我在手机上终端看了一下乘客,大家的编号不一,有二位数有四位数,这编号杂乱无序,不知道怎么排的,大概一个平板车坐一个人吧,很快火车开始加速,风呼啸而过,吹的人脸颊像刀割一样,我连忙检查行李,这要是被吹飞了,可就找不回来了,还好它们都在。

后来中途停车,大家下车活动,上车以后很多人发现东西丢了,有人报警,很快二男一女三个警察出警,一男警和女警上车检查,一黑人男警掏出手枪警戒,可是他的枪口不是对着地上,而是对着乘客,大家都吓坏了,一言不发,安静的可怕,,后来男警发现了,叫黑人收起手枪,这黑人可能担心自身安全,拒不执行,男警大概是他们队长,口气开始严厉起来,这时黑人对着男警开了几枪,把他打死了,本来我对黑人并没有偏见,这下我可后悔了,这黑人似乎有问题,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警察呢,,另外一个女警大概很惊慌,她也不敢出言劝告,只是躲在人群里,我看她胸前的衣服都湿了,大概只能自保,无暇制服黑人,我一直觉得这么多人,如果有几个挺身而出,一定可以搞定黑人,毕竟他只有一把手枪,最多6发子弹。

Tags:

消失的小河焕发新春

有天我去南河玩,发现有工程队正在施工,他们在河道旁边挖了一个深沟,铺设橡胶管,说是要引水到潘河,恢复生态,我半信半疑,这潘河早在我高中的时候就断流了,距今约20年了,现在引水来要花多少钱呀,估计引来的水也是杯水车薪,我们河南遭遇干旱气候越来越频繁了,2015年,2018年和2020年收成都不怎么好,我老家方圆十里已经没有一条不断流的河了,有些农民只能抽井水浇地,可是现在的地下水水量大不如前了。

这样看来这工程也算是利民之举了,我站在沟里看热闹,这时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试通水了,只见白花花的河水从水管中高速喷出,很快形成一条小河流往东流去,人群中议论纷纷,大概对这工程赞不绝口,只是很快水管就爆了,有工作人员沿线路检查,他最后来到我跟前,让我不要踩水管,我很不好意思,没注意到脚下的水管,这里是一大盘的水管,我正好站在水管上,他把水管展开后通了水,不久又把水停掉,安装一个封套,很快大家都离开土沟,因为河水开始上涨,并流向远方,我很好奇很兴奋,没准不久以后就可以来钓鱼了。

很快,人群散去,大家似乎都准备回家了,我也准备回家,这时河边突然从地里钻出来铁栅栏,这栅栏越升越高,很快超过了头顶,这可怎么办,我不可能绕个大圈回家呀,所以我沿着栅栏飞行,希望越过栅栏,可是这栅栏一直上升,我怎么也无法超过。

Tags: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追梦人